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江湖独行传 > 第六十二章血战丛生

第六十二章血战丛生

    就在陈曦突然发难,翻脸变卦,挺剑刺向舞倾城的同时,站在一侧的桂血恪也动了,剑花飘忽,一招【阳关三叠】使出。

    嗤嗤嗤!

    坐在地上打坐疗伤的蒙国光、肖时钦、周凯三人同时中剑,软绵绵倒了下去――他们并没有死,桂血恪的剑招十分巧妙,内劲透剑,顿时封住了他们身上的几处要穴,使他们动弹不得。

    这一些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简直让人反应不过来。

    危机之际,最先反应过来的琳琅率先出手,向陈曦发出了暗器。趁着这个机会,舞倾城躲过了陈曦致命的一剑。她机敏地一个侧扑,但仍是躲不开陈曦的快剑,大腿中招,鲜血激射。桂血恪出手但也及时,他替陈曦裆下了暗器,而后向琳琅出手。

    “不好!”

    陆枫此时虽然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傻子都知道陈曦和桂血恪其心可诛。陆枫绝不甘心束手就缚,于是双拳一摆,趁着舞倾城琳琅与陈曦桂血恪争斗的空隙,向着地道出口处猛冲。至于其他人的安危,不好意思,只能听天由命了。他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留下来吧!”

    桂血恪【舍神】阔剑横扫,来势汹汹。

    然而陆枫竟然不闪不避,因为他知道只要稍一闪避,逃出生天的希望就无限接近零。

    蓬!

    阔剑狠狠地砍在陆枫的背上,他眼前一黑,只觉得一股巨力要把五脏六腑都撕烂开来,刹那间,五官意识出现了短暂的模糊状态。

    “走!”

    关键时刻,却是倒在地上的舞倾城和背后赶过来的琳琅两人斜剑一出,挡住了桂血恪刺向陆枫的第二剑。

    “一起走!”

    心神稍稍恢复正常的陈客陆枫不管不顾抱起已经倒在地上的舞倾城和琳琅,展开《八禽步法》,头也不回,往外狂奔。

    舞倾城和琳琅两人软绵绵地一左一右趴在他身上,一手搂着陆枫的脖子,另一只手,依然紧紧地握着自己手中的宝剑。剑光不灭!

    她们俩就依着这般姿态面向追兵,挥剑阻击。

    这是一个暧昧而诡异的对战姿势,陆枫抱着舞倾城和琳琅向前逃,她们二人则伏在他肩膀上面向后方,剑指敌人。

    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三人竟仿佛融成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整体,为了争一线生机而抗斗不休。

    地道里很窄,也不高,根本无法容纳两个人并肩齐驱,甚至连一些过大的跳跃追逐的基本动作都做不出来。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虽然琳琅之前中了任我行一掌,但是比起受伤更重的舞倾城来说,她的伤还算较轻的。舞倾城是先中任我行一掌,再中陈曦一剑,伤势严重。但只要她们俩手中的神兵没有被打落,凭借着二人合力,就能稳稳地顶住的追杀。

    叮叮当当!

    兵器碰撞的清脆声音不绝于耳。

    就在这时,陆枫反手从袖子里抓了一把东西向桂血恪扔去。

    只听的地道内“蓬蓬蓬蓬”几声巨响,地道内产生了爆炸声。整个地道都跟着颤了一颤。

    原来陆枫还是忍不住在人前动用了他的秘密武器【霹雳弹】,再者他的这个秘密武器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爆炸后的动静的够大,不到让舞倾城和琳琅给弄蒙了,连桂血恪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趁着这个机会,陆枫抱着她们俩就向机关入口冲去。

    桂血恪不愧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见多识广,老谋深算。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看出了陆枫不是要杀他个回马枪的心思。可眼看越来越临近机关入口处,桂血恪不由心急:如果被舞倾城、琳琅和陆枫逃了出去,那么他全盘计划将受到严重的破坏,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于是他大喝一声,加大《先天气功》的内力,急忙向陆枫追去。

    叮叮当当!

    追上陆枫三人后,桂血恪就跟舞倾城和琳琅交上了手。桂血恪此时剑招变得凝重如山,每一次劈击,都附带着巨大的伤害

    叮!当!

    战斗激烈,火星四射。

    为了不让陆枫间接受到桂血恪的内劲攻击,舞倾城和琳琅不敢使出任何借力缓冲的手段,而是生生全部承受对方的沉重打击。每一次兵器相接,她们俩都心头一震,随即一口口鲜血不断地呕出来,如一朵朵娇艳的玫瑰花,盛放于地上;而有一些,则直接热哄哄地流在陆枫身上。琳琅还好一些,还能与桂血恪勉强接上几招;而舞倾城已经几乎到达了昏厥的边缘,但即便如此,还是拼了命的抵挡桂血恪,为陆枫争取时间。

    这一路追击、一路血流、一路惨烈!

    这到底,因何而起?是为了什么?

    就因为抢夺一本《吸星**》吗?

    狂奔不已的陆枫猛地觉得此事荒谬之极,可笑、可悲、可恨、可叹……

    砰!

    不记得奔跑了多久,陆枫终于跑到了黄钟公卧榻之下的机关入口,咬紧牙关,一个旱地拔葱,直腾腾跳跃而起。

    这个平时轻而易举就能做出来的动作,现在跳出外面时居然立足不稳,抱着舞倾城和琳琅来了个葫芦打滚儿。

    舞倾城此时宛如血人一般,琳琅也没好到哪里去。她们嗫嚅道:“封口。”

    陆枫登时省起,赶紧扑回头,趁桂血恪还没有冲出之时,朝着地道内扔了两个【烈火棺材】和数枚【烟雾弹】,几乎身上的家底都用光了。而后将原先的地道盖板重重扣回去。

    噌噌!

    迟了一步赶到的桂血恪暴跳如雷,只得站在地道上挥舞着【舍神】宝剑疯狂地戳刺铁板。

    他的兵器乃是上品【名器】,又灌注了充足的内力,因此能破开钢铁,十几息之后,盖板被打烂,桂血恪冲跃追出来,但举目四看,全都是白茫茫一片,根本就看不清舞倾城、琳琅和陆枫三人。

    此刻桂血恪依旧是不甘心,他一咬牙,展开身形,立刻奔出琴室查看。

    然而星空茫茫,残月如钩,再加上由于【烟雾弹】产生的白烟效果,使桂血恪根本无法捉摸到他们三人逃遁的方向。他唯有狠狠一跺脚,返回琴室地道的密室里。

    此时,陈曦已经把昏迷不醒的蒙国光三人绑成了个粽子。

    “他们三人不见了!”

    桂血恪声音有些低沉。陈曦默然,但很快就款款地依偎进桂血恪的怀抱里,亲昵地搂着他的腰,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血恪,我已经看过《吸星**》的属性了,实在是太厉害了。起始属性:命中敌人可吸取其功力2%,练至【圆满大成】后,能吸取10%,还能同时吸取五股不同特性的功力呢。”

    桂血恪略一沉吟,缓缓道:“吸取功力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我要靠它验证一些事情……罢了,这些以后再说,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先把蒙国光他们三人带出去再说吧。”

    陈曦狠狠地踢了一脚蒙国光,道:“可恨他们三人身上都绑定了替死鬼符,否则一剑一个,杀了干净。”

    桂血恪微笑道:“这样更好呀,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远成为我们的阶下囚,从此以后,江湖上便没有他们这三号人了。”

    “可大师姐她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提到舞倾城,艾希神色有些古怪,有羡慕,有嫉恨,又有愧疚……

    “无妨,她跟琳琅此时身负重伤,起码要闭关一年,才能恢复。一年之后,一切都不同了。倒是苦了你,要脱离峨眉,重生再修。”

    “重修就重修呗,反正在峨眉,我无论如何都比不过大师姐,还不如跳出去……嗯,我有你就足够了……”

    当下两人说着私密话,正准备把蒙国光三人这个大粽子搬出去。

    就在这时,地道里又传出了“蓬蓬”两声爆炸声。这一次要比上一次的声音还要响,整个地道都跟着震动。

    “陈曦,别管他们了,地道要塌了,我们先跑出去再说吧!”

    于是,桂血恪和陈曦两人丢下蒙国光三人这个“大粽子”,不要命的往外冲。当他们看到琴室入口时,只听“哄”的一声,地道坍塌,而后桂血恪和陈曦埋在废墟下……。

    第二天,杭州城传出一条爆炸性新闻:原来那西湖旁的孤山梅庄是日月神教的一个分据点,里面囚禁着魔教前教主任我行,杀之能爆落《吸星**》【孤本】。只可惜,昨晚已有一伙神秘高手偷偷发动攻击,攻破了梅庄,夺走了《吸星**》。而且连梅庄都毁了一部分。朝廷为了不使梅庄这处美景毁于一旦,决定三个月后重修梅庄。在此期间,梅庄由军队驻扎保护。

    至于这伙高手的来历,众人猜测纷纷,莫衷一是,猜测名单中自然离不开少少林谢风云、峨眉舞倾城、唐门唐麒麟和丐帮蒙国光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