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鸾锦 > 第五十章心理阴影
    “我都说了我们是闹着玩的了!你没看到阿珏的额头也红了吗?”

    南宫琛显得有些着急,她想用眼神暗示一下冯奕山,可后者却没有和她有视线上的接触……

    这个笨蛋!

    他是不知道南宫珏恢复武力值后的恐怖程度,否则,他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拼命地拉南宫珏的仇恨值!

    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是夫妻一体,她最怕南宫珏以后会连同她一起算账啊!

    “琛儿!”

    见状,冯奕山就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她到底是有多内疚才会对南宫珏退让到这样的程度啊?

    一旁的冯婉姗看着南宫琛那坚决维护着南宫珏的模样,眼神就变得越发复杂,心里也像是被打翻了酱醋茶一般百感交集……

    这样的南宫琛,和以前那个拉着三个妹妹一起死的人在她心底里已经彻底分割开了!

    而在她不知道的内心深处,那曾经对南宫琛竖起的防备和城墙也都在慢慢的溶解和崩塌……

    “哥,大家都饿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冯千山虽然觉得冯奕山的话说得对,可当他看到南宫琛那固执且绝不妥协的眼神便想到了她刚刚维护自己的模样,不禁就壮着胆子对冯奕山说道。

    听到他的话,冯奕山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但脑海里却浮现了南宫珏刚刚跟他说的‘台阶’一事,气势顿时就没那么凌厉了。

    见状,南宫琛就有些得意的看向了南宫珏,后者却是给了她一个冷笑,然后任由她将自己抱到桌边,伺候着自己吃饭。

    而这一幕落在冯奕山的眼中,让他不禁越发的不悦,周围的气压就越来越低,而在南宫琛将他夹给她的钱都喂给了南宫珏之后,他就彻底忍受不住,当即一拍筷子,然后站起身怒气冲冲的看着南宫珏。

    她非要这么糟践自己的姐姐吗?

    “啧,饭桌上摔筷子,你能耐了是吧?”

    看着冯千山等人都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的模样,南宫琛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她就将碗交给冯婉姗。

    “小婉,帮我喂一下阿珏啊……”

    “我自己可以吃!”

    南宫珏没好气的打断她的话,本来她之前就是自己吃饭的,偏偏出来后,南宫琛就奉行着将她变成一个不能自理的存在来对待的准则……

    这要是让以前认识她的人知道她现在连饭要别人喂,不知道会在背后怎么笑话她呢!

    “你确定?不要勉强哦!”

    南宫琛用眼神暗示着她,让南宫珏不禁就恨得有些牙痒痒,随后她就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看向了冯婉姗,“那就麻烦姗姗姐姐了。”

    听到南宫珏对自己的称呼,冯婉姗顿时就有点受宠若惊,而南宫琛则笑着伸手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乖!”

    随后,她就转过头看向冯奕山,而她脸上的笑则瞬间消失了,甚至还带了几分不悦瞪着他,“你跟我过来!”

    南宫琛说完就离席走回他们的房间,而冯奕山则在冯千山等人那担心的视线下也憋着一肚子气跟在她身后回房。

    一回到房间里,南宫琛就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冯奕山。

    后者把门关上后就站到她面前,虽然有些心虚,但脸上还是带了几分委屈的看着她。

    他那是在为她抱不平啊!

    “怎么?你是觉得你在饭桌上摔筷子还做对了?”

    看到他这副模样,南宫琛就没好气的说道,她最讨厌的就是浪费粮食和在饭桌上摔筷子了!

    那让她想到了自己从小和家人吃饭时的场景,对那些所谓的‘家人’而言,饭桌,永远只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而冯奕山刚刚摔筷子,然后把冯千山等人都给狠狠吓一跳的场景也让她想到了曾经的自己,那种不安和害怕,简直是她整个童年时期里最大的心理阴影!

    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了南宫璟等人,她怕是永远都会觉得上桌吃饭是一种折磨吧!

    想到这里,南宫琛看向冯奕山的眼中就满是怒火,“冯奕山,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我吃饭的时候当我的面摔筷子。”

    听到她的话,冯奕山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心头的委屈顿时就消散了,还有些歉疚和不安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不会再有下次了。”

    闻言,南宫琛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将自己心头的怒火按压下去,“好,那你跟我说,你为什么要在饭桌上摔筷子?我们一起吃饭到底又是谁、做了什么、在哪一点上惹到你了?”

    “嗯……你……”

    冯奕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说,自己是因为她把自己夹给她的菜夹给南宫珏吃才会那么生气,尤其在他刚刚做了一件惹她生气的事之后……

    “说不出来就是没有人惹到你了,那你还摔筷子?冯奕山,你知道你这样子做,往小了说可能会给小千他们做坏榜样,往大了说可是会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啊!”

    见状,南宫琛就没好气的吼道。

    “事情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冯奕山有些不解的反驳道。

    “没那么严重?我告诉你,就有那么严重!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南宫琛的话刚说完就有些懊恼的紧咬着下唇,可一想到那些往事,她的眼圈就忍不住红了红。

    对摔筷子的人来说,那也许能让他们感到一时痛快,可对正在吃饭,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到的人来说,那绝对能把他们吓到心悸!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次数一多,那些人应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可那曾经对他们幼小和纯净的心灵留下的阴影却永远都不会消失!

    尤其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亦或,他们根本都没做错什么,只是恰好成为了别人战火波及的炮灰,被殃及的池鱼……

    看着南宫琛那顿时就红了眼圈的模样,冯奕山才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他走上前将南宫琛拥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而南宫琛则没好气的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可没一会儿就紧紧的抓着他的衣领低声哭泣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