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chapter 39

    特别事务局局长办公室, 江沅捧着一杯冰镇酸梅汁坐在沙发上,面前是x市平面地图,左下角是一张放大到略显模糊的照片,上面赫然是月之木。

    他坐的是单人沙发,靠窗, 本意是和朔北保持距离,却没想到这人直接不坐了,倚在他身旁的落地窗上,有一搭没一搭拿手薅他头发。

    偏偏当着单位oss的面,江沅一番权衡,最终选择“忍辱负重”。

    刘局和朔北相识多年,第一次见这人流露出如此放松的神色,内心感到欣慰, 但他到底是一局之长,在这种严肃的时刻,绷住了严肃的表情, 指着左下角的照片说:“拍到这张照片的人已经死了, 由于显示的场景在室内,没办法进行准确定位。”

    “谁拍的”朔北问。

    “一个混混, 死于帮派械斗,照片是在他微信朋友圈发现的。”刘局调出另一张照片,上面的人留着子弹头发型,望过来的眼神很凶,但也很年轻, 大概二十来岁出头,“他是普通人体质,没有任何修行天赋,他的家人、朋友、熟人,乃至仇家,都是普通人。”

    朔北终于放过了江沅的自然卷,抬手理了理袖扣,走到正对投影的地方,仔细端详这个人的模样和面相,“也就是说,他纯粹是个误闯的路人”

    刘局点头:“应该是这样。”

    “当地相关部门的人查了一遍照片拍摄当日他的行踪,能够查出的,都在这上面了。”刘局按了下遥控器,x市地图上立刻出现几处标红,顿了下,他又说:“但这些地方,都和照片里的场景不吻合。”

    “那就是位于监控外的地方。”朔北说,“人死多少天了”

    刘局摇头叹息,“半个月前死的,头七早过了,大概率已经就喝完孟婆汤转世,把人魂魄揪出来问这条路走不通。”

    江沅垂着眼抓了抓头发,抿了口酸梅汁,道:“最近这段时间,x市当地的妖怪有没有异常在海城出现过的人造怪物有没有再出现”

    “当地妖怪没有任何异常,但月之木不可能平白无故跑到某个房间里安家,所以所有妖怪都无异常,是最大的异常。”刘局一脸凝重。

    江沅跟着拧起眉:“我们要怎么查”

    刘局把目光移向朔北。

    “这不是月之木本体,只是一截枝干,和上次一样。”后者淡淡道:“我清楚月之木本体在谁手里,但不清楚他的位置。中午的时候,虽然和那个人手下交过手,但被他用传送阵溜了。”

    “我的亲娘诶,传送阵是我想到的那个传送阵吗”刘局震惊,“那到底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但既然月之木的枝干出现在x市,我会去回收。”

    “你去当然好。”刘局颇为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但千万要小心。”

    办公室内出现短暂的沉默,江沅又喝了口酸梅汁,说:“不如这样,用机器勘探x市的灵气流向,汇聚之处,就是月之木所在位置。”

    刘局抬起手摆了摆:“查过了,无论地表还是地下的灵气,都很正常。”

    种下月之木,却不用来吸收灵气,这太诡异。江沅和朔北对视一眼,后者对刘局说:“你出去一下。”

    刘局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起身。

    “把门带上。”朔北又道。

    室内唯余江沅、朔北两人,江沅抬头,问朔北:“你怎么看”

    “东华想引你过去。”朔北答得直接。

    江沅眉心微蹙,否定道:“但拍照片的人死于半个月前,那个时候,我应该还没暴露。”

    朔北反驳他:“但这件事情被事务局发现,是在今天。”

    他听出朔北的语气沉了几分。每次提到东华,这人总会这样。依江沅目前拥有的信息来看,他和东华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大概能被称呼为“竹马”。但朔北不喜欢这样的关系,他在吃醋,在嫉妒。

    江沅轻轻咬唇,试探性问:“你不乐意我参与”

    “是不愿意,但尽管不情愿,也不得不让你参与。”朔北垂眼看着他,眸光瞬也不瞬,“现在有能力对付东华的只有我,而我,不能离开你独自行动。”

    朔北靠着江沅所在的单人沙发,渐渐的,目光越过江沅,远眺向傍晚时分的g市。

    天光没有完全消散,但满城街灯已上。宽阔的街道上车流如织,男男女女挤满车厢,挟着玩乐或工作结束后的疲惫归家,绘就一幅都市的晚景图。

    他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再说,你很喜欢这个世界,我没有理由阻止你为喜欢的东西拼搏。”

    “哪怕会发生意外”江沅问。

    朔北:“我不会让意外发生。”

    “唔”江沅不知该如何回答,盯着手里的果汁看了老半天,憋出句“谢谢”。

    “道谢是需要以身相许的,这是常识。”朔北倏地一转话锋,尾调带了点笑。

    “你掉了支笔在地上,别人捡起来还给你,也要以身相许”江沅冷笑。

    “那我谢谢你答应让我保护你,我以身相许,行不行”朔北慢条斯理道。

    江沅没好气瞪他:“你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却见朔北俯身,几乎是贴在江沅耳边说:“你啊。”

    声线压得很低,非常刻意。

    江沅:“”

    江沅反手将杯壁仍带水珠的冰镇酸梅汁贴到朔北脸上,隔开自己与他的距离:“你快降温,绷住零下恒温的冰箱人设,别成天说骚话。”

    “啧。”朔北拿住水杯,站直背,慢吞吞喝了一口。

    “你喝水就不能换个杯子”江沅怒了。

    桀桀桀。

    刘局在外面叩门,朔北眉一挑,说了声“进来”。

    “你们商量得怎么样”刘局推门,但只探了个脑袋进来。他刚才在门外偷听了一耳朵,生怕朔北削他。

    朔北表情如常,对江沅以外的人相当冷漠,连说话声音都冷了几分:“没什么头绪,得去实地调查。”

    刘局点点头,大着胆子走进办公室:“行,人员安排呢”

    “上次海城任务组那些人。”朔北不假思索。

    “陈婷请了年假,昨天已经批了。”江沅出声。

    “程嘉怎么样他是x市本地人,有他在,你们可能方便些。”刘局提议。

    “程嘉”朔北眉梢微微一沉。

    刘局:“六组的”

    朔北冷声打断:“他不行。”

    “这小伙虽然年轻气盛,但业务能力还是很可以啊。”刘局显然不清楚江沅刚来事务局的第一天,就把程嘉吊打了的事,一心想着怎么效率怎么来,“他是程家这一代的翘楚,程家又是历史悠久的降妖世家,x市的地头蛇,有他在,去那边都不用打点。”

    “我做事,什么时候需要打点了”朔北仍是倚靠落地窗的姿势,手里端着那杯喝了一半的酸梅汁,办公室内明亮灯光映照进他浅色的眼眸中,无端冷冽。

    刘局后背一寒:“你说得好有道理。”

    朔北:“陈婷不在,就从我的组里调。”

    “这次的任务情况不明,鉴于前次,级别依旧定为a级。三组目前没有任务在身的,只有邱一鸣和秦玉,邱一鸣能力不够执行a级任务,所以人选只剩秦玉。”说完,朔北偏头看向江沅,征求他的意见:“行吗”

    这架势,大概只要江沅流露出半点不行的意思,朔北就会强行把有别的任务的人给抽调过来。

    昏君。

    江沅心底冒出这两个字,下一秒,他敛眸点头:“你决定。”

    “那就秦玉。”朔北顺手揉了一把江沅发顶,继而抬眸对刘局说:“老刘你让行政发通知,我和江沅还有事,先回去一趟。”

    刘局赶紧拿起电话拨号,并摆手让两人出去。

    “你别薅,再薅就秃了”江沅压低声音,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

    “不会的。”朔北笑起来,“你发质好,不会变得跟老刘一样。”

    “不是,你们说话,带我干什么”老刘突然被cue,当即怒了,但看见江沅浓密柔亮的卷发,又悲从中来,一阵泄气:“算了,秃就秃了,反正我老婆不嫌弃。”

    朔北将果汁杯放到桌上,幽幽道:“不嫌弃,那为什么今年情人节送你的礼物是美国进口的生发水”

    “你这个人”老刘瞪大眼,但恰好这时候电话接通了。

    江沅和朔北趁着老刘安排事情,快步离开办公室。

    等电梯的时候,江沅凉丝丝开口:“你可真会戳人痛点。”

    朔北一本正经:“这不是戳人痛点,这是告诉他事实,让他别活在梦里。”

    江沅:“哦。”

    “以及偷听可耻。”朔北补充。

    “嗯”江沅不解。

    “你不知道”朔北装出惊讶的样子,尔后感叹:“我叫他出去,他虽然照做了,但耳朵一直贴在门上,我听见我对你说要以身相许了。”

    江沅瞪大眼,脸上左边写着“卧”,右边写着“槽”。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八卦很可能就此传出去谁不知道刘局虽然身居高位,但背地里是个热衷娱乐的主。

    天呐,江沅简直想打个洞钻进去。

    朔北不错目看着江沅,不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接着打趣:“你的人设也崩了,你以前不是走节能主义,面上不带表情的吗”

    叮

    电梯到了,江沅大步跨进去。

    他冷静了。事情已经发生,在这里独自崩溃没有意义,于是他冷静地转移话题:“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嗯”朔北跟在他后面。

    江沅认真问:“我走了,猫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花甲:喵

    阿充:我又没戏份了,一定是我没花钱打点关系疯狂塞钱给导演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遇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胡椒粉 20瓶;郭撤撤、pp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