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浮生如梦你如糖 > 第二十章时间回到三年前

第二十章时间回到三年前

    短暂的对视之后,叶落突然笑了,笑的非常开心。

    她这份干净纯粹的笑容莫名就打动了林歌生,有一瞬间觉得她眉眼弯弯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只不过,那时候的林歌生,生命中并没有‘朋友’这个概念,她自小谨遵琴姨教诲,不接受任何无端的好意,不和任何人走的太近。

    平常四处溜达时如果顺手帮了谁一把,只能接受口头上的致谢,不许得到更多。

    也因此,当她救下叶落后,看着这个同龄的可爱女生望着自己笑意绵绵时,依然没有其它想法,一点也不想和她有过多联系,只想把她完好无损的送回家去。

    当林歌生礼貌的问出:“你刚才那样的举动真的很危险,你是住在这附近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时,没料想林落会开心的手舞足蹈,和她刚才站在墙沿上的冷漠样子一点也不同。

    “我可不可以揪着你的衣袖走?”。

    “额……那……好吧……”。

    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说上几句话,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很久,直到连续停下的几辆豪车将她们包围住。

    “默默!”。

    “默默!”。

    “默默!你跑哪里去了!你妈妈被你吓得晕过去好几次,现在还在医院观察……你怎么能趁着她在试衣间试衣服时自己从商场跑掉?!”。

    豪车上下来的人,一窝蜂一般勇向了林歌生身边的女孩子。

    她本想让开点位置,好让人家一家人团聚相拥一番,可拽住她衣袖的那只手,死活也不愿松开。

    “你们别说话了!好烦!让开!你们都让开!我的朋友都被你们挤的看不到了!”。

    突然间的咆哮吓得周围人都是一愣,齐刷刷顺着她手臂拉扯的方向望去,这才看到那个衣着陈旧、容貌清秀的女孩子。

    一下子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看,林歌生难免有些尴尬,抬手想要掰开紧拽着自己衣袖的那双手,可试了几次,没成功。

    “那个……叔叔阿姨,我只是路过,看到她在楼顶的墙沿上站着,我觉得危险,所以……你们来了就好,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林歌生说完,再次试着挣脱,但那手的主人较真似的加大了力度。

    人群中,一位中年男子看到这画面后,先是轻轻握了一下林落的肩头,然后语气和善的扭脸冲林歌生说道:“谢谢你啊小姑娘,多谢你救了我家默默,你叫什么名字?你和默默做朋友好不好?你今天去我家吃饭好不好?叔叔家里有许多好玩的芭比娃娃,你和默默一起玩好不好?”。

    好玩的……芭比娃娃?林歌生听到这话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想她自幼习武,平日里耍玩的不是刀枪剑戟就是斧钺钩叉,哪里玩过这种卡哇伊的玩具……

    “叔叔,谢谢您的好意,这个妹妹你们照看好……不要让她再一个人乱跑,真的有可能会出事的……我还有事,我得先走了”,林歌生知道不能再拖拉下去,所以另一只手快速覆上抓着她衣袖的手,暗暗用力一捏,对方吃痛时,她一下便挣脱掉。

    在人群还在被叶落夸张的尖叫声吸引住时,林歌生早跑的没了踪影。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也就算了,谁知第二天,叶落便在父母的带领下,拎着厚礼,出现在了林歌生家门前。

    当时她不在家,琴姨开的门,听明白对方来意后,并没请他们进门,只说等孩子回来后自己处理,然后就关了门。

    位尊身贵的叶父叶母从未受过这般待遇,呆立在紧闭的门前,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脸色都十分难看。

    但身后的女儿倒是并不在意,一脸期待的朝胡同口张望着,盼望着能快点见到那个想见的人。

    “默默……要不然还是回去吧,住在这里的孩子,怎么能和你玩到一起去呀,妈妈带你去商场买好多好多玩具好不好?”,衣着华贵,妆容精致的叶母,一脸嫌弃的环顾着四周,在这狭窄破旧的胡同里显得站立难安。

    要不是女儿闹腾的厉害,她是怎么也不会踏入这里半步的,脚上的私人订制高跟鞋,哪里走得了这坑洼不平的胡同路,刚才进来时,幸亏老公扶的稳,不然估计得摔得发型都乱了。

    “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她做我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

    “好了好了,孩子难得想交个朋友,你就忍一忍吧……这小姑娘家里虽然条件不好,但谈吐气质却都不错,又好心救了咱家默默,从品行上来说,也是配得上和咱家默默玩的……最重要,孩子开心嘛……”,仪表堂堂的叶父望着自己的太太小声劝说道。

    简雨琴抱臂站在门内,一字不落的听着门外的对话,这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

    直到林歌生满是惊讶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你们怎么……找来这里了?”。

    “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了好久!你看看我给你带的礼物你喜欢吗?!妈妈说都是商场最贵的礼品!我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可以告诉我,我下次给你带你喜欢的!”。

    见到想见的人,叶落耸拉半天的小脸突然就蒙上了一层光辉,眼睛亮亮的絮叨个不停。

    “呀,小姑娘脸蛋儿是长得蛮招人喜欢的…身材也不错…就是这衣服……十年前的款式了吧……还有你这头发,怎么毛毛躁躁的,你妈妈也不……”,叶母昨天晕厥几次,在医院观察了半日,所以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女儿口中的好朋友,先是一番上下打量,紧接着便是不礼貌的评头论足。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紧闭着的门突然被拉开。

    “回来了,进来我有话问你”,简雨琴谁也不看,冷淡淡的丢下这么一句后,又虚掩了门回身朝客厅走去。

    叶父叶母被这突然出现的冷清声音吓了一跳,相互对视一眼,心中都在猜想刚才的话有没有被门内人听到。

    林歌生在胡同口见到他们的身影时,已经知道自己惹琴姨不开心了,这会儿听到那句没有温度的话语,一秒也不敢耽误,急匆匆便从几人身边绕过,快步进门后又反手关了门。

    “怎么回事我就不问了,你如果想交这个朋友,那你就出去打发他们离开,以后只能你去找她,不能她来找你。你如果不想交这个朋友,那我出去打发他们离开,今天晚上我们连夜离开这里”。

    简雨琴坐在沙发上,利利落落说完了想说的话,一眼也不看站在一米外,欲言又止想要解释的林歌生。

    “琴姨……我……”。

    “你不用考虑太多,二选一,很简单”。

    “简单……真的要搬家吗……”。

    “如果不这样,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歌生,我对你的人生是有规划的,请你不要因为毫不相关的外人来打破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