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蕊没能拉住吴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酒瓶,在空中划过一道轨迹,向着小何的头上砸去。

    听那酒瓶带起的尖啸声,她心里明白,这一下要是砸实了,今晚的事可就不好收拾了。

    而小晶呢,同样吓得花容失色,小声的惊叫了一声,随即用手紧紧地捂住了双眼,不忍再看。

    她天生有些胆小,虽然在千姿夜总会上班,但从未见过客人之间的斗殴,最多也只是耳闻罢了。

    眼看一场“战斗”就要打响,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砰~”的一声,吴波手里的酒瓶瞬间飞了出去,砸在了包厢的大门上。

    同时,他与小何之间,陡然插进来了一个人。

    ……

    “呼~”肖云咧着嘴,甩了甩了甩手,心里暗松了口气。

    还好自己退伍后一直坚持锻炼,身手没有退步太多,不然今天这祸就闯大了啊!

    原来,突然插进来的人,正是肖云。刚才情况紧急,容不得他犹豫,直接出拳,打飞了吴波手上的酒瓶。

    ……

    伴着声响,房间里的人,也都清醒过来了。小蕊和小晶像是心有灵犀似的,第一时间跑了过去,各自伸手挽着吴波和肖云的胳膊,关切的看着两人。

    特别是小蕊,看着吴波那张有些狞狰的脸,生怕他再次冲动,手臂挽得很紧,基本上半个身体都贴上去了。

    刚才的事情,可真把她吓坏了。再来一趟,她真不知道自己的小心肝,能不能承受的住?

    当事人吴波呢,此时心中也有些余悸,站在那一声不吭。

    这倒不是害怕,而是自从懂事后,他就再也没有跟人打过架。这第一次动手,心里还真的一下子适应不了。

    ……

    “咳咳~”肖云轻咳一声,刚准备开口说话时,对方就有人跳起来了。

    这跳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刚逃过一劫的小何。

    不过,这也很正常。小何年龄也不大,就30左右的人,可谓是血气方刚。刚才脑袋差点被“开瓢”,他要没点表示,那还算男人吗?

    要知道,在这千姿夜总会,他仨人算得上是贵客了。玩了那么多次,还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再者,就算在外面,他也是个有头有脸之人,何曾被人如此欺负过?

    ……

    想想刚才的情景,小何禁不住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

    要是那一酒瓶,真落在自己头上,头破血流那是肯定的,有脑震荡,也是跑不了的。

    可除了这些,会不会有生命危险?那是谁也不敢保证啊!

    自己还这么年轻,要是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那以后的日子……

    他越想越恨,刚才是没有防备,现在清醒过来了,又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不然,以后还怎么出来混哪?

    心随意动,当即暴怒道“MAD,你个杂碎,敢拿酒瓶砸我?找死!”

    话一落,捏起拳头,狠狠的照着吴波脸上砸去。

    ……

    “砰~”的一声,两只拳头猛然在空中,一触即分。

    “啊~”小何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两手死死的絞在一起,脸色苍白,带着一丝恐惧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肖云。

    ……

    “小何,你怎么啦?”阿雄反应似乎有些迟钝,直到现在才清醒过来。

    “我,我没事,就是手受伤了!”小何哆嗦着将已经红肿的拳头,伸了出来说道“阿雄,你看!”

    “这~”阿雄愣了一下,双眼在小何的手和肖云之间来回扫视着,眼神中充满了震憾。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盯着肖云冷喝道“朋友,你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在他看来,今晚这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就算已方做过份了,但自己和小何也道过歉了。

    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大家都是来这里寻开心的,何必要出此狠手呢?

    ……

    “过份吗?”肖云收回拳头,冷冰冰的说道“要说过份,那也是你们过份!”

    “我们过份?”阿雄也有些怒了,一把抓起小何的手,说道“真是笑话!我们怎么过份了?你看看,小何的手,都被你打肿了!”

    “那是他活该!如果他不动手,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那也是你兄弟先动手的!”阿雄不服气的嚷道。

    “不错,是我兄弟先动的手!”肖云很大方的点了点头“这一点,我承认。刚才你眼睛也看到了,我已经制止了他。可你同伴不肯罢休,还要动手打我兄弟。你告诉我,是个什么意思?”

    “这有什么好说的!”阿雄撇了撇嘴“我现在不跟你扯那么多!我只想知道,你将小何手打伤了,这事该怎么办?”

    ……

    “怎么办?凉拌!”吴波忍不住接了一句“云哥只是正当防卫而已,你要不服气,可以报警啊!”

    经过刚才一段时间的缓冲,他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现在见阿雄揪住这事不放,哪里还忍得住。

    不说肖云是替自己出头,光凭两人的关系,他也要站出来。何况,这事还是因自己而起的呢?

    ……

    “……”阿雄郁闷了。

    报警?

    特么开什么国际玩笑?

    就这么点破事,把警察给招来,然后全部带走,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大晚上的,有这个必要么?

    真以为警察一天到晚,没事干了吗?

    ……

    “阿雄,不要报警了!”小何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怨毒的瞪了肖云和吴波一眼,说道“你们给我等着!阿雄,咱们走!”

    “好,!”阿雄心里正不知道该怎么做,一听小何这话,眼前顿时一亮,连忙点头表示同意,伸手扶着小何,就准备离开。

    别人不清楚,他心里可跟明镜似的,知道小何背后有人。现在既然说这话,那明显是准备用其他手段对付这两人。

    至于这些手段,见不见得了人,那就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这事与自己无关,何必去操那咸菜心呢?

    ……

    事情发展到了这里,按照惯例,也就到此结束了。

    毕竟阿雄和小何两人已经认栽,而且小何还吃了亏,怎么看,肖云一方也该趁势收手。

    可事实呢,肖云并没有这个打算。他骨子里是个认死理的人,对自己所说过话,那是相当的较真。

    在他看来,男人说话,一口吐沫一口钉,只要对方还没有向小蕊开口道歉,那这事就还没有完。

    ……

    果然!

    小何和阿雄两人一步还没踏出去,肖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走?那有那么容易!咱们先把刚才的事解决了,再走!”

    “朋友,这事我们不是认栽了吗?”阿雄很不解的问道“你还想怎么样?”

    “道歉!”肖云一指小蕊,冷冷的说道“你俩向我朋友道歉!”

    “朋友,你别太得寸进尺了!”阿雄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我非要呢?”

    “我们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阿雄彻底来火了,双手交叉,怒视着肖云,吼道“我就不道歉,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怎么样?”肖云呵呵一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晃了晃说道“你们不道歉,那咱们就到派出所里讲理去吧!”

    顿了顿,脸色一板,严肃的说道“告诉你,刚才你朋友威胁我们的话,我可是录下来了。为了我自己以及我兄弟的人身安全,我觉得有必要当着警察的面,说个清楚!”

    ……

    这话一出口,阿雄和小何的脸色立马变了,呆立当场。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肖云会来这么一手。一句不经意的话,就让他抓住了把柄!

    “怎么?”见两人不说话,肖云又开口了“不想道歉?那行!我这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别!”阿雄埋怨的看了小何一眼,认真的问道“朋友,你确定真得要这么做吗?”

    “当然!”肖云郑重的点了点头“我耐心有限,你们俩抓紧做决定!”

    “这~”阿雄有点犹豫了,站在那里,眼珠不停地转动,思考着对策。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是他此时心中,对身边小何的评价!

    真是TMD蠢蛋啊!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好了,偏偏还逞英雄,撂下狠话,这特么不是自己找难堪嘛?

    你难堪倒也罢了,偏偏还带上我,这像话吗?

    这一道歉,以后可就没脸再来这里了啊!

    ……

    这边阿雄在做天人之斗,那边小何倒是很快调整好了心态,转过身,一本正经的对着小蕊弯了弯腰“小蕊,对不起!刚才是我酒喝多了,口不择言,冒犯了你!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啊~”小蕊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小何真的会跟自己道歉,一时间手脚慌乱,松开挽着吴波的手,弯腰行礼,陪着笑脸说道“何总,您太客气了!我只是个陪酒女,当不起您……”

    “小蕊!”肖云很是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陪酒女怎么啦?陪酒女就没有尊严了吗?我告诉你,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低一等!直起身来,别让我看不起你!”

    “云哥,我……”小蕊咬了咬嘴唇,眼神复杂的看着肖云。

    何总可是自己的老客啊,这要是接受了他的道歉,那以后自己还怎么上他的班?

    ……

    “小蕊,你傻啦?”见小蕊有些六神无主,吴波伸手拍了拍她的香肩,正色的说道“云哥话已经摞下了,该怎么做,你心中要有数!很多事,别人无法帮你,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嗯!”看着吴波那双诚挚的眼睛,小蕊只觉得浑身顿时充满了力量,重重的点了点头,直起身体,冷漠的说道“何总,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接受你的道歉!”

    ……

    小何道完歉后,黑着脸,一言不发,拉开包厢门,转身就走。。

    阿雄呢,一看大势已去,只得依葫芦画瓢,向小蕊道了歉,随即也离开了。

    一场冲突,就此拉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