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随着小蕊的一番折腾,包厢里的气氛逐渐轻松了起来。由于和小蕊的关系不错,小晶也开始慢慢的放开了。

    “云哥,您喝啥酒?”小蕊笑着问道“这边有啤酒,红酒和洋酒,价格不一,您选哪种?”

    “无所谓!”肖云笑了笑。既然决定出来玩,他也不在乎花钱多少了。

    “这样吧,云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边酒的价位吧!”小蕊看来跟吴波关系很好,并没有抱着宰客的心态,反而很耐心的解释道“这边啤酒480一箱,红酒680一瓶,洋酒1280到3880……,如果没什么特别的嗜好,我建议您还是喝啤酒!”

    “哦,谢谢你,小蕊!”肖云点了点头,心里好感顿生,朝着吴波问道“胖波,你喝啥酒?”

    “云哥,听小蕊的,咱们就喝啤酒吧!”

    “小晶,你喝什么酒?”

    “我,我随便!”小晶支吾了一声。

    “那行!”肖云一锤定音“就先来一箱啤酒吧!对了,这边有果盘没有?”

    “有的,大的298,小的168。云哥,您要哪一种?”小蕊很快报出了一个价格。

    “就来298的吧!”

    “好嘞!”小蕊站了起来,笑道“云哥,您稍等,我去安排!”

    “小蕊,我能提个意见么?”

    “云哥,有话您就说!”

    “好!”肖云笑道“小蕊,你和吴波是朋友,而我和吴波是死党。你老是您哪您哪的称呼我,说老实话,我还真不太习惯。以后直接称呼你就好了。”

    “云哥,那可以吗?”小蕊眨了眨眼,笑着问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肖云说道“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以后啊,就不要那么客气了。”

    说到这里,又转头朝小晶说道“小晶,以后你也这样称呼我就好!”

    “好的!”小蕊和小晶相视一笑,同时点了点头。

    ……

    酒很快搬了上来,小蕊和小晶麻利的把酒打开,给四人的杯子里各自倒满了酒。

    小蕊首先端起杯,站起来跟肖云碰了碰,笑道“云哥,我敬你!”

    “嗯!”肖云也站了起来,头一仰,一杯酒就下了肚。

    这边酒杯一空,那边小晶就忙帮他把酒倒满。

    本来按照千姿夜总会的档次,每个包厢都配有专门负责倒酒,点歌的女孩子,夜场中称之为“公主”。外面还有负责搬酒,送果盘的男***员,这些人被称之为“少爷”。

    当然,此“公主”非彼公主,此“少爷”也非彼少爷,他们只是一群在夜场讨生活的人。客人同样要付小费,只不过他们的小费,都是固定的。不像客人点中的女孩子,小费充满了弹性。

    ……

    吴波来过多次,对包厢配有“公主”这事一直都非常反感。

    在他看来,自己点的妹子就不会倒酒,点歌了吗?何必再要去花那重复的钱。

    虽然钱不算多,但浪费是可耻的。这种现象出现在别人身上倒也罢了,可出现在一个号称“夜场玩主”的身上,那传出去,不是徒惹人笑话么?

    所以,自从第一次来过之后,吴波就坚决不点“公主”。为此,还特地扔下了一句话:想让哥在这里经常消费,就要按照哥的要求走。

    而杨俊呢,面对着这种情况,也只能请示上层,特事特办,应允了下来。

    不答应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夜场竞争激烈,各家为了留住客源,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你做不到,不代表别家做不到。对他们来说,客人就是上帝啊!

    ……

    见小蕊敬了酒,小晶也不敢怠慢,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站起来双手端着杯子,恭敬的说道“云哥,我敬你!”

    “好!”肖云很爽快,酒到杯干。

    “波哥,我敬你!”喝完杯中酒,小晶又满上了一杯,笑盈盈的看着吴波。

    “来!”吴波笑着一举杯,直往口中灌去。

    ……

    酒在这种场合就是最好的媒介,单独喝完一杯后,四人又共同干了一杯。

    三杯酒下肚,肖云眼一扫,心中对两女的酒量,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小蕊应该是比较能喝的,而小晶应该酒量不佳,这从两女的脸色可以看得出来。一个神色如常,一个双颊已经飞起了两朵红云,谁更甚一筹,那是一目了然!

    ……

    酒逢知己千杯少,随着时间的推移,转眼之间一箱酒就见了底。

    小蕊刚想询问时,吴波手一挥,又要了一箱。他知道肖云的酒量,真要放开来喝,就这两箱啤酒根本就不够的。

    作为娱乐场所的“老司机”,吴波知道这些地方的酒,都是特供的,不光体积小,而且度数也低。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娱乐场所中,酒的利润占了营业额中最大的比重。

    就拿这些特供啤酒来说吧,拿价不会超过一元,但卖到客人手上,最少也要二三十元一瓶,甚至更高。一进一出,利润便翻了几十倍!

    所以,老板们都巴不得客人能多喝一点,那样他们赚得才能更多一点。这些特供酒,也正是这种形势下的产物。

    ……

    当然,酒虽然度数低,但还是可以让人喝醉的。五瓶啤酒下肚,小晶就露出了醉态。满脸通红,双眼朦胧,身体有些东倒西歪的。

    看着又上来一箱酒,她心里是叫苦连天,有心想说自己不能再喝了,可又怕肖云不高兴。

    今天是她一个星期上的第一班,想想快要到期的房租,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去开酒。

    可是她忘了,虽然心里清楚,但身体由于酒精的作用,根本就跟不上节奏。

    只听见“砰~”的一声,小晶手一滑,一瓶刚打开的啤酒,重重的摔到了地上,顿时四分五裂,酒水无巧不巧的溅了肖云一身。

    “啊~”看着肖云衣服上一大片酒渍,小晶惊叫了一声,酒醒了大半,吓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她知道自己这下闯大祸了!

    虽然她穿不起名牌,但并不妨碍她的认知。平时的所见所闻,她心里清楚肖云身上的西服很贵,属于奢侈品的一个国际品牌。大抵值多钱她不清楚,可她知道凭自己现在半年的工资,可能也是赔不起的。

    ……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反应过来后,小晶第一句话就是赶紧道歉。

    “云哥,小晶真不是故意的!”肖云还没来得及张口发话,小蕊就已经站出来求情了。

    小晶能认出肖云身上的衣服品牌,她当然也能认出来。不光是认出来,她还知道具体价格。这一点,得益于她平时喜欢逛商场的缘故。

    她心里十分清楚,如果肖云非要让小晶赔偿的话,那今天这事可就大发了。就算她有心帮小晶,估计也是够呛!

    ……

    “哦,没事!”肖云低头看看身上的污渍,淡然的笑了笑,从茶几上拿起纸巾,随意的擦了擦。

    “真没事?”小蕊看着已经吓傻了的小晶,有点不敢确定。

    “没事!”肖云笑道“不就是酒水嘛,能有什么事?送去干洗店不就行了!”

    “这~”小蕊还想说话,却被吴波给笑着打断了“小蕊,云哥说没事,那肯定是没事的。你俩啊,就放心了吧!”

    “哦,那就多谢云哥了!”小蕊喜出望外的说了一句后,顺手一拉小晶“小晶,你傻了啊?还不赶紧谢谢云哥的宽宏大量!”

    她虽然不清楚肖云的为人秉性,但却知道吴波是不会骗她的。

    ……

    “哦,谢谢云哥!”被小蕊一拉,小晶也忙不迭的弯腰道谢“云哥,要不您把衣服脱下来,我给拿去干洗店洗了吧!”

    “不用那么麻烦!”肖云笑着摇了摇头“你送去和我送去,有什么区别呢?”

    “那我给你钱!”小晶拿出随身带的小包,从里面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叠钱,递给了肖云。

    “哈哈~”吴波看着那一叠钱,忍不住大笑道“小晶,你这是干嘛?打发要饭的吗?”

    他这话没有任何取笑人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笑!

    其实吧,也别怪他笑,因为那一叠钱不是别人想象中的百元大钞,甚至连五十元一张的都没有。

    目测之下,最大面额也就是二十元。十元的有几张,其他的,全是一些五元一元的零碎毛票!

    这年头,有了支付宝、微信后,很少有人带现金了。在这种高消费的地方,拿出一些碎票,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滑稽啊!

    “波哥,我没有这个意思!”听到这话,小晶显然是误会了。低头带着哭腔小声的辩解道“云哥,您别嫌少!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了……”

    ……

    “吴波,你怎么说话呢?”看到小晶那诚惶诚恐的模样,小蕊不乐意了,娇骂道“你知道小晶的情况吗?瞧瞧你这副德性,有钱就里不起吗?看不起我们,以后就不要来找我!”

    “我晕,小蕊,你看我是那种人吗?”一看小蕊也误会自己了,吴波立马慌了。

    “那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小蕊板着脸问道。

    “我说只是随意说说,你信吗?”吴波赔着笑脸说道。

    “不信!”

    “小蕊姑奶奶,天地良心,我真没有那意思啊!”吴波怂了,立刻举起手发誓道“我吴波发誓,如果我刚才那话有取笑小晶的意思,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喝水被……”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还不行吗?”小蕊见吴波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心头不禁感到一丝甜蜜,一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娇嗔道“你真是神经病,大晚上的,发什么毒誓啊?”

    ……

    卧槽,这特么还不是你给逼的?

    吴波有些欲哭无泪,可让他再去辩解,心里又有些发虚,索性闭上了嘴,靠在沙发上,不发一言。

    说起来,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他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心中对小蕊有了这种惧怕之心!

    ……

    他们这边安静了,可那边还没有结束呢!

    看着小晶递过来的钞票,肖云心中和吴波是一样的想法,只不过他控制力好一些,没有像吴波那样表现出来而已。

    “小晶,真的不需要!”肖云伸手推开钞票,柔声的说道“我刚才都说了,我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那你这钱就收起来吧!你看,你手也破了,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手破了?”小晶疑惑的低头一看,确实如肖云所言,光滑洁白的手腕上划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鲜血正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

    “小晶,给我看看!”正依靠在吴波怀里的小蕊见状,立即起身走了过来。

    “没事的,小蕊姐!”小晶暗自咬咬牙,勉强的笑了笑。

    这话说的有点违心,刚才只顾着弄脏肖云衣服这件事,倒还没觉得疼。现在经肖云提起,她才感觉手腕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令她有些忍受不住。

    “傻瓜,还说不疼?”小蕊秀眉一簇,嗔怪道“划了这么大的口子,怎么可能不疼?你当自己是啥啊?”

    “小蕊姐,真没事!”小晶伸手拿了几张纸巾,死死的捂住伤口处,强笑道“咱们还是继续喝酒吧,别扫了云哥和波哥的兴!”

    “……”看着纸巾很快变成了红色,小蕊担心的看了看小晶,随即转头向吴波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

    “云哥,你看呢?”收到信号,吴波便将这个问题丢给了肖云。

    小蕊的心思,他明白。可这才刚刚开始,两人还没有玩尽兴,就这样散场,实在有些不甘心。

    再想想,时间还早,满打满算,才在这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如果现在回去,弄不好嫂子会起疑心的啊!

    毕竟从苏湖市到沪市,光一个来回还要三个多小时,更不要提见客户了!

    撒了谎,那怎么也要圆回来哪。不然肖云回去难以交代不说,以后两人再想一起出来玩,那可就是难于上青天了!

    ……

    “这样吧!”肖云抬手看了看表,沉呤了一下说道“吴波,你和小蕊在这里等我们,我开车送小晶去医院包扎一下。反正医院离这里不算远,一来一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你们看怎么样?”

    “行,云哥,还是你聪明,就这么办吧!”吴波想了想,觉得这建议的确不错,于是点头附和道。

    “云哥,还是不要麻烦了吧!”小晶虽然疼得直皱眉,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说道“我这伤口也不算什么,下班去药店买张创口贴就行了!”

    “小晶,你逞什么强?”小蕊说道“看看你流了那么多血,还不要紧?我问你,你有多少血可流?”

    “可是~”小晶还想再作坚持,她从心底里不愿麻烦别人。

    “唉~”肖云心里暗叹了一句:这小晶还真是倔脾气啊!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别可是了!小晶,难道你是怕我吃了你不成?”

    “云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就跟我走吧!”肖云微微一笑,伸手牵过她未受伤的手,低声说道“听话!”

    “听话!”这两字就像有无边的魔力,瞬间击破了小晶的坚持。微微一愣后,笑着点了点头,任肖云牵着她的小手,顺从地出了包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