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公元2019年,天启7年,9月7日,十天前。

    人类文明联盟1号城,汉城,地下研究中心,生化重点实验室管理办公室。

    几个“白大褂”把狭小的办公室围得水泄不通,一个油腻腻的中年胖子缩在办公椅上,仰视着一群面色不善的研究员,无辜可怜无助的就像一只肥胖的兔子,快要被一群愤怒的恶狼生吞活剥。

    “徐主任,到底怎么回事,我预约的以太实验室为什么被占用,我本来三天前就应该开始实验的,我负责的603号项目组都在等这个实验的结果了,你知道吗?姓陈的到底能有什么重要的实验啊?他耽误的每一分钟都是研究院巨大的损失。”

    “老杨你别激动啊,听我说。咱们客观公正的讲啊,重点实验室使用是有明确规定的,所有人必须提前一星期预约,特级项目每星期24小时,一级项目12小时,陈博士什么项目能霸占着实验室一个星期,符合规定吗?有批文吗?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看看,这样大家都能心服口服。”

    “对啊,符合规定的就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不符合规定他凭什么占着坑不拉屎啊。”

    “……”

    一时间群情激愤,口水飞溅。

    为什么,一则是该实验室是唯一能对以太进行大范围精密操纵的实验室,资源紧张啊。二则的呢,他陈青峰什么人物,哪里冒出来的,这里的I级研究员谁不是拼命做研究,出成果,天赋、智慧、努力、运气缺一不可,有后起之秀,更多的是天启之前的专家、教授,他陈青峰有什么成绩,整天就知道研究他的烂丧尸,一阶的行尸,没用的废物,能出成果吗?天启之变,世界新生了多少奇迹,研究什么不好。可是偏偏,偏偏人家上面有人,除了委员会那几个大佬,谁能把手插到这里来。终于,忍无可忍,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幕。

    我们这位徐主任呢,也是有苦说不出,都是我大爷,谁都惹不起。别看陈小子年轻,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行,资料上一连串的绝密,看的徐胖子虚得慌,上面明确指示,一切优先,无条件支持。他能怎么办?

    “大家这个静一静啊,静一静。听我说”,徐胖子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这个实验室管理确实是有规定,但是这个呢,陈博士的项目有优先权,是委员会的决议,希望大家理解,理解。”

    “什么项目啊,把文件给我们看看,要不然怎么服众啊。”

    “就是就是。”刚静下来的房间瞬间又乱作一团。

    “这个啊,保密规定,不能看。”

    “胡扯,我们权限都是8级以上的,又不看项目,批示都看不了吗?”

    “能发给你的批示,就没有我们看不了的。”

    “绝密啊,绝密,我签了协议的,批示都销毁了,真的不能看,我什么拿不出来……”

    与此同时,纷争的焦点,以太实验室。

    在大型以太控制转化协律仪的操控下,Dr.陈能够对以太进行规模化的精密控制,用于以太信息编译。(其原理参见《以太概述及主要猜想》一书,作者“先知”)。

    “……以太,在宇宙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即使是宇宙毁灭之后,它也必然存在,它的存在无限的多,均匀地分布在空间乃至一切维度,因为它就是‘无’这个概念的具现化粒子……”

    “……以太,本身没有质量(即物质属性),没有长度(即空间属性),也没有速度(即时间属性),不可观测,甚至无法确定它的存在……”

    “……天启发生了,于是以太由低能状态跃迁至高能,高能的以太性质没有任何改变,依然不具有上述三种性质,而是跃迁至高能获得了一种向低能转变的趋势……”

    “……这种趋势为何无法自发发生,至少有三种假说,但都只能解释部分现象,一说是两个或者多个高能以太相互耦合,相互抑制降能的趋势,从而形成较稳定的量子纠缠态;另一说是降能的趋势被无限种路径所均分,从而有了一个不存在的支点支撑着以太不降能;第三种假说是‘天启’并非是一次剧变,而是一种持续性的影响,以太同时具有降能和升能的趋势……”

    “……以太的降能途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转化产生质量和体积,一种是转化能量,依附于其他物质,这两种过程可以同时发生……由此可以诞生三大学科:以太塑能学、以太造物学和以太信息编译学……”

    Dr.陈正在操作协律仪,对以太进行信息编译,使它们与一组特定的以太呈纠缠态,增强惰性,封锁一定范围内的以太具现化过程,试图观察以太从“无”到“有”的状态转变过程,他想要抓住一个可以测量的中间态,可惜几日来一无所获。

    “博士,您订的材料到了,当当当当……”,路小佳夸张地行了一个躬身礼:“古董级一阶行尸,三只。”

    Dr.陈一脸痴汉,内心如此盘算:“一只清蒸,一只红烧……啊呸,一只截肢,一只分尸,另一只做成骷髅,嘿嘿嘿。”

    肢体高度腐烂,行动极度迟缓,这是典型的“白板”丧尸,诞生以来从未进食,基本维持了最初始的状态。Dr.陈的眼神极度炙热,这才是完美的材料啊,这纯洁的身体上写着对天启最原始地记录,简单的行动模式才能真实的反应丧尸地社会行为……

    看着越来越痴汉脸的Dr.陈,路小佳的内心是崩溃的:“研究什么的都是假的吧,Dr.陈只是单纯的变态吧。”

    Dr.陈一脸狞笑,发出神经质的笑声:“来吧,小丧尸,哥哥帮你检查身体,哦哈哈哈……”。

    一时间,残肢与血肉齐飞,骨髓与脑浆一色,内脏、腐肉和碎骨在地上肆意地挥洒,在狂笑声中扭曲成诡异地画卷,洁白的实验室,宛如炼狱。

    “他果然是变态,妈妈,我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