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有一个鼎 > 第一百六十七章顺天二十年变化一

第一百六十七章顺天二十年变化一

    秦百岁呆了片刻,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亲弟弟

    “你是小矮瓜?”

    二十年不见,当初那个刚会走路的“小矮瓜”,已经长成一位俊美高挑的青年。

    李安乐很是危险地看了一眼秦百岁,严肃道“我叫李安乐。”

    这小子见到我,似乎不是很高兴啊?

    秦百岁挑了下眉,抬手搂过仇仙仙肩膀,意味深长地笑道“长大了好呀!”别人都说弟弟要趁还小的时候揍一揍,偏偏她不一样,她这一等就是二十年,小矮瓜现在长大,可就抗揍了。

    李安乐皱眉,不懂她此话何意。

    秦百岁歪头一笑,痞气十足,容貌虽没有李安乐那么惹眼,但俊俏的五官,一双桃花瞳媚中带着几分凌厉,让人一下被她言行中的飒美之姿吸引。

    她右手一翻,一把青剑在手,冲他道“小子,我也不用修为欺负你,看你配着剑,咱姐弟俩比划比划,如何?”

    “小师叔!乐乐他可是师承追星师祖门下。”仇仙仙想提醒她,她这个半吊子剑修可别和人家剑修正统比试。

    “哦?”秦百岁随意挽了个简单的剑花,对她笑道“那小矮瓜岂不是抢了我这小师叔的名头,我更得凑他一顿了。”

    仇仙仙拉了拉秦百岁的袖子,说“小师叔永远都是仙儿的小师叔,乐乐是弟弟而已。”

    “走吧。”李安乐冷漠地看着秦百岁。

    秦百岁耸了耸肩,跟着李安乐身后,去了顺天群岛专门比试切磋的小岛。

    仇仙仙连忙跟上,而陈奇隽传出几道传音符后,也跟了上去。

    “天呐,快!我们去比武岛,追星仙君的小徒弟李师兄,和听雪真君的徒儿秦师叔要切磋剑法!”

    “秦师叔?是那位封魔老祖?!”

    “应该叫她顺天邪尊!”

    “哎呀,你们争论这个作甚,去晚了你们就看人家后脑勺吧!”

    “秦师叔不是去天音蜃楼了吗?这么快就出来啦?不会是假消息吧。”

    “管他真假,去看看不就知晓了,结丹修士与筑基修士切磋剑法,还是内门弟子,可不常见。”

    “可这不是欺负人吗?”

    “秦师叔说了,不用修为,只用剑法。”

    顺天群岛各大小岛屿上,无数顺天弟子听到消息后,一边交头接耳,一边往比武岛飞去。

    此时比武岛,最大的比武擂台上,两边各站立一男一女。

    男子一身顺天蓝袍,俊美无双的脸上,冷若冰霜,手持一柄银龙长剑。

    女子手中青剑随意往肩上一放,发尾几缕调皮的青丝飞扬,梅花木簪在发髻中若隐若现,五官俊俏,笑容率性让人见之就心生好感。

    此女便是刚回到顺天群岛的秦百岁,她望了一眼飞来的白鹿等人,撇嘴道“这奇隽还是很古板啊,比划而已,还把几位师兄师姐叫来,等下不会有师叔们来吧?”

    不行,趁几位师叔来之前,一定要揍一顿这小子。

    秦百岁挥了挥青剑,对李安乐说道“小子,我们速战速决。”

    李安乐一扬下巴,表示同意。

    二人都不用一旁的结丹修士说开始,就速度缠斗到一起。

    李安乐的剑法很快,果然不愧是师承追星门下,而秦百岁用惯了温情刀,一把青剑使得大开大合,十分凌厉威猛。

    李安乐长剑在与其相触的瞬间,立马手腕一转,剑尖向下抵住擂台,整个人腾空而起,卸去秦百岁青剑传来的巨力,可虎口一震,长剑差点脱手。

    秦百岁的青剑只是普通法宝,但属于重剑中,最为厚重的一种,十分考验修士力气。

    追星一脉擅长快剑,而秦百岁当初修习的却是重剑,无论是剑法还是刀法,都是走的刚猛路线。

    剑风呼呼,李安乐一剑快过一剑,剑影如幻,把秦百岁的身法逼得只能正面应对。

    秦百岁一声轻叱,青剑当头直劈而下,一击不成,又转剑横削,凌厉之意一气呵成,步伐不慌不乱,躲过了李安乐迅捷无比的连招。

    每接下一招秦百岁的剑招,李安乐的身形都会一顿,分心卸力。

    秦百岁在天音蜃楼的前几个蜃楼内厮杀数月,上万的血影都能闯过,身法虽不快,但却十分灵活,加上她不以青剑防守,招招致命,就算面对的人是池元吉,她也不惧“追星快剑”。

    李安乐没想到,外人口中只会靠混元鼎的秦百岁,剑法居然如此了得,完全不输任何正统的剑修。他修习了十八年的剑术,在秦百岁的手中,没有坚持过五息,就被她一剑挑飞了他的长剑。

    秦百岁见李安乐长剑脱手后,她以青剑剑背一拍,直接把他拍飞擂台,丝毫不留情面。

    她的确想要好好凑一顿这个亲弟弟,可一场比斗下来,她的神情是越来越冷,直到他被她拍飞擂台,她冷声道“连剑都拿不稳,你是怎么在追星师叔门下修习的!”

    李安乐略有些狼狈地在地面一滚,然后被陈奇隽扶起,右手虎口撕裂,血流不止,也颤抖不止。

    人群中,池元吉纵身飞上擂台,和光剑一转,剑尖指地,他剑眉如墨,眼神冰冷锐利,淡淡道“百岁师妹,师父他老人家这几年都在闭关,安乐师弟的剑法都是我所教,不如我们师兄妹俩比划几招?”

    秦百岁听了,挠头一笑说“好啊!”

    “我们就都用灵力,打个痛快”

    “请!”

    在秦百岁话音落下,池元吉起手就是快剑封锁,比之李安乐快上数倍。

    秦百岁身形一晃,无数剑影几乎追随其身影,步步紧逼。

    擂台上现重重虚影,让一众弟子眼花缭乱,看不到二人比试得如何。

    二十息后,重影分开,一蓝一青站立在擂台两边。

    秦百岁双颊微红,一把青剑抗肩,两袖被削得十分破烂,却不阻碍她笑得十分肆意。

    池元吉依旧是冷眼冷面,身上蓝袍完好无损,他看了一眼秦百岁手中的青剑,说“百岁师妹还是一如既往的莽。”

    “嘻嘻,过奖过奖。”

    她的剑法是不敌池元吉,可她总能在夹缝中,以重剑击中池元吉的和光剑实体,震得他不得不退。

    也是如此,她的两袖才破烂不堪。

    场下一位练气弟子小声与同伴说道“那到底是谁更胜一筹啊?”

    “当然是我们的池师叔!”

    “可我听说,秦师叔不是用剑的修士,好像是用刀的。”

    “都说是用剑切磋了,你是不是傻!”

    秦百岁听着下方的一群弟子在窃窃私语,无所谓一笑,她收起青剑,拱手对池元吉道“我这弟弟还劳烦池师兄多多费心了。”

    “嗯,最近宗门事多,他的确把功课落下不少,往后三年,我会拘着他在岛内修习剑法。”

    李安乐一听,抬起头瞪去秦百岁,一月后可是云林交流会,他都和好友约好了一起去!

    秦百岁可不知,她点点头,跳下擂台,走到李安乐身边,拍拍他的头,说“我记得小时候,你还说要符箓比我厉害,现在学的如何?”

    李安乐愣住,脸色微红,紧抿双唇不理秦百岁,嘴角一对梨涡若隐若现。

    仇仙仙笑着对秦百岁说“乐乐的符箓嘛,李伯父说他堪比鬼画符,李家的符箓天赋,他可没有遗传到。”

    “仙儿!”

    “叫我仙儿姐姐,没大没小,哼,小师叔,一个月后的云林交流会,你去不去呀?”

    “云林交流会?”

    “就是云林界的云霄宗,他们举办的交流会,专门交流阵法的。”

    秦百岁一听是阵法,无奈道“那我去干嘛?”

    “去嘛,小师叔——”

    秦百岁挑眉,无奈笑道“好好好,我去。”不用问了,肯定是要她去负责付账。

    一旁的李安乐轻咳一声,用剑柄轻捅了捅秦百岁的胳膊,说“你去和池师兄说一声,等云林交流会结束,我再留在宗门内习剑。”

    “叫我什么?”

    “阿岁姐姐。”

    “什么?”

    “好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