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楼兰刀客 > 第一百四十章单于遭袭

第一百四十章单于遭袭

    阿雪道“那还说什么大话,随便牵一匹算了!”

    车犁老脸一红道“这次是真的,除了那一匹,你随便选!”

    阿雪嘟嘟着小嘴往前走着,见到一匹通体黝黑毛管都反着亮光的马,感觉就有眼缘,马的前脸还有一条白条纹更显灵动。于是阿雪便小心指了指那黑马道“这……这匹吧!”

    只听车犁一声粗口“草!你是不是来砸场子的啊!咋就往我做不了主的马身上使劲啊!”

    阿雪就预感到这马不凡所以也没抱太大希望道“就知道你尽是吹牛,那就旁边的黄彪马吧!别告诉我那也有主儿的了!”

    车犁干脆点头哈腰赔笑道“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那也是一匹西夏送给父王的千里马,是三公主的坐骑,黑的是驸马的坐骑,第一匹选的是九公主的爱宠。我就纳了闷儿了,你咋眼光这么毒嘞,你看来是太懂马了,这样吧!有一匹未驯服的野马你敢骑吗?那可是匹天山马王,快一年了也没人能驯服,不过因为它我们还捕获了来找它的三匹好马!”

    阿雪本来很生气,刚要发作,但听说有马王可骑便来了精神道“我训完了可得归我哦!”

    车犁本想吓退阿雪,随便给她匹老马算了,结果还是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啊?你还真要骑啊,我们的勇士、套马手、驯马师等,都有受伤的嘞,你可要想好了,不行不行,你可是多洛相中的女人,出了事,他还不扒了我的皮。”

    阿雪真的急了,掉头就走大声道“你就是存心的戏耍与我,走了!”

    车犁忙倒退着伸出双臂拦住脚下不停的阿雪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便是,那马的确要尽快驯服,否则就得放回草原了,不然就会绝食而亡了。”

    阿雪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车犁把阿雪领到了一处独立的相对较宽敞的一处圆形围栏处,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匹通体雪白的长鬃野马。那马鬃长到了脖颈以下,也没人给剪,原因很明显人无法靠近。

    车犁道“我不过去了,它会紧张,你还是自己来吧!”

    阿雪平静了一下心情,慢慢向这白马走去。到达三丈距离时,那马开始不安静,呼吸加重,前蹄开始刨地。

    阿雪继续缓慢靠近到一丈距离,近到这马的双眼皮都能看清时。阿雪从它眼睛里看到了这马对自己并不是惧怕而是好奇。阿雪蹲了下来,看着它的双眼。这白马突然抬起前蹄,腾身而起,在空中就转向左侧,在围栏里跑了一圈、两圈、到阿雪的位置又停在那里看着阿雪。

    阿雪很漂亮,这马也是很美,这二位站在一起实在太美,让车犁心潮澎湃,不能自抑大呼“好漂亮啊!它对你感兴趣,快去骑它啊!”

    他这骑兵教头的大嗓门一吼,把白马吓得又在场地跑了两圈。

    阿雪回头瞪了这家伙一眼,还别说,挺管用的,车犁整个部落就怕父王和呼揭多洛,这次又多了一个,多洛的女人。他紧闭那厚厚的嘴唇不再言语了。

    阿雪又近前几步,虽然白马又增加了几分不安,但只是稍微退了半步,扬了两下头。那美丽的鬃毛被甩起来又顺滑地落下,很是迷人。

    阿雪缓慢走到白马身边,释放神识,那是一种没有杀气类似安魂咒的内力。

    阿雪成功地站在了白马右侧,把手伸到白马的嘴边,给它递去一把草。白马从来都是自己吃草,这有人把草递到了嘴边还真是头一遭。

    白马也是有几天没吃草了,于是轻启厚唇吃了起来。

    阿雪一看不错,这好像是认可自己了啊!阿雪又去取了些草料,开始饲养起马来了。这时见远处跑回来了那匹草原之鹰,身上还沾着些血迹,也不知是人血还是它自己受伤的血。

    那马很是奇怪,谁靠前都躲开,直接就奔着阿雪这边跑了来。

    车犁大叫不好“呼揭出事了!”

    不禁用眼睛狠狠瞪了阿雪一眼,便去召唤人手向飞鹰来的方向飞驰而去。

    阿雪心道“切!这和我有关系吗?是他自己非要把马借给我骑的啊!”

    可是怎么想怎么都说不过去,自己若是不理不问总觉得与理不和。这单于要是死了,还不得赖到自己的头上,哎呀!算了算了!就不和这些愚钝人较真了。

    阿雪也忘了,身边是匹野马了。飞身便坐了上去,对那飞鹰一招手道“走起!”

    飞鹰那可怜她的眼神都是那么明显,眼皮一眯。阿雪就像飞石般飞了起来。

    阿雪虽然武功超绝,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摔了出去。远处几个看热闹的孩子乐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为什么嘞,因为阿雪摔姿实在太搞笑了。

    在空中一个翻滚,又在地上就地十八滚,站起来没站稳,又蹬蹬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阿雪大怒,超起水鞭就是一顿猛抽,“果然是个畜生哈!吃完就不认账,你欠了我的知道不?吃了我的就要用你的**偿还,否则我就一直抽死你。”

    这抽马鞭子可是有学问的,不能真的伤到皮肉,还得让它感觉巨疼,声音还要响彻云霄。

    先响后落在身上。就是先震慑马心,不能抽脖子和头部,那会被认为是仇视,越打越不服。打死了都会怒视着你死去。

    阿雪从小到大没练别的,这耍鞭子可是祖奶奶级别的。

    这白马一方面理亏,一方面也是下意识地摔了这美女。谁知道这外表美丽温柔的人类如此不好惹,看这架势自己不服软是不能善罢甘休了。

    只见这白马突然就跪地不起。阿雪下了一跳,莫不成又被自己打死了?刚累死了一匹,这又打死一匹,自己今天成了马类的噩梦了。

    她收起马鞭,见那飞鹰都有些肉疼似的。阿雪走到白马身边,检查那一道道鞭痕,连点血丝都未见,心道“你还真能装!”

    阿雪把功力灌输腰腿,上身放松如棉。再次坐到白马身上,白马身上的肉都开始抖动,可能是被刚才的鞭子抽的。但白马还是忍痛站了起来。阿雪对飞鹰道“走起!”

    飞鹰后臀的肌肉一用力,在阳光下反射出丝丝健硕的肌肉条纹。再见,飞鹰已经在数丈之外了。

    阿雪一鞭子将木栏抽碎,白马看得清楚,一阵兴奋激发了全身潜在的大力。从那个豁口腾飞而出。竟然高出护栏很多,飞跃在半空的时候,白马很后悔,自己为什么之前不飞跃嘞?

    这高度原来如此轻松超越!

    阿雪骑着白马,白马几乎没有什么不舒服,反而感觉腿脚更加能着力了一般。

    很快就与飞鹰拉近了距离。飞鹰什么时候被别的马拉近过嘞,自然就加大了速度。这一白一黑飞驰如离弦之箭。看得很多操场的不够资格去援救单于的士兵热血沸腾大呼“飞鹰加油!”

    大家竟然当成了赛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