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都市无敌狂龙 > 第三十三章休想
    “你……”苏岚惊讶地瞪眼,没想到他会突然跳进来掺和。

    “放心,再怎么说,我也曾是凌氏掌权人,这点小事没问题。”朱刚烈抬手想捏苏岚的脸,却又想起场合不对,急忙缩了回去。

    跟在后面的那几个工人管事冲上前来,同时有人去把那摔倒在地的家伙给扶起。

    “玛德,你敢动手打人?”

    “兄弟们,弄他!”

    现场出现几秒的寂静,紧接着就算炸开锅,一个个义愤填膺地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怎么,就许你们动手,不许我还手?”朱刚烈挡在苏岚面前,毫不畏惧,“知不知道我这叫自卫,只要不弄死人就没事?”

    后面的那几个衙门中人见状,看了一眼队长,见他没说话的意思,便也都暂时选择了沉默。

    再怎么说,苏岚在三年来对江城颇有贡献,此刻或多或少都有些许偏向她的意思。

    一个女人撑起那么大集团,真的挺不容易!

    此刻别说这点事,哪怕天上下刀子,朱刚烈也会毅然地将苏岚护在身下,为她撑出一片天来。

    她承担的东西太多了,今后……他朱刚烈来!

    看着他的背影,苏岚的心隐隐有了一丝松动和紧张,只觉他的背影忽如巍巍高山,足以挡下一切灾难苦痛。

    脑海之中忽地掠过一段挥之不去的回忆,曾在孤儿院时,也是这样一个人替她遮风挡雨,每当遭受欺负和不公平待遇,总有一道不算高大的单薄身影站在他面前。

    “或许,你真的早已忘记了我……”她低头轻语,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这话语和声音。

    “擦,你他么谁啊,少管闲事,别逼兄弟们动粗。”管事的跳出来点指朱刚烈喝道。

    “甭管我谁,她的事,我管定了。”朱刚烈无所谓地耸肩回应,“若是硬要说个关系,就当我是苏总的秘书就好。”

    “要管可以,把工资结了,啥话都好说。”管事横眉竖眼,语气愈发不散,周围的人也都迅速围拢过来,足有数十号之多。

    “奉劝你们一句,有话好好谈,别动手,否则我发起怒来自己都怕。”朱刚烈掏了掏耳朵。

    “靠,装尼玛比,今天要拿不出钱,玉皇大帝来了都没用,给钱,必须给钱。”

    那之前被朱刚烈一脚踹飞的黑汉子又一次跳了出来,“甭废话,既然不给钱,那就揍到他们给钱。”说话虽狠,但眼神却有些闪躲,看样子是有点忌惮朱刚烈。

    冷笑了一声,朱刚烈最不怕的就是动武,何况在这群人当中,肯定有人心思不正。

    “呵,要钱就好好谈,可以给,但想整幺蛾子,奉劝某些人最好立刻打消念头。”朱刚烈抬手点指道:“谁闹得最凶,一旦领了工资,今后我揽月集团概不录用。”

    一唬二吓三带甜头,寻常人都会被弄软了脾气。

    见没人接话,他又说:“别以为我是在说笑,谁他么要敢越过底线,我保证他在整个江城寸步难行。”

    要钱不是不行,毕竟都是血汗钱,他们在城市做工也不容易。

    但武力要钱,非法要钱,朱刚烈就不会跟他们好好交谈了,该动武时绝对不会客气。

    “你……你倒是把钱拿出来,否则任你说得天花乱坠顶个屁用?”那黑汉子硬着头皮道。

    “对,给钱,给钱啥都好说。”

    “就是,不给钱全是空谈,瞎扯淡谁不会?”

    朱刚烈皱眉,真让他立刻拿钱还真没有,心思一转之下正准备再继续忽悠,却听人群外响起一道女人话语。

    “你……”苏岚惊讶地瞪眼,没想到他会突然跳进来掺和。

    “放心,再怎么说,我也曾是凌氏掌权人,这点小事没问题。”朱刚烈抬手想捏苏岚的脸,却又想起场合不对,急忙缩了回去。

    跟在后面的那几个工人管事冲上前来,同时有人去把那摔倒在地的家伙给扶起。

    “玛德,你敢动手打人?”

    “兄弟们,弄他!”

    现场出现几秒的寂静,紧接着就算炸开锅,一个个义愤填膺地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怎么,就许你们动手,不许我还手?”朱刚烈挡在苏岚面前,毫不畏惧,“知不知道我这叫自卫,只要不弄死人就没事?”

    后面的那几个衙门中人见状,看了一眼队长,见他没说话的意思,便也都暂时选择了沉默。

    再怎么说,苏岚在三年来对江城颇有贡献,此刻或多或少都有些许偏向她的意思。

    一个女人撑起那么大集团,真的挺不容易!

    此刻别说这点事,哪怕天上下刀子,朱刚烈也会毅然地将苏岚护在身下,为她撑出一片天来。

    她承担的东西太多了,今后……他朱刚烈来!

    看着他的背影,苏岚的心隐隐有了一丝松动和紧张,只觉他的背影忽如巍巍高山,足以挡下一切灾难苦痛。

    脑海之中忽地掠过一段挥之不去的回忆,曾在孤儿院时,也是这样一个人替她遮风挡雨,每当遭受欺负和不公平待遇,总有一道不算高大的单薄身影站在他面前。

    “或许,你真的早已忘记了我……”她低头轻语,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这话语和声音。

    “擦,你他么谁啊,少管闲事,别逼兄弟们动粗。”管事的跳出来点指朱刚烈喝道。

    “甭管我谁,她的事,我管定了。”朱刚烈无所谓地耸肩回应,“若是硬要说个关系,就当我是苏总的秘书就好。”

    “要管可以,把工资结了,啥话都好说。”管事横眉竖眼,语气愈发不散,周围的人也都迅速围拢过来,足有数十号之多。

    “奉劝你们一句,有话好好谈,别动手,否则我发起怒来自己都怕。”朱刚烈掏了掏耳朵。

    “靠,装尼玛比,今天要拿不出钱,玉皇大帝来了都没用,给钱,必须给钱。”。

    那之前被朱刚烈一脚踹飞的黑汉子又一次跳了出来,“甭废话,既然不给钱,那就揍到他们给钱。”说话虽狠,但眼神却有些闪躲,看样子是有点忌惮朱刚烈。

    冷笑了一声,朱刚烈最不怕的就是动武,何况在这群人当中,肯定有人心思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