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流浪蜀山 > 第六十七章创业
    没有想到,果然一击不中。

    如此矛盾错乱,不合逻辑的语言,最能表述马湘当时的复杂心情。

    身在峨眉,果然也要应杀劫。马湘心下吐槽,所谓的杀劫云云,只是个借口,说的好听罢了。人家阐教十二金仙完杀劫,是为了斩三尸成就正果。峨眉小辈为了积累外功,而应杀劫,与前者相比差着好几个境界。

    虽然看似高端,毕竟都是劫数,很麻烦的,一不小心,都会身死道消。譬如,阐教金仙在九曲黄河阵中被削去顶上三花胸中五气。

    阴阳叟的道童还留有一命,只是被自己不小心打成脑残。之前的慧性,不算作是一血的话。那么,阴阳叟算是他的首杀。

    对于杀人没有,马湘没有想象中的不堪,进而拉低穿越众的层次。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风骚,没有感到杀人的痛快,更不会遵循“白莲圣母”的教义。既不愿犯罪,也不做圣母。誓为雄中雄。

    屠百万为雄,屠得九百万,是为雄中雄。男儿当做屠中雄,屠尽胡儿百万兵,收拾汉家九州靖。

    马湘却是想到了以后,要搅动天下风云,把蛮夷扫尽。

    思绪严重跑偏,还想象得十分自嗨。至于如何搅动天下,如何来把蛮夷扫,目前还尚未有什么想法。他还以为穿越者,乃是天命之子,只要是想做的都能做成。

    自古来创业犹难,想做出一份事业来,难上加难。

    马湘来自后世,虽然有一些见识,也还是只限理论上。

    马湘想过,自己要起事,可以比喻成以反清为理念,来创一家公司,首先要有一个初创团队,领导班子。这个反清理念,在如今的天下形势,是有市场的,有多大市场,还要一些调查,譬如,竞争对手,产品竞争力之类的。

    然后,就是管理层建设了。马湘暗道,自己有一些管理经验,肯定比明太祖起初要好,可是人家不算创业,而是进入了一家具有发展前景的大公司,从行政助理做起,一步一步,成为公司CEO的,与其它公司竞争,最后才垄断全部的市场。

    而马湘是自己创业,难度系数是成几何倍数增加。

    管理层的人才从哪里来,首先要有大量的普通员工。怎么招员工,除了利益,还要会画大饼,讲愿景,理念洗脑。这是最基本的,而起义公司,对于军队行伍的建设犹为最要,可以说是公司即军队,军队即公司,这是千古铁律,违背了就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军队除了还要有纪律制度,最重要的是军队的首脑,他是公司的核心,他是军队的灵魂,最好是同一个人。

    怎么招来大量的普通员工,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是政治洗脑,二是宗教洗脑,没有其它途径。首先,聚齐一部分铁杆,然后,人云亦云,靠粉丝效应,靠品牌效应,要成就客户,要达到客户即员工,员工即客户的最高境界。

    马湘心下想,现在已是康熙朝,时间不多了,最快最有效的是宗教洗脑。政治洗脑,之所以不取,是因为反清复明这个理念,反清的市场,历久不衰,复明却是没有多少市场了,它已不是现金牛产品了,可以肯定是瘦狗产品。

    虽然打着复明的旗号,前期有些不错的利益,但是,后来的维护成本更大,由此很可能被拖死。

    不过,马湘也不打算放弃这个产品,可以找个代理人,成立一个傀儡公司,以此来让满清公司,多一个争竞对手,何乐而不为。

    故而,要帮助南明集团重新组建起来,郑氏集团也不能让它垮了,满清集团的三藩子公司,要帮助它反水。反正就是,搞破坏挖墙脚,怎么不利于满清,就怎么来。

    至于,宗教洗脑,历史经验是,来势汹汹去势快,一朝倾倒,如昙花一现。很快就破产了。

    反清的理念太笼统,须要丰富它。可是,如果按照后世一些先进的理念,其实,也是不合时宜的。

    忽然,整个洞府一阵震荡。

    马湘从丈室中跑出来,手里拿起两卷道书,将其塞进怀中。

    这时,只见齐灵云带着一众童男童女,洞府大门处。

    而石门已然被打开,只见外面云雾翻滚,白茫茫一片,从中传来一阵阵,震雷般的声响。

    见马湘走了过来。

    齐灵云欣喜道:“应该是师父师伯长辈们来了。”

    齐灵云接着问道:“师弟,你找到调控法阵的禁制符篆吗。”

    马湘摇头道:“我也不懂什么符篆,没有什么发现。师姊,你找到了吗。”

    齐灵云摇头道:“看来,只有等待师长们破坏外面的法阵了。”

    马湘与齐灵云望着洞外的云雾,静心聆听,只听得在两次大的震动之后,动静便停止了。

    齐灵云略微着急道:“这个阵仗如此厉害吗。”

    齐灵云提议道:“我们闯阵出去吧。”

    “若是阵中藏有什么厉害的杀手锏,岂不是糟糕。”马湘摇头,劝慰道,“师姊,勿须急躁,反正妖道已经伏诛,长辈就在外面,还怕什么,总归会出去的。”

    齐灵云道:“师弟说的是。虽然这云雾阵看着像迷阵,其中有什么杀局,亦是未知。”

    二人说了一些闲话。

    看见那些童男童女的神情不一,或是木然,或是欣喜,或是沉思。但大都是紧张与害怕。

    马湘就亲切询问他们的姓名,年纪多大,家乡何处。

    一干少年男女,开始有些木讷害羞。

    见此,齐灵云又开口问了几个少女。

    这时,一个年纪看起来有十七八岁的少女,率先回答了。然后,陆续有人回答,细说根底,家乡在什么州什么府什么县。什么时候被卖给阴阳叟的,家中有几口人等等。

    “如今蛮夷当道,天下大乱,没想到他们当中,大多都是孤儿。这妖道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马湘叹息道,“唉!如今的世道,能活着就不错了。若是跑到外面去,谁又能收留他们,还不是死路一条。”

    齐灵云正色道:“这妖道,怎么算是做善事呢。坏人贞节,采补童男童女,实在罪不可恕。”

    马湘点头不语。

    见此,齐灵云面色一缓,道:“等我们出去,拜求师长们看一看,其中有没有修道的种子。其余少年男女,必然也给他们找一个好归宿。”

    马湘心念一动,暗道马鞍山不就是好归宿吗。

    马湘微笑地看着这些少男少女,心说,说不定,其中就有“公司”未来的栋梁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