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嘣!

    箭矢强劲有力,刺进墙壁足有半个指甲盖的深度。

    东方围本来奇怪为什么楚君衍突然把他脑袋按下去,原来是有刺客。

    紧接着,客栈走廊变得嘈杂吵闹。

    有人在惊呼,有人在奔跑。

    楚君衍没说话,东方围所在那里,全身都是冷汗。

    箭矢从空气中穿过的轨迹,恰好是东方围的脑袋。若不是楚君衍反应灵敏,刚才那根箭矢便已经穿了糖葫芦。

    妞还没泡到,人差点死在芦凤镇。

    看见楚君衍出去,东方围也想站起来,却发觉自己腿软了。

    毕竟是跟死神擦肩而过,谁顶得住啊。

    “你没事吧?”

    楚君衍刚走到走廊,便看见宋戏雨过来,后者问道。

    “怎么回事?”楚君衍看着混乱的春山宗弟子和金虹院学生,问道。

    “刚才不少房间都有箭矢射入,有几个金虹院学生和栗峰弟子受伤。”宋戏雨摇头,具体情况她也不知道。

    苏昭想起先前感觉到被人窥视,直觉告诉他,箭矢应该是魔道人所为。

    他们就在芦凤镇,是警告春山宗和金虹院不要多管闲事。

    “戏雨小师姐,你好啊,我是金虹院杰出弟子……”

    双腿哆嗦着走出来的东方围靠在墙上,故作潇洒的打招呼,却看见宋戏雨只是瞥了眼自己。然后跟楚君衍叮嘱一句小心,便冷漠离开。

    还没说完的话,只能咽回肚子里。

    “想泡妞,等你腿不打哆嗦了再说吧。”楚君衍拍拍他的肩膀,这家伙跟刘虎挺像的。所以楚君衍对他倒是没有什么抵触,反而有点亲近之意。

    “我这是缺乏营养,可不是被吓到。我三岁打老虎,六岁冲锋陷阵,今年直接以春试第一成绩进……”东方围正在不要脸的吹嘘着,却被人无情的打断。

    “果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几个穿着金虹院衣服的青年站在门外,满面嘲讽的看着楚君衍和东方围。

    东方围悻悻然的停下来,神色颇为尴尬。

    “谁不知道春山宗栗峰都是一些花瓶,没想到竟然会有男的进去。看样子,应该是今年新加入的吧。就早早被带出来历练,栗峰还真是没人了。不过,跟你这个金虹院的倒数混迹,着实配得上。”

    说完,那几个金虹院的学生放肆的笑着离开。

    走廊外恰好还有一些金虹院的女学生路过,她们都看到楚君衍和东方围,可惜的摇头离开。

    尽管楚君衍的气质身形和容貌,都非常吸引她们。

    可实力为尊的世界,仅靠皮囊是活不下去的。

    楚君衍挑挑眉,瞧着东方围。

    这小子猛吹猛吹,结果在金虹院就是个被人欺负的存在啊。

    “咳咳……刚才那人叫徐新霁,金虹院二年级学生。在二年级当中,能够排进前十,两周前达到筑基境。老师为了让他巩固掌握境界,带出来历练。”东方围不在乎的笑了笑,学着先前楚君衍的样子拍拍他:“不过没必要理会他,那家伙整天觉得天老大他老二。”

    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是心态好还是窝囊。

    楚君衍摇摇头,关上窗户然后到床上躺下来。

    让春山宗和金虹院的人离开,是绝对不可能的。既然对方连春山宗和金虹院都敢威胁,恐怕是不怎么忌惮这两个势力的。

    大唐王朝内,春山宗声名赫赫。每逢春山宗招弟子,去参加测试的人至少都有几千,年年如此。

    金虹院与春山宗的严苛门槛相比,更为宽松。学生人数,足有春山宗的两倍,在大唐王朝境内,还有分院。

    论起影响力,在春山宗之上。论起质量,远不如春山宗。

    但无论哪个,都是大唐王朝内为数不多的势力。

    楚君衍躺在床上猜测,游荡在芦凤镇的魔道是无脑还是有恃无恐?

    魔道想让他们离开,但这是绝不可能的,碰上不过是时间问题。

    让楚君衍没想到的是,东方围这家伙热情洋溢,关键巨有钱。

    晚上的时候,春山宗和金虹院的人吃饭,楚君衍被东方围拦下来。

    然后,东方围点了一大桌子的菜品,让送到房间。

    跟出去吃的人比起来,楚君衍和东方围的晚餐简直是盛宴了。

    “说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楚君衍坐下来也不客气,直接撕下只鸡腿。

    东方围犹犹豫豫,明显是有事相求。

    “以后你就是我老大,小弟有一事相求。”东方围坐下来,想要给楚君衍倒杯酒。

    魔道的人不知藏在哪里,说不定正在伺机而动,给他们带来致命一击。

    喝酒会麻痹神经,让身体反应迟缓。

    在这种时候,楚君衍要保持自己清醒,他可不会拿性命开玩笑。

    “说吧。”楚君衍看的出来,东方围有自己隐藏的东西。

    花钱的时候,东方围尽管在控制,可是他根本不将财物放在眼里。

    就像是个钱多人傻的家伙。

    看东方围人不算坏,结交一下,说不定对以后楚君衍在帝都行事有帮助。

    “能不能给我介绍个栗峰的女孩子。”东方围咧嘴一笑,将酒壶放下来:“老大你放心,等到你给我介绍成功,我保证你在帝都吃喝不愁!”

    “哦?”楚君衍嘴里咀嚼着鸡肉,笑眯眯的问道:“你中意哪个?”

    “可以多选几个吗?”东方围一听,来了精神,他兴奋搓动着双手。

    “你觉得呢?”楚君衍吐出个骨头,反问道。

    “我不贪心,一个美女就好。”东方围开始认真算起来:“我这两天观察过,栗峰最漂亮的乃是峰主富夏月和小师姐宋戏雨,当然你放心,这俩是你的。至于其他……先不着急,我再观察观察。”

    人生大事,东方围觉得应当慎重。

    “算你识相,峰主富夏月和小师姐宋戏雨的确对我有意思,可惜我沉迷修行。不然的话为什么我刚刚进入春山宗还不到一个月,峰主就非要带着我出来。”楚君衍叹息着说道。

    东方围满脸羡慕,他很会配合楚君衍。。

    砰!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富夏月正站在外面,美眸隐含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