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薛志正也不等袁维庆回答,便自顾自的继续道,“袁维庆,我告诉你,就算是本门的高级弟子,他们想要学到那些高级刀法,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就算是有的让到了师傅的传授,也大都不会将整套高明的刀法传给他。

    能真正将整套高明的刀法学到手的人,也只有掌门弟子,和一些最高级的弟子,除了他们之外,你大都只会个一招半式而已。

    就算我们把他们抓了,也绝对得不到我们想要的刀法,袁维庆你明白吗?”

    听到薛志正的这一番话后,袁维庆皱了皱眉,“薛堂主,既然那些普通弟子不会全部的高明刀法,我们也不用抓他们,只要抓一些最高级的弟子,应该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刀法了。”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不由皱了皱眉,“袁维庆,难道你认为,我们想要抓住神刀门最高级的弟子,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

    袁维庆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道,“薛堂主,就算他们藏的再严密,只要我们想要去抓他们,肯定能成功。”

    薛志正摇了摇头,“袁维庆,虽然有可能会成功,可是,难道你就不怕被他们发现吗?”

    到这里,薛志正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袁维庆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道。

    “袁维庆,如果我们敢那么做,我可以肯定,神刀门一旦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袁维庆,神刀门的势力有多大,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抓他们的弟子,恐怕立刻会引起我们两个帮派的争斗,到时候,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失败的一定是我们南郡密雷宗。

    袁维庆,难道你希望,发生这种事情吗?”

    听到薛志正的话后,袁维庆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薛堂主,我相信,只要我们心一些,他们肯定不会发现的。”

    听到袁维庆的话后,薛志正苦笑着摇了摇头,“袁维庆,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我们做的再隐蔽,凭借神刀门庞大的势力,想要查明这件事情,肯定不会费多大力气。

    一旦他们查明了此事,肯定会想办法报仇,到时候,凭借我们南郡密雷宗的实力,想要挡住神刀门的进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这里,薛志正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袁维庆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道。

    “袁维庆,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想要抓他们的弟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袁维庆皱了皱眉,“薛堂主,我们只是抓他们一个弟子而已,他们不至于发动全帮的实力来寻找吧?”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苦笑着摇了摇头,“袁维庆,如果是普通弟子,可能神刀门不会理会,可你别忘了,我们抓的这些弟子,可都是神刀门的高级弟子,就算是少一个,也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到时候,你想他们会不会来寻找?”

    听到薛志正的这番话后,袁维庆咬了咬牙,“薛堂主,既然我们不能这样得到那些高明的刀法,那我们可以换一个方式,我们可以花金币去买,我相信只要我们的金币足够多,他们一定会卖给我们高明的刀法?”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再次摇了摇头,“袁维庆,这不可能,高明的刀法是一个帮派安身立命的本钱,他们怎么可能会卖给别人吗?

    这是不现实的事情,袁维庆你还是放弃这个打算吧?”

    袁维庆闻言,不由皱了皱眉,“薛堂主,如果按照你这么,那我们岂不是没有任何机会得到那些高明的刀法吗?”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意外,也只能是这个结果了。”

    袁维庆转过头看着薛志正,正要话,心中忽然一动,低声道,“薛堂主,以你的人脉,我想找到一些高明的刀法,应该不是难事吧?”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苦笑着摇了摇头,“袁维庆,这不可能,就算我和有些门派的门主认识,可这管什么用?”

    到这里,薛志正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袁维庆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道。

    “袁维庆,这就好像别人来找我,要得到我们南郡密雷宗火器的秘密,那你,就算我们的关系好,我就能卖给他们吗?

    袁维庆,这不可能,就算他们花再多的金币,我也不可能把这个秘密卖给他们。

    如果我把这个秘密卖给他们,等他们学会了制造火器,那以后我们南郡密雷宗该怎么办?

    这是同样的道理,神刀门就是靠着高明的刀法,来威震江湖,可如果他的刀法被别人学去了,那他们还靠什么来威震江湖?

    袁维庆,就像刚才我们的独臂刀王,他那是特殊的原因,如果他不是神刀门门主的师弟,你认为,他有可能会学到最高明的刀法,成为赫赫有名的独臂刀王吗?

    袁维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独臂刀王再厉害,可他如果没有高明的刀法,他依然成不了独臂刀王,难道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

    听到薛志正的这番话后,袁维庆忽然叹了一口气,“薛堂主,难道,就不可能得到那些高明的刀法吗?”

    薛志正闻言,叹了一口气,“袁维庆,我想,应该就是这样了,凭我们想要得到高明的刀法,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我看,你还是放弃这个打算吧。”

    听到薛志正的话,袁维庆这表情顿时失望,“薛堂主,我不甘心呀,如果我不坚持下去,那我这辈子就毁了,你可要帮我,一定要帮我才行呀?”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叹了一口气,“袁维庆,不是我不帮你,想要成为第二个独臂刀王,困难确实太多了,我所的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基本上不可能完成,第二个条件,在我看来,是完全没有可能完成。”

    到这里,薛志正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袁维庆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道。

    “至于第三个条件,依我看来,好像更不可能?”

    听到薛志正的话后,袁维庆忽然睁大了双眼,疑惑的问道,“薛堂主,难道你是,我的练武赋不够吗?”

    薛志正点零头,苦笑着道,“袁维庆,你的武功不行,这就证明你的赋不够,以你现在的赋,想要成为独臂刀王那样的人物,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袁维庆你还是放弃吧?”

    听到薛志正的话后,袁维庆皱了皱眉,忽然大声道,“薛堂主,你凭什么我的赋不够,我的武功不高,这并不能证明我的赋不够。”

    到这里,袁维庆这语气顿了顿,才继续道,“薛堂主,我的武功之所以不高,这不是我的赋的问题,而是我没有碰到名师。

    薛堂主,如果我有一个名师,我相信,凭我的赋,一定可以修炼成更高的武功。

    你要相信我,我的赋很高,真的可以的。”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叹了一口气,“袁维庆,如果你的赋真的够高,你已经修炼了这么多年的武功,可是为什么还没有长进呢?”

    听到薛志正的疑问,袁维庆急忙大声道,“薛堂主,这和我的赋没关系,我的武功之所以没有再进步,是因为我们南郡密雷宗这事情太多了,都没有时间来修炼武功,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武功财没有多少进步。”

    到这里,袁维庆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薛志正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道。

    “薛堂主,你想想看,在我没加入南郡密雷宗的时候,我的武功进步可是很快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一时间不知道该什么好了。

    袁维庆在加入南郡密雷宗之前,武功进步的很快,可是无论进步的多快,他的武功还是不够高啊。

    这就充分明,袁维庆他的练武赋就不行,可却偏偏自己的练武赋很高,这就让薛志正有些为难了。

    如果自己再他的练武赋不够,不定,会让他恼羞成怒,或者让他心生羞愧,总之,薛志正是不愿意看到这些结果的。

    薛志正皱眉想了想,这才缓缓道,“袁维庆,想要达到独臂刀王那种境界,赋一定要足够高,甚至可以是万中无一才校

    袁维庆,你的赋虽然还可以,可是想要达到万中无一的那种境界,好像还要差了很多呀!”

    到这里,薛志正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袁维庆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道。

    “所以,袁维庆我认为,就算你修炼下去,恐怕也达不到独臂刀王那种境界,如果是这样,我的建议是,你真的没有必要修炼下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到薛志正的这一番话后,袁维庆却并没有气馁,咬牙道,“薛堂主,我的赋虽然没有独臂刀王高,可是,只要我比他修炼得更加勤奋,不定,我就能超过他,薛堂主,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薛志正摇了摇头,“袁维庆,没有超高的赋,想要学成绝世的武功,这本身就不容易。”

    到这里,薛志正这语气顿了顿,才继续道,“袁维庆,这就好比,一个师傅教诲两个弟子,可是,两个弟子的成就却绝对不会一样,赋高的人,自然会成为武功最高的人,如果赋不够,不管他如何努力,恐怕也不能成为高手。

    袁维庆,这就是没有赋的区别。”

    袁维庆摇了摇头,“薛堂主,我不相信你这句话,我想只要勤加苦练,肯定也能练成绝世的武功。

    薛堂主,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到这一点,你就给我这一次机会吧,只要帮我这一次,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薛志正一时间,竟然也不知该什么好了。

    薛志正可以肯定,凭借袁维庆的武功赋,肯定不可能练成绝世武功,成为绝顶高手。

    可问题是,自己虽然知道,袁维庆却并不清楚,或者,他也清楚这一点,但是他想试验一次,看看到底能不能成功。

    当然,也不定是袁维庆不想就这样颓废下去,想要抓住最后的机会,来替自己争取到一个更好的未来。

    如果投资一点,需要的条件稍微低一些,薛志正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去帮助他,来完成他的心愿。

    可是,这不是简单的帮助,而是巨大的帮助。

    500万个金币,如果堆成一堆,恐怕已经能将袁维庆淹没了。

    高明的刀法,如果没有好的机缘,是不可能得到的,如果那么容易就能得到,薛志正恐怕早就弄上一两本绝世的秘籍,自己去修炼了。

    凭借薛志正的身份,都弄不到秘籍,就更不用袁维庆了。

    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条,袁维庆没有什么武功赋,或者,他的武功赋本来就不高,在这种状态下,还想要练成绝世武功,这几乎有些不可能。

    虽然可以服用大量的灵药来增加实力,可是,没有武功赋,却依然不校

    因为有些高明的武功,全靠赋的悟,才能悟道最高明的武功,没有武功的赋,也就证明没办法悟道最高明的武功。

    既然悟不到最高明的武功,自然练不成最高明的刀法。

    袁维庆没有这么高的武功赋,就算他服用了大量的灵药,可是,没有超高的悟,也是不可能学到真正的高明武功。

    这也明,无论到服用多少灵药,也只是将他的实力提升,却并不能将他的武功提升。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薛志正才不想支持袁维庆做这些无用的功。

    因为这有些得不偿失,花费了这么多的代价,却学不成绝世的武功,那么,浪费的那些资源,岂不是太可惜了。

    所以,薛志正并不打算支持袁维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