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歌被舒陌欣咬的浑身发疼,她的手臂许是被她要下一块肉来。

    那一刻,陈歌忍着痛意,手臂肘关节朝舒陌欣的背部用力一顶,舒陌欣才松口,在她松口之际,陈歌趁机将舒陌欣给推开。

    她看着自己手上被咬出的伤口,内心里带着一股难以消除的恨意。

    她再怎么也没被疯子咬过。

    如今那双好看的白嫩的手被咬出这样的伤口,就算日后结痂也能以消除这个难看的疤痕,好看这还是舒陌欣咬出来的,她怎么可能容忍。

    只在那一刻,陈歌撇过脸看向舒陌欣,眸子死死的瞪着她,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忍受不了这样屈辱的陈歌说道:“很好啊,舒陌欣,你竟然敢咬我!”

    陈歌话道出来的时候她有些害怕,她知道自己咬伤了陈歌,也知道她会怎么报复她。

    但是事已至此,又能怎么办。

    “是你要伤害我的,我只是自卫!”

    听罢,陈歌并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她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认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指责她,在她的人生中,她才是最为核心的一个人,也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

    陈歌的自负已经贯穿她整个大脑,她的思想永远都局限于她自己,她也从来都为自己着想。

    看着舒陌欣略微慌张的神态,嘴角还有一丝血迹,她有些恼意,因为她知道,那些血不止是陈歌打她的那一巴掌打出来的,还有她手上的伤口流出来的血。

    沾在舒陌欣的嘴角,她都居然肮脏恶心至极。

    “呸,自卫?你本就是疯子,做出来的一切的举动都是不正常的,你现在需要好好治疗一下,不然除了我受伤之外,很有可能你也会伤害到其他的人。”

    陈歌以此为借口要对舒陌欣的动手,那一刻她也看穿了她的举动。

    只是,她逃不了,不是吗?

    她根本就不能逃到哪里去,就算她逃出了这个病房,也会被外面的护士给抓回来,接着就是更加可怕的折磨。

    她真的活得太痛苦了。

    舒陌欣还在想着她要怎么逃出陈歌的魔爪,陈歌就已经朝她走过去了,那一刻,舒陌欣的心里十分害怕。

    她知道她可能没有退路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拼一把,就算是遇到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又如何?

    她不止一个选择啊!

    她可以可狼或者虎拼了,亦或者跳下悬崖,无论如何,不能沾在原地坐以待毙。

    无动于衷永远没有好的结果的。

    那一刻,舒陌欣朝陈歌冲了过去,情况特别突然,就在那一刻,陈歌都没反应过来。

    她完全不理解舒陌欣的举动,和正常人的完全不同。

    不等她来及思考,舒陌欣已经把她给扑倒了,不知何时抽出的一把水果刀,直接朝陈歌刺了过去。

    水果刀有一丝残留的血迹。

    是她昨日留下来的,至于水果刀是怎么在她的身上,那是她噩梦醒来,放在她的床头边。

    她知道是谁给她的。

    只有颜悠悠。

    无论颜悠悠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思要这样对她,她既然有武器保护自己,为什么不用呢?

    想到这,她奋不顾身的冲了过去。

    她知道,一个精神病人,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她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冷冷清清。

    甚至透着一点寒,水果刀刺入陈歌的手臂肌肉处,血染红了她的白衣大褂。

    舒陌欣没打算这样让她死,她就算再恨陈歌,也不会这样杀死她。

    只是,疼痛让陈歌觉得难以忍受,她的额头已经流了不少冷汗。

    她没有受过这样的罪,这样的伤。

    所以她从来不知道,折磨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到底有多痛苦。

    现在她尝到了那种苦滋味,一时酸痛苦楚在她的心中蔓延开。

    她浑身发颤,觉得舒陌欣要疯了,想要她的命。

    她还不想死。

    当即眸光瞥向病房门外,喊道:“来人啊,救命!”

    只是,舒陌欣没有等她说完,她跑到窗户前,往外望了几眼,是二楼,二楼的高度不算高,而且下面是一个草坪,如果她跳下去的话,极有可能逃出去。

    她一直都渴望自由,她恨透了这里,也恨透了陈歌,已经受尽了她的折磨。

    那一刻,她根本不想太多,整个人朝楼下跳了下去。

    “砰”的一声。

    那一刻,舒陌欣脑袋是空白的,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只知道她很有勇气,做了一些她以前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

    是的,她逃出来了。

    她逃出了医院,在护士没有赶过来的事后,她跑出了大门。

    保安看到舒陌欣匆忙跑出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大喊道:“有病人溜出医院了,快点来人啊!”

    话一出,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连忙赶了出来,保安已经在舒陌欣的后头追赶。

    而陆陌涵走出医院的那一刻,看着舒陌欣跑远的身影,他站在原地愣了许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舒陌欣为什么要这样做,甚至不明白,她怎么会想到这些。

    他记得他给舒陌欣的脑袋里灌了他设定的记忆,她是不敢踏出医院大门的,但是很惊奇的是,她做到了。

    甚至,那些不该有的思想,她都有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的那些实验都失败了?

    陈歌从病房里艰难的走了出来,看到陆陌涵站在门口发愣,顿时冷笑起来。

    “我早跟你说过了,不要老是想那些没用的东西,不要做没有用的事情,但是你从来都不听我的。”

    闻言,陆陌涵回头看了陈歌一眼,没有说话。

    也许他是无话可说,或者是他沉默否认,却没有措辞。

    “你和院长说的事情我知道了,尽管你怎么和院长说,他也不会听你的,现在你心知肚明了吧!那会你就不应该为舒陌欣白费精力和功夫,浪费时间和口水,多好笑!”

    话道出来的时候,陈歌还大笑了起来。

    看着陈歌那丑恶的嘴脸,陆陌涵捏紧拳头,本想反驳什么,却无话可说。

    因为他的的确确是在白费功夫,无论他做什么都是白费的。

    那次也是,院长根本不听他所说的那些,反而指责他太过仁慈。

    连最简单都常识都不知道。

    他没有任何办法,即说不服院长,也阻止不了陈歌。

    看着陆陌涵那张略微失落的脸,她笑了笑,说道:“陆陌涵,不要流露这样的神色,舒陌欣这个人已经疯了,她居然敢用刀刺伤我,还敢逃出去!”

    陆陌涵看着陈歌的伤口,手臂和手上都鲜血淋漓,他却不觉得陈歌有什么值得怜惜和同情的。

    他也不会关心陈歌。

    陈歌并不是一个怕疼的人,她曾经做过什么,看过什么,又经历过什么,没有人比陆陌涵更清楚了。

    这些表象的示弱,不过是做做样子。

    似乎陈歌也看出陆陌涵已经看出她的举动和行为。

    她也知道陆陌涵知道她的性子,那一刻冷嗤一声,实际她这么做也知道希望得到陆陌涵的怜惜和关照。

    但是这只是他想多了,没有人比陆陌涵更知道她了,所以又这么回因为这点小伤对她嘘寒问暖。

    也许,就算是很严重的伤,他也不会理睬她了吧!

    就像当初的时候一样,所以何必呢?

    这样只是让自己不开心罢了,没有其他一点的好处。

    陈歌直起身子,那一刻没有眨眼,直接把水果刀抽了出来,她眨了一下眼睛。

    如果是因为,她肯定不会,但是现在,很特殊,也许是因为她被陆陌涵这么伤到了,心里很难受,或者是因为她心破碎了一角,有点怕疼了。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陆陌涵发现她的不寻常,因为这会成为她以后的致命点。

    “舒陌欣不听你的话,已经很明显了,你对她不好!”陆陌涵说道。

    闻言,陈歌只是笑笑,她对这些很不屑。

    “对她不好又怎样,难道你对她好了,她就会像一个傀儡一样,舒陌欣都听你的吗?”

    话一道出来,陆陌涵一时无话。

    的确是这样,就算他对舒陌欣很好,舒陌欣也不会像傀儡一样什么都听他的,毕竟舒陌欣还是一个有思想的人。

    有些违逆舒陌欣思想的事情,她是不会接受的。

    就像之前那样。

    所以陈歌说的这些未尝不对,他也知道这个道理。

    只是有很多时候,陆陌涵会反思,他会在想他做的那些事情到底对不对,事实上就算不对,他也不能改变什么。

    陈歌说道:“舒陌欣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所以你无论对她好不好,她也许都不怎么清楚,而且,我们这一行的,是不能有你的那种思想的。”

    也就是说,陆陌涵毕竟是一个很残酷的人,她也许会伤害舒陌欣,而且没有一点自责感。

    他也许会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但是他也无法改变他自己。

    事实上,他的确是这样的一个人。

    陈歌说的对,他本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不然,他不可能在这里待下去。

    “我希望陆医生能好好想清楚,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做那种人,随时可以还换行,这样谁都逼不了你了,不是吗?”

    闻言,陆陌涵顿了顿,他看着陈歌,说道:“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在做什么。”

    看着陆陌涵那坚决的神色,陈歌顿时笑了起来,她就是等着陆陌涵开口说这句话。

    “但愿你能说到做到。”

    陈歌带着伤口走去了医务室,陆陌涵一个人站在外头看了许久,想了许久。

    他总会想清楚的。

    ……

    舒陌欣被几位保安追着,事实上,那些保安没有抓到舒陌欣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那一刻,舒陌欣觉得有点疲劳,有点痛苦。她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脑袋不知何时开始抽疼,呼吸有些困难。

    她知道她当年待在病房里不怎么出去,跑起来理说不会这么快的。

    但是她拼尽全力,那一刻,她才跑得这么快。

    只是这样也没有什么用处,她的肺活量不行,根本跑不了多远多久。更何况她本身就有疾病,也已经不正常了。

    跑了没多久,舒陌欣跌倒在地上,那一刻手上擦地擦出几道伤口,皮瞬间裂开了。

    血一点点的流了出来。

    保安看见舒陌欣摔倒在地,终于找到时时机将舒陌欣制服。

    电棍击在舒陌欣的肩背,她一下子就麻木了,头昏昏昏沉沉。

    那一刻她意识太过强烈,没有彻底昏迷过去。保安一点也不怜惜的将舒陌欣往回拖。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这样要走了,再也不用回到医院了。

    她想,她宁愿在外面吹冷风,睡大街,宁愿自己去乞讨,也不愿意被关在医院里,被折磨,痛苦的活着。

    只是有很多时候,有些事情总是不能按照舒陌欣所想的那样去发展。

    上天也不打算给她活得幸福和开心一点。

    她眼眶含着泪水,感觉眼前一片模糊,终于在最后撑不住,直接昏迷了过去。

    之后,她听到了电流的声音,一股记忆冲刺着她的神经,她似乎想起些什么来了。

    陆陌涵……

    她又看到陆陌涵了,陆陌涵只是一个照顾她的普通医生,他和她并不熟悉。

    可是为什么,她感觉看到陆陌涵的事后,那种心情会这么的强烈,为什么看到陆陌涵的事后,那种眼神这么不同。

    陆陌涵有女朋友的,他不曾分手过,和陈歌是关系,一直都是像外面的人隐瞒着。

    难怪她不知道,难怪陈歌会那么激动。

    只是她为什么感觉这段记忆那么的奇怪,她怎么抗拒都没有丝毫用处。

    为什么她会记得这些,其他的事情呢?

    为什么她会这么执着,对一个普通的医生这么执着。

    仅仅是陆陌涵对她好的原因吗?

    还是因为其他的……

    还是因为她误会了。

    不会的,舒陌欣抗拒这种记忆,只是她越抗拒,她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越疼,疼到她说不出那种痛苦,还有悲伤。

    她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那个时候她的情绪没有之前那么激烈抗拒了,因为她知道,她本来就没有逃走,兴许一辈子都逃不走,被关在这个偌大白色的囚笼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