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游戏竞技 >临鲲 > 第二十六章幻灵草
    阿姣运起周身灵力,这才发现原本身上充盈的灵气已经剩下不到一半,并且每时每刻还在飞速地减少。

    阿姣盘腿坐定,想要恢复些灵力,可她感受了半天,才得出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灵气这个糟糕的结论。

    阿姣在心里暗骂,这破秘境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可怜她见识太少,想骂个脏话在脑海中也找不出来合适的词。

    阿姣此时被周围这绿茫茫折磨地分外暴躁,她尽量压下那些负面情绪,冷静下来寻找离开的方法。

    按照她体内灵力流逝的这个程度,再不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不到三刻钟她就要灵力尽失,永远地被困在这个破地方了!

    她突然使出一个御风术,周身的草叶随风而舞,阿姣加大力度,草叶飞舞得更加狂乱。

    这时阿姣注意到,除了她周围四五米远的草地,那些更远处的草地没有丝毫变化。

    阿姣的御风术虽不够精通,吹起十米内的大风还是完全足够的。可方才她施展御风术后,周围四五米的草地都受到了影响,更远的地方的草地却纹丝不动。

    刚开始她还怀疑是自己太弱了,但等她加大力度后,发现受她御风术影响的依然只有周围四五米内的草地。

    这个更大的发现让阿姣的心情更糟糕了。

    她本来还猜测这片草地是幻境,只要是幻境,总能找到破解的方法。

    可从道沅给她讲的幻境来看,幻境里面生成的一切景象都是符合进入幻境的那个人的认知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违反阿姣对自己御风术的认知的景象。

    甚至连云霞秘境那般令人摸不透的高级幻境,都会蒙蔽阿姣的感官使她认为里面出现的一切景象都是符合常理的。

    御风术施放完了后,阿姣又开始胡乱施放清洁术。

    反正现在也找不出什么离开这里的办法,阿姣病急乱投医,干脆把自己会的所有术法都释放一遍,看看能不能带来什么出路。

    清洁术施展后,效果还不如御风术。御风术好歹能吹起草叶子,阿姣施展完一个清洁术后,四周没有出现任何动静。

    阿姣颓然地撑在草地上,她总共会的术法就这两种,两种术法都是辅助型术法连攻击力都没有。而她这两个术法对她现在的处境也没有任何作用。

    还没有遇到其他修行者的威胁,仅仅是在琼华秘境里保全性命,阿姣觉得自己似乎也做不到了。

    刚才施展的两个术法使她灵力流失的速度更加快了,阿姣现在已经连个清洁术也放不出来了。

    明明她向醉春楼那对私奔的情侣把琼华秘境说的那么危险,她这个连攻击术法都不会的聚气后期修士,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安然闯过琼华秘境的?

    许是周理添话里隐隐透露出来的机缘。

    许是她未曾想到她是独闯琼华秘境的,这一次身后再没有道沅做后盾了。

    但就算得之道沅说他不能和自己去琼华秘境时,她依旧壮志满满。

    可是这一刻,阿姣畏缩了。

    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她正在流逝的生命,以及越来越模糊的意识。

    心中那些宏愿,似乎都没有机会再完成了。

    ……

    可这样不明不白死得没有一点意义,让她怎么能够甘心呢。

    她才刚刚踏上登仙路,她还要在北洲寻找母亲,她还要变得和道沅一样强大……

    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阿姣发散的意识迅速回笼,她看着眼前这些碍眼的绿草,原本发虚无力的身体里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一股蛮力,双手狠狠地抓住它们向上拔去。

    一把两把,阿姣只想把眼前这片困住她的绿草给尽数拔个干净!

    阿姣被拔光草这个念头占满的脑子里,不知从何时开始似乎传入了微弱的哭声。

    起初阿姣并未注意,但那声音幼嫩的哭声越来越明显,近得仿佛就在她耳边。

    阿姣拔草的动作滞住。

    她看着身下被她破坏得乱成一片的草地,看着四五米外的草地变得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见。

    无边的草地消失后,露出了这里原本树木苍莽的模样,以及天空上那轮在此刻令阿姣心中如此激动的血月。

    她终于离开那个到处都是草的鬼地方了!

    但除了那些草影消失,阿姣周围四五米的草地依旧存在,她正是在这片草地的最中央。

    阿姣意识到这一点后,立马用最快的速度远离这片诡异的草地。

    她大概猜到,就是这片草地把她折磨得差点没命。

    阿姣努力忽视耳边那听起来越来越伤心的奇怪哭声,思考自己刚才经历的那些事情。

    想来那片草地的确是会让人进入一种幻境,只是这幻境却处处都是漏洞。

    从她发现脚下的标记没有改变过时,她就应该想到她一直都是在一个地方没有移动过分毫距离,那些所谓的跑动都是幻境编织的假象。

    御风术的异常也一样,因为真正的草地只有周围这些,其余的地方都被这片草地制造的幻境掩盖起来了,所以她自然只能看到御风术吹起周围这一片真正存在的草地这样的景象。

    已经发现这么多异常之处了,她还没有意识到离开那个地方的方法就在脚下这片真正的草地上。

    若非最后误打误撞破坏了草地打破幻境,她险些就送了性命给这片草地当养料了。

    也不知道这片草地用这个方法祸害多少条性命了。

    阿姣恨恨地看着面前这一大片草地,草地依旧绿得生机勃勃,只是因为阿姣的刚才破坏看起来有些凄荒。

    阿姣走到草地的边缘,继续开始了破坏这片草地的动作。

    她才拔了一株草,耳边那哭声突然从细里细气的委屈呜咽,转为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的嗷嗷大哭,恍惚之间阿姣还听到了一声奶里奶气的坏人。

    阿姣反应过来,这片草地竟然还是成了精的!

    那哭声就是这片草的灵识,因为阿姣破坏了草地才哭的,现在阿姣又开始破坏这片草地了,那灵识被吓得连哭声也变了。

    阿姣被这片草地折磨得槽糕至极的心情在得出这个结论后,突然一下子转阴为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