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女子右臂执金色的帝王剑,左手握黑色转生石,夺魂珠置于头顶,身体四周被破碎的封天印围绕,胸前还有一团白色和黑色的雾气盘旋,黑白交织,泾渭分明。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蓝衣银发的男子此时褪去斗篷,盘腿坐在祭坛之前。他容貌果真与巫月一般,若说区别,就是男子声音磁性十足,五官更为冷硬和英气。若不是那双历经沧桑太过淡漠的眼睛,恐怕会让人误认为是巫月的双胞兄弟。

    “还差一物。”

    圣尊为盘坐在银发男子身后为其护法。

    还差什么两人心照不宣,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将那物或者那人带来。

    “他会来的。”男子笃定道。

    “尊者,这般真的可行?”巫灵圣尊略有迟疑。

    “这方天地已经无法再压制他,只有这种方法了。”

    男子起身,捡起一块封天镜的碎片划破自己的手腕,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腕滴入女子眉心。

    男子闭上双眼,口中慢慢吟诵着那古老又神秘的语言,晦涩神秘的符文从祭台之上慢慢浮现,与“白云霄”身边的六族圣物遥相呼应。

    九转珠和转生石十分兴奋,不断跳跃,而金色的帝王剑却发出阵阵低鸣。

    祭台上的女子生机在迅速凋败,慢慢在祭台上浮起。

    突然,噔的一声,女子的身体出现一道金色的光柱,仔细一看乃是整个身体被完整的封天镜罩住了。与此同时,胸前两团黑白气团胶着难分,迅速旋转。仿佛要将女子的整个身躯吸进那无尽的暗渊。

    噗通一声,好不容易滚上一个台阶的殿九竟重重落了下来。

    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和力量。

    她没有魂魄,元神就是她的本体,一旦受创对她来说将是致命的伤害。

    殿九身体终于不再在么重了,可是却十分无力。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抽取她的能量,不,是巫月的力量。

    “我靠,那白痴在干什么!”正在享受美食的书生突然从床上滚下。

    他怎么感觉巫月元神正在被人强行从系统中剥离,而且巫月的灵魂也十分暴动,如果不是被这里的天道压制暂时关闭了系统空间,巫月的怨灵绝对能冲出来。

    这可绝对不是什么美妙的事。

    与此同时,魔帝看上去好像十分暴躁,幽冥池的水翻起巨浪,而在里面搅动风云的不就是魔帝本尊。

    只是相对于魔帝那足矣遮天蔽日的巨大身体,他简直就如沧海一粟。

    巨大的黑龙腾空而起,红色的竖瞳里魔气涌动,杀气腾腾,阴冷的气息席卷整个九幽,鬼哭狼嚎。

    这一刻,不仅九幽魔族,甚至整个巫灵界都在颤动。

    惊天动地,鬼神同泣。

    吼,巨大的黑色巨龙一飞冲天,直接将九幽的封印撕裂,伴随着巨大的缺口直冲云霄,气势汹汹。

    “大人,他来了……”圣尊常年肃穆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慌乱。

    这种力量太可怕了。

    绝对不能存在这个世界。

    巫月,你的使命就是如此,当初封了你的灵智便是为了如此,希望你不要怨恨。

    嘭嘭,声音震天,天级防御法宝乾坤流火鼎在黑色巨龙的撞击下摇摇欲坠。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当初将我们将魔心取出放进神光之中封印时就该想到。成败在此一举,切勿分心。”银发男子神情不变,淡漠的眼中依旧无波无澜。

    若此事能成,这个世界便再无绝天魔帝!

    “还给我…………”

    巨大的黑龙不要命般冲撞着防御屏障,乾坤流火鼎已经有了丝丝裂纹。

    可是在魔帝看不到的地方,六族圣物齐齐发出耀眼的光芒,五色华光将红衣女子的身体罩住,最后在封天镜的照射下一起涌进女子的身体,女子眉心之痣鲜红妖异,脸色雪白如纸,最后好像突然承受不住一般从身体中迸发出黑色的阵符形成一个黑色的五层法阵。

    而在那法阵的中心竟然有一片白色的混沌之光,若是仔细辨认绝对能看出那就是不知身在何处的殿九。

    原来她一直在白云霄的**之中,当初巫灵圣尊打入白云霄身体中的黑色法阵便是上古五重绝神阵。

    只有他知道,五重绝神阵中藏着另外一个世界入口,而巫月之灵就来源于哪里,巫月之心便是魔心……

    嘭的一声,天级防御法宝在发出最后一声悲鸣后被撞击的四分五裂,蓝色的屏障被紧黑色的巨爪撕裂,巫灵族累世的圣尊殿在巨大的冲击下变成碎片,古老的祭坛,黑色的五重法阵,红衣白面的女子,这一切彻底激怒了魔帝。

    暴躁的黑色巨龙发出愤怒的龙吟,龙身一曲直接冲向黑色的五重法阵,但奇怪的是,巨龙不仅没有将那黑色的阵法冲击破碎,他那巨大的龙身竟然有隐隐被陷在里面的感觉,于是半空中便能看到一个没有龙身的龙尾慢慢消失,直到完全陷进去。

    于此同时,女子的身体也渐渐消失,仿佛再也无法承受法阵的力量一点点烟消云散。

    “不,霄儿……”

    长华大叫一声,倾尽全力抱住那即将消逝的身体,最后随同五重法阵一起消失在空中。

    “大人,刚才那人是仙族太子,一同被卷进去了。”

    他是有机会救下长华的,可是他没有出手。

    巫月虽然不是她亲生之女,相处万年却也有了一些父女情分。

    即使她的出世就是为了牺牲。

    巫月的命是属于神巫的,谁也没有权利夺取。

    所以也许这就是天意。

    巫月在世时与长华牵扯甚深,如今一同被送往另一个世界她应该无怨了。

    月儿啊!

    看到了吧!

    为父将那个男人送给你了,既然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那么便一起去另外的世界吧!

    巫灵圣尊不知道的是,巫月永远也不会知道,也无法接收到他这份自以为是的心意。因为在这里,殿九看到巫月真正的悲哀之源。

    宿命的纠缠,几世的怨念,在那个世界将继续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