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地主家独生女 > 第327章,黄连来半斤

第327章,黄连来半斤

    大年初一天下雪。

    这天是极好了。

    可以好好在家歇一天。很多人,一年就歇这一天。

    俗话说,大年初一干活得干一年,所以,初一,除了扫地、下厨的,其余都是不做。

    雪不大,徐家,大家都在堂屋。

    暖暖的,一个个都穿了新衣服,全是喜气。

    小孩盼过年,扈伯载终于十二岁了!

    徐经更高兴,三岁了!他是大人了!

    拿着球球,和弟弟都和好了。

    呵呵,徐济小朋友笑的,这哥哥都能信,我就是大年初一逗哥哥开心。

    外面刮风,所以茶花、梅花、盆景、都搬到屋里。

    梅花自然要雪,我们就搬一天,明儿搬出去。

    迟公子收拾的,二月成亲啊,人清醒多了。

    扈伯载撩他,作诗。

    这样好的时候,岂能没诗?

    还得有酒,徐家良喝着酒,儿子也想喝?

    徐济看姐姐,爹爹喝啥那么开森?姐姐要不要尝尝?

    徐茉茶跟前一堆吃的,坐一群小丫鬟。

    王氏和豆苗坐一边说话。栾家是有人,但过年,你看一般人家,勉强歇这一天,明天若是不拜年或是没客,不农忙就得干个啥赚几文钱。所以,王氏也想织布,哪怕这几天少干点,回栾家能咋?

    或者说,就是喜欢这边,干点活是应该的。

    徐春苗是跑回去了,明天来开工。

    一天哪怕干半天,也是半天。

    栾帛穿新衣服,一群小丫头坐一块,吃啊吃。

    福豆不想家了,虽然过年,哥哥去了古槐村,这边也挺好的。

    豆蔻问豆萁:“你买几亩田吗?”

    豆萁摇头:“谁种?租也得费神。”

    虽说银子在手里,也正是在手里放心。寻常用银子也少,还和徐家混,菜是地里摘。

    有人银子能存几十年,但迟之恒去考的话,一次就得好多。

    不能自己银子买田,没了再问徐家,成啥了?

    豆萁问陈公子:“有把握吗?”

    陈回:“不知道。”

    最神奇的是,现在不知道有把握还是没把握。不是那六七岁懵懂,而是读了一点,全凭运气。明儿开始,继续拼。

    迟之恒看豆萁,有点火热。

    豆萁虽然不是二八大姑娘,但二十九岁,成熟,能管事。

    若是个小姑娘,迟之恒还不知道咋整。

    徐茉茶心想,有点感觉才好,就算男女的感觉,也胜过完全傻了。

    感情,过日子要多少感情?就是凑一块过罢了。

    有钱人穿的好,钱少的差一点,冬天也是要御寒,粗茶淡饭也是要果腹。

    扈伯载问福豆:“要不要习武?”

    福豆点头,好呀。不论什么,学的越多越好。

    扈伯载看姐姐:“八岁开始?”

    福豆,那你现在说啥意思?今儿宝哥没在就欺负我?

    豆苗乐,其实福豆长得很福相,至于克父克母啥的,那就是命不好。

    徐经和姐姐说:“我也要习武。”

    徐茉茶点头:“以后要学的多了,苦的不想学。”

    徐经:“不会,我要给弟弟做好榜样,姐姐会的我要会,我会才能教弟弟。”

    哇呜徐小公子果断哭了,小气哥哥我就是跟你玩,咋能这么欺负人呢?要学你学啊你和姐姐都会了,呜呜姐姐,抱抱。

    徐茉茶,叫娘亲抱。

    钱霭英抱着,这娇气儿子还哭,前溪可没这么娇气过。

    徐经皱眉,肯定是姚家女宝传染的。

    好了,吃饱了,徐小公子不哭,姐姐亲亲抱抱举高高就不哭。

    徐茉茶亲亲,叫哥哥也亲亲。

    哼哼,徐小公子口水他哥哥,也算相亲相爱了。

    徐经得和姐姐一样,收拾,当哥哥姐姐就是这样,要宠着弟弟。

    徐家良,咋觉得没爹爹什么事?

    徐经坐在爹爹腿上,和姐姐当然不一样。

    徐家良满足了,这是我长子,问莉莉:“葛开挖吗?不是要六年?”

    徐茉茶:“我是想试试,最有效的操作方式,要造什么,等真的大批下来,不用浪费。”

    钱霭英,我就听见我女儿又要造。

    没事,徐家良明白了:“洗葛粉,葛藤织布,还得种,得雇十个人左右。这边洗,接上那边挖。”

    徐茉茶点头:“好在也是秋冬。人一多,或许还得打。”

    徐经出主意:“姐姐,吃黄连。”

    徐茉茶明白:“去买十斤黄连在家,哪个打架,各来半斤。”

    一片乱笑。比起拿刀去杀人家鸡,这黄连,享受不起。

    你觉得杀鸡心疼?平白吃半斤黄连,能好受?

    总有办法治他们。

    徐茉茶:“篾匠还没捡呢,不知道会不会开花。还有个事,爹,草棚那边,这样建个荼蘼架,月钩来个亭子,亭子边,挖个小水坑。”

    徐家良点头。你慢慢造。

    爹能力有限,给你一样一样的办。

    钱霭英问:“为何挖小水坑?”

    徐茉茶:“无水不活。有个小水坑,再溪水引过来,就活了。砌一圈石头,这边草棚赶集洗手没地方,大概就能在水沟边,比去溪边方便。这边人多了,小孩一多,也是有不安全的。有个小水坑,比溪里好的多。”

    像山上总有人被蛇咬,水里总有失脚。

    也可能被人推的,比如徐茉茶就是被纪宝荣算计。

    一般这种,好像就非他不可了,以后都会低一头。

    这算算,除了大家同意修,银子要不了多少。

    和三羊楼一样,不是徐家的地方,其实受徐家控制。

    就算没卖身,依附于徐家。

    这种情况很多。再比如一党乂一派的。

    又或者乡绅圈子。

    本来,徐家良在圈子里地位不高,一下好像拔高了,但徐家的崛起太奇葩,县尊都示好,别人,要么冷眼,要么就以徐家为主。

    乡绅,更有能力维护自己的利益,矜持。但一旦能带给他足够的利益,什么问题都不存在了。

    白家、姚家,都可以与徐家交好。

    本来,富裕,不代表人就不好。穷人就好吗?

    天快黑,雪停了。

    钱嫆和冯明涛、抱着儿子冯作翊过来。

    看情形,在马桥村闹的不愉快。

    钱嫆得解释:“大年初一的,回去怕大家担心。我早上回马桥村拜年,就没消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