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要一直留在你身边”

    这句话,向阳听聂玮旭说过无数次,那些他们甜蜜的日子里;那些他们争吵后,眼巴巴求和好的日子里;那些分手后带着耻辱感见面的日子里!

    等等…

    她真的听过无数次!

    这也是个什么过程…

    可能心境从认为这个男人可爱然后变成这个男人很恶心的过程。

    又或者其他…

    可从来没有心痛过!

    没像现在心痛过!她恨自己!

    世间带着爱情长跑却不能终成正果的何其多啊,她为什么就不能好聚好散,为什么要把话说的那么绝?

    聂玮旭说觉得自己卑鄙,可现在向阳觉得,自己才是最卑鄙的那个人…

    她仗着聂玮旭对她的愧疚,去肆无忌惮的谩骂他、趾高气扬的侮辱他,不留任何余地。她竟然可以坦然的指着他的鼻头让他去死!

    她真的是个罪人!

    向阳胸口紧疼,她铺在桌上,把头埋在双手间,无声的流着泪!

    那是和她在一起七年的男人,为什么当初就没有一点儿怜悯之心?难道就因为自己是受害者,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伤害?

    也许是…但现反省这些又有什么用?

    她不可能让死了人再活过来!

    向阳沉沉的哭了许久,她把u盘退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下午的时候家里渐渐热闹了起来,向阳听着底下那阵阵的笑声,忽然觉得这里不适合她待着。她真的没办法拿着笑脸对着那些自己的长辈和她爸妈看重的人!

    不能…

    向阳胡乱的擦了擦眼泪,拿着手机起了身,出了自己的房间,蹭蹭的下楼!

    “向阳…你要去哪里?”,余慧赶紧叫住了她。

    “妈…我出去一趟!”,向阳没有回头,只丢下这句话,然后就没影儿了!

    余慧看着她的背影,眸色沉沉。

    她不知道向阳发生了什么事情,问了向天也是闭口不提,但看着他们兄妹的脸色,应该不是小事!

    “慧姐…那是向阳啊?今年她也回来过年了?”,沙发上的一个女人笑着问道,“我记得前几年都很少过年的时候见到她呢!”

    余慧听着这声儿,缓缓回过了神,她调了调脸色,转身笑着说道,“向阳今年回来溪城发展了,以后过年每年都会在呢…”

    “哎哟…回来了?”,那女人拍着大腿,“这回慧姐可算是如愿了,向阳翻了年头也二十八岁了,也该回来准备结婚了…”

    “结不结婚我不知道…但她能回来,我确实挺高兴的!”

    余慧说了这句,就招呼别的去了,没让她们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谈。

    走过去碰到从楼上下来的向天,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刚刚向阳出去了,是有什么事儿吗?”

    “嗯…有事儿!”,向天点头,“还有…妈…因为突发事情,向阳明天要去一趟州城而且可能在那边待几天?”

    余慧一听,忍不住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儿,大过年的,怎么又要往那边跑?她是想干嘛?”

    “妈…”,向天语气略微严肃的打断,“向阳这次是不得不过去,你就别管了,就当什么也不知道,也不要问,向阳自己准备好了,想说的时候,就会说的!”

    “难道又是因为那小子?”,余慧打断,“她不能说的事情,只有这些破事!”

    一语道破,向天抿唇,没有立马否认,他想了会儿,说道,“嗯…是的…向阳要去州城,去见这辈子里,和聂玮旭的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什么意思?

    余慧脸色从微怒变成迷茫…

    但向天并不准备再说,他避开了余慧,迈开步子朝着外面走去,他快速的出去,在车库门口堵住了向阳!

    “向阳…”,向天拍着车窗,“你不要太冲动…”

    语气很急,隔着车窗看着向天,定定的看了会儿,还是把车窗压下了下去,低低道,“向天,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我现在要去找尹杉,不过,我晚上会回来的得很晚,跟爸妈说一声!”

    向阳说完,就关了车窗,快速的冲了出去。

    她真的要去找尹杉…

    她现在不知道该找哪一个局外人,来说这件事情,也不知道,该跟谁说说她现在的愧疚和痛苦。

    跟李思洋说?

    同样是同学…同样是勉勉强强算上好几年的朋友,同样说过很多的坏话,同样的愧疚,她心里也肯定不好过!

    这种状态,她怎么能做倾听者?

    而陈倬呢?

    向阳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去开口说这件事情,她连陈倬都不想见,甚至消息都不想回!

    向阳知道这样对陈倬不公平,可是…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需要理清楚,才能去面对陈倬。

    所以…她觉得现在全世界的人里,只有尹杉,才能让她好好的理清楚!

    尹杉昨天晚上玩到了天亮,就一直在自己的公寓里睡着,还没有回家,她接到向阳的电话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向阳说自己要回来的时候,尹杉脑子还迷迷糊糊,应下之后转身又睡了,连给向阳开门的时候都是脑子闷闷的。

    可向阳一进门,就抱着她闷闷的哭的时候,她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你…你怎么了?”,尹杉举着双手不知所措,“你倒是先说说在哭啊…这样…这样我很害怕的!”

    她这么说,可向阳根本没有回她,就那么抱着,抱了许久,向阳才放开,说道,“尹杉…你说的对,这人,早晚都会遭报应的…”

    “嗯?谁又遭报应了?”,尹杉伸手让她站直,“这大年初一的,别说这么恐怖的事情好吗?”

    向阳听着,又软软的靠了过去,低低道,“这世界本来就是一堆恐怖故事构成的…也许你哪天一回头,就发现我已经死了…”

    什么?!

    尹杉把人掰正,想问清楚她在说什么…可她还没说呢,向阳又冷冰冰的接了一句,“就像聂玮旭一样,一转头就死了!尹杉…你看…报应了…当初我诅咒的一切,好像实现了呢…”

    向阳笑着,笑得很灿烂,但眼里下来的泪却一直不停,这个样子,真的非常诡异…非常恐怖!

    尹杉愣了会儿,然后抬手摸了摸向阳的脑门,低声问道,“向阳…你是不是昨…昨晚玩太晚了,所以脑子还没醒?所以说着梦话?”

    “不是梦话…聂玮旭真的死了!”

    向阳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推开尹杉,脚步虚浮的走了过去,“他真的死了,我说了那么多回让他去死,这回真的死了!”

    如此认真…

    尹杉脑子木木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个话,聂玮旭真的死了?

    那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男人,真的死了?

    不是祸害遗千年吗?

    为什么这么突然?不是恶作剧?

    可是看着向阳那个样子,根本就不是说恶作剧时的样子!

    “所以…尹杉…以后你要是恨哪个男人,你就时不时的诅咒他,也许哪一天,就真的实现了!”

    尹杉正想着的时候,她又说了这么一句。

    “向阳…你别这样!!”,尹杉收了收情绪,赶紧走过来,面对着向阳,严肃的说道,“这个消息很突然,我知道你很难过,但你为什么把一个人的死的责任,放在你自己身上呢?你没那么大的本事!”

    “不…我有!”,向阳摇头,“因为我的心是石头做的,因为我铁心铁肺,还报复心强!我可以硬生生的咒死一个人!”

    “向阳!!你清醒一点儿!!”,尹杉忽然推了一把她,“你这么想有用吗?聂玮旭能因为你把所有责任放在你身上就能活过来吗?

    不能!!!

    他负了你是真!劈腿之后娶了别的女人是真的…

    他死的时候,跟你已经没有多大关联,既然这样,还和你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呢!

    向阳擦了擦眼泪,弱声道,“尹杉…你不明白的…这里面很多事情已经说不清楚了。

    是…聂玮旭对不起我是真…什么都是真,但如果这个结果是他的报应的话,那以后,我的报应,也不会这个差!”

    “向阳~”,尹杉无力,“你真的要真的对自己吗?”

    真的要让自己带着愧疚和自责活下去吗?

    可是愧疚和自责,是这个世上,最难忘记的,它会像个狗皮膏药一样一直贴在你的记忆里,让你心时不时的抽痛!

    可是向阳,不应该过那样的日子的,她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一切,为什么突然的又要承受这些?

    可能…可能尹杉真的跟聂玮旭没有多大交集。所以她听到他突然没了的消息以后,跟在网上逛到谁谁谁突然逝世是一个心情。

    那种会觉得可惜却没有过多情绪的心情。所以现在,她也只会向着向阳,只会朝着这个方面劝着向阳。

    可是…向阳并不想听这些…

    她来这里并不是想听劝的…

    “给我酒…”

    向阳不带感情的说出这几个字。

    是的…她来这里,只是想找个地方喝死自己、麻痹自己…

    “给我酒就可以,让我抱着它醒着醉…这样…我就不会那么痛,那么自责了!”

    至少…让她能…糊弄过去今晚,也许醉了,就不用逼着自己去接受这些事情!

    兜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响了很久了,向阳拿出来,看着那个来电显示,定定的看着,但却始终没有去动!

    手机自己响了许久之后,就消停了下来!但没过多会儿,电话又冲了进来!

    向阳吸了吸鼻子,最后还是接了起来,“喂~陈倬~”

    “你在哪呢~向阳…”,陈倬问道,“你不是说下午的时候会过来我家一趟吗?”

    “哦~那个…”,向阳压了压自己的情绪,“那个我突然有急事,过不来了,这几天也过不来了,你帮我跟叔叔阿姨说声对不起!”

    “哦…好…过不来就过不来,过年本来就事情多,不存在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那等晚一点儿我去找你好吧…我带你去临门街逛逛…那边有很多有趣的东西…”

    “不…不用了…”,向阳咬着拳头,“我晚上也没时间!”

    她的这句话一说完,陈倬就感觉到了不对,他紧了紧眉,问道,“向阳…你怎么了?”

    “没事的…可能是累了,可能是还没睡够!”,向阳让自己稳住,暗暗吸了口气,赶紧道,“我不跟你说了,我在尹杉这里,等我回去的再跟你说!”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陈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陈倬看着手机,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有回过去。

    因为他很早之前就跟向阳说过,那些向阳不想、不愿意说的事情,他也不会主动去问…

    他想。也许晚上的时候,向阳回去的时候就想通了,就会告诉他。

    但最后,他都没有等来这样的结果,他什么都没等到,因为向阳根本没有回去,她醉到在了尹杉家里。

    等深夜,向天带着机票过来的时候,看着尹杉家里那满地的酒瓶子,还有已经醉躺倒在沙发上的向阳,眉头一紧再紧…

    尹杉已经收好了一箱酒瓶子,但还是有很多在地上!

    “这是喝了多少?”,向天沉声问道。

    尹杉一听,涩然一笑,回道,“我也不知道,但你应该知道,以向阳的酒量能喝到睡着,量肯定不会少!”

    她弯腰捡着酒瓶子,抬头看了向天一眼,接着道,“你是来接她回去的吗?但是向阳在清醒的时候,明明确确告诉我,她不想回家!”

    “我知道…所以…得麻烦你照顾她一晚上!”,向天也坦然,把机票给了尹杉,接着道,“但记得给她设个闹钟,一定要让赶上这趟飞机,过年时的机票很难抢,我怕她因为醉酒,又让自己加了一份件愧疚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

    尹杉接了过去,看着那机票,看着那目的地,再看看躺在沙发的人,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要先走了…”,向天又说道,这深夜里,他一直在这里也不方便,“向阳就拜托了…”

    “嗯…应该的…”

    尹杉没再说什么,把最后一个酒瓶子塞进箱子里,然后送向天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