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叶青青初来酒坊的时候,倒是没有仔细观察,只是一心想着如何才能学得酿酒术,却不想,学起来很容易,但是付出的代价还是蛮大的,相处的越久,她就越发觉得折柳不简单,即便他有时候装的很像。

    柜台上面干净整洁,只有一方砚台,几支毛笔,打开柜台下面的抽屉,右面是一叠叠的账本,中间则是一些散碎的银子,叶青青不知道数额,但是据在这个背景下长大的折柳说,加起来约莫有十两,左面是一封厚厚的信。

    叶青青与折柳对视了一眼之后,将信拆开,周克义那龙飞凤舞的字便跃然纸上,数了数,竟有六页之多。

    前面大都是一些废话,什么这家酒坊是祖上传下来的,让叶青青一定要珍之爱之,全都是这家酒坊的来历,直到最后一页,才是真正想要对叶青青与折柳说的话。

    ‘子衿,折柳,前面说了那么多废话,实在是不知道在离去之际该给你们说什么,仿佛有说不尽的话,却又仿佛无话可说,你们记得一定要将酒坊的生意做起来,莫要让人嗤笑我酒仙的儿子和徒弟是无用之人,记得照顾好自己,折柳,我周游世界既是你娘亲的遗愿,更是为父的毕生之所愿,你要知道,从今以后,再也没有爹为你摆平事故了,所以你一定要成长起来,好好的帮着你子衿姐姐,子衿,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不该碰的事情,我不会去碰,你答应我的事情也要做到,现如今,我在这个世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折柳了,万望你好好照顾他,我走了,勿念勿挂。’

    原本已经淡漠的离别之情,此刻又被这封信给勾了起来,叶青青与折柳脸上的表情都略有些凝重。

    “老周,来一壶竹叶青,菜……哎?你爹呢?”

    门外走进一个满脸的络腮胡子,赤着上身的壮汉,看着柜台后站着的不是周克义,而是脸色有些凝重的叶青青与折柳,便眼带疑惑的看向了折柳。

    “王叔来了,爹他去外地了,将铺子交给了子衿姐姐,哦对了,我身边这位就是子衿姐姐,我爹的唯一徒弟。”

    折柳看着大汉,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额……你爹收徒弟了?怎的之前没听说?”

    络腮胡子听到周克义收徒弟,显然十分惊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叶青青,略有些不屑的道:“丫头,那周老头收你做徒弟了?先不说酿出来的酒如何,就你这小身板,能酿的动酒吗?”

    “我能不能酿的动酒,酿的酒味道如何,王叔不妨先尝尝再说?”叶青青翻了个白眼,但也知道npc的酿酒方式与她的酿酒方式是不同的,倒也没多生气。

    王叔哈哈一笑道:“你这丫头倒是口气大的很,那行,那就来一壶竹叶青,只是我不要你师父放在酒窖里的,我要你现酿的,我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尽得你师父的真传,还有啊,千万不要想着浑水摸鱼,你绝对想象不出,我对你师父的酒味有多么的熟悉。”

    竹叶青,底酒为绵软醇厚的汾酒,再配以竹叶、栀子、砂仁、紫檀、当归、陈皮、公丁香、零香、广木香、香山奈十种名贵药材加工而成。

    酿酒容易,可是这竹叶青是万万不可空腹而喝的,须得配几样小菜。

    叶青青掀开帘子走到后堂,看着十三间屋子,除却右边两个住人的厢房,左边的一个酒窖,一个库房和一个厨房之外,空了八间屋子,她打算等挣的一些钱了就先将这八间屋子的墙壁打通,再用竹子做成一个个的小单间,就像是现代的包间一般。

    心里想着以后要做的事情,脚下也不停,走到酒窖里,看着种类繁多的酒,大致的数了一下,其中竹叶青剩的最少,还有五坛,汾酒剩的最多,还有二十来坛,叶青青将一坛汾酒带到院子里的酿酒局旁,再到库房里,配齐了所需要的十种名贵药材,按照剂量,混合在一起,装了二十坛,再往里面添加了一些水后,便封坛,扔酿酒术,一连串动作下来,并没有用多长时间。

    等酒酿好之后,叶青青也没有直接将酒带到前厅去,而是直接钻进了厨房,从里面拿出了黄瓜、莲藕、花生米、山药,准备做一个蒜泥黄瓜、桂花莲藕、糖醋花生米、拔丝山药。

    因为是游戏,做起菜来既快又顺手,没用多久的功夫,叶青青的面前便摆上了四盘凉菜,叶青青叫折柳端菜,她则是到柜台上取了一个酒壶,将其中一坛竹叶青开封,舀进了酒壶中,完了之后再次封住,将二十坛竹叶青全都搬进了酒窖,这才拿着盛满竹叶青的酒壶,悠悠然的朝着前厅走去。

    “嘿,丫头,你可终于出来了,你这小菜虽做的好吃,可是毕竟是下酒菜,无酒不得味。”王叔一边说,还一边砸吧了一下嘴巴。

    叶青青的目光移到了桌上几乎没剩多少的菜的菜碟子,唇角微微一扬,眼中意味不明而喻。

    “咳。”王叔看清了叶青青眼中的意思,尴尬的轻咳一声之后,大声的辩解道:“我说你这丫头也真是够小气的啊,就端这么一点点的菜来给我吃,我这么一个汉子,能够吃吗?都没夹两筷子就没了,你这生意做得可不地道啊!”

    “呵呵,是是是,王叔说的是,酒菜后厨还有,我这就给您再上一些。”叶青青好笑的道。

    好在她多做了一些,原本是想着下一位客人来就不用再做了,现在看来,还是先满足眼前的这位王叔吧。

    “哼。”王叔作势冷哼了一声,眼睛却巴巴的看着叶青青手中的酒壶,“你手里的就是你酿的竹叶青?”

    “是的,这就拿来给王叔尝尝。”

    叶青青说着便给折柳使了一个眼色,折柳心领神会的拿起桌上的酒杯,就着桌上茶壶里的水,就酒杯冲洗了一遍,叶青青则将酒壶里的酒倒入杯中。

    王叔看着杯中液体色泽金黄,带有一点点的微绿,满意的点了点头,色泽倒是可以打个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