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科幻小说 >那些江湖的人 > 第659章接风洗尘
    捷豹xj游走于这一座灯火阑珊的城市,开车的年轻人只是一味的前行着,或许在他这么一个处事未深的年纪,似乎还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对,还是错,当然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对与错可能是最不需要在乎的事情。

    一直来到一家饭店,这叫做璀璨的地方,光是从外面一眼,便能够感受到一丝这城市的纸醉金迷与奢侈,在一片流光溢彩前停着的车子,一辆辆价格都让人咋舌,大体是一些斗升小民仰望一辈子偶读碰触不到的存在。

    年轻人在不显眼的角落停下这一辆有些掉档次的捷豹xj,然后随着一身黑色正装的郭芙蓉走向这豪华的饭店,那一张稚嫩的脸看似波澜不惊,但是神情还是有那么几分不自然,似乎在紧张着。

    而相比于这个年轻人,郭芙蓉的表情则再正常不过,每一步都走的格外坦然,黑正装,铅笔裤,碎短发,目光炯炯有神,尽管长相并不算附和这个时代的审美观,但是在她的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场,让人乍一看便不敢小瞧。

    门口负责拦下不符合这高档地儿存在的保安们当然不敢拦下这么一个女人,在这种地方工作了这么多年,他们还是很清楚有些人,他们招惹不起,恰好这个女人正属于这一类,符合所有方面的要求。

    随着郭芙蓉进入这完全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的地儿,看的出来这里的装饰一切都按照欧式的风格,墙上是巨大的最后的晚餐,当然这一定是赝品,虽然地板都看起来好似精雕细琢一般,但是所给予这个年轻人感觉却是一种完完全全的俗不可耐。

    或许这里只是模仿到了那些大教堂的冰山一角,不过也只是外表而已,内在也并没有分毫。

    走在前的郭芙蓉显然也感到到了这一种不伦不类,但也只是微微皱着眉头,对一脸招牌式微笑的迎宾说了一个单间的名字,这个模样俊俏身材挺拔的迎宾便直接带着郭芙蓉上楼,一路上可以说是献媚到了极点,或许是来自于职业要求,但总让廖凡觉得习惯不了这种走几阶楼梯都得被说着小心的感觉。

    或许,因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贱骨头,无福消受吧,廖凡很是自嘲的想着。

    走过长长的走廊,这财大气粗的饭店,连走廊都挂着金闪闪的大吊灯,让廖凡打心眼里觉得搞怪,一直来到叫做流金间的地方,这女迎宾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一脸甜甜的笑容,反而让廖凡觉得讽刺。

    郭芙蓉已经推门而入进入包间,廖凡也跟了上去,门已经被这迎宾轻轻的关上,让廖凡有一种自己那点活被抢去的感觉。

    环顾这巨大的包间,有沙发有茶台有巨大的显示屏,还有着可以观望着这一座城市灯火阑珊的落地窗,而餐桌反而在这个地步成为了摆设,失去了其真正的作用。

    而桌上此刻已经做了三个男人,廖凡很久以前见过一面,只能够依稀认的出来,中间那个梳着大背头,看起来雄性气息浓重的男人叫郭麒麟,然后其左边是一个叫做李乾坤的武夫,完全无懈可击的气势,而另外一边则是郭家最小的儿子,郭武侯,一个身上散发着浓浓盛气凌人的男人,关于五官,跟郭麒麟有几分相似之处。

    相比于对方那可怕的气场,反而郭芙蓉这边摇淡然的多,其实抛开她身上的冰冷,所剩下的反而给人一种不引人注目的感觉,而跟在身后的廖凡更是如此,作为一个司机,虽然正值最年轻气盛的年纪,但是他还是很懂得自己的身份跟立场,眼下这么一桌子上,他就算是豁出去家底,也没有几个能够得罪的起的。

    郭芙蓉慢慢坐下,身后的廖凡也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她的身旁,郭麒麟倒是在这个时候很是豪迈的说道:“都是自己人,不要太过拘谨什么。”

    “郭麒麟,这地儿,估摸着也唯有你中意,俗。”或许是应证了郭麒麟这么一句,所以郭芙蓉很是不忌讳着说道。

    而郭麒麟倒是一点都不介意的大笑起来,然后说道:“这俗到没边了,可就是不俗,老爷子那边可是下了死命令,让我招待好你,你也知道他那脾气,我要是随便应付两下,恐怕这郭家门,我都不好进。”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x81z. .x81z.

    郭芙蓉倒是白了一眼话里有话的郭麒麟,然后说道:“你不进郭家门郭家会求着你进去,而不是我们这些游在外面的孤魂野鬼,这难得一次郭家冲我们敞开门。”

    郭麒麟的表情很玩味,就这样冷冷看着郭芙蓉,许久许久之后才说道:“郭家没你想的那么有人情味,也并没有你所想的那般绝情,这些年分分合合,老爷子可一直惦记着。”

    通过郭麒麟的表情,似乎完全可以说明这是一句违心话,又或者根本没有更恰当的形容了。

    而郭芙蓉当然瞧的出异端,只不过她大体知道郭麒麟跟郭家的关系,或许这个故事总是会有天涯沦落人,但是却并没有什么相逢何必曾相识。

    “郭家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郭家,从第二代起,骨头就断了,老爷子现在只想要稳住这么一个局面,他操心也只能操到这么一个地步,你那边说句实诚话,从三爷离开京城起,也便成为了远水解不了近火,而二郎那边只留下一个混世女魔头,即便是我们这一条线还有一个二叔郭长生,但也该决裂的决裂,我这一代更别说,除了那么一个老虎,谁的心,都放不在郭家身上,当年或许郭大郎,都没有想过郭家会走到这么一个田地。”郭麒麟缓缓说着,好似一个外人一般风轻云淡的说着这些。

    而这些,又偏偏是这郭家三代人所有的折磨。

    郭芙蓉听着,表情也有几分沉重,但也只是片刻沉重之后说道:“郭家走到这个地步,还不都是当年的所作所为现在再说这些东西,有意思吗”

    郭麒麟一脸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没意思了点,但那个老头子让我说,我总不能给他甩脸色不是,再怎么说自己这么一条活到现在的烂命,也是他给的。”

    郭芙蓉微微眯着眼睛,但是似乎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并没有说透,只是默默说道:“接风洗尘有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也有了,我呢,只是代替我爷爷来参加这么一场婚礼,你既然想要听实诚话,那么也便是给予老郭家一个面子,谁让我叫郭芙蓉,但也仅仅只是到此为止了,对于京城郭家这些是是非非的斗争,我没有兴趣,我相信我爷爷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这么一句,很毒,同样很绝,但是奈何郭麒麟也好,还是郭武侯,都没有因为这么一句表情而有丝毫的变化,或许这便是郭家沦落的原因,因为并没有人再把郭家,当成那么一个信仰,而是成为了一个笑话的时候。

    “总是事背人为,不过也都是造化,郭家往后什么样,谁都不能有一个保证,如果沦落,便就此沦落。”郭麒麟一脸深味的说着,显然早已经放弃了对于郭芙蓉有过多的期待,又或者他本来就不认为这一条断了多年的线,能够再次被接上。

    尽管郭红牛想要接,也总得有这个契机不是。

    曾经,他们望着哈尔滨,那一片水深火热无动于衷,如今,他们陷入了低谷,想着能够得到一片赤诚,这个世界可没有如此可笑的事情。ァ新ヤ~8~1~中文網.x~8~1zщ. <首发、域名、请记住 xin 81zhong én xiǎo shuo ǎng

    一轮明月,难得的一个好天气,那被雾霾层层遮掩的天空,似乎有几分通亮,给人一种望眼欲穿的感觉,在京城,这算是一个罕有的天气,但是站在一栋国企大厦顶楼的沐长青,脸上却并没有丝毫的动容,好似连一分的触景生情都没有。

    站在他背后的水青伞抱着沐长青的外套,表情看起来很淡然,一向是如此。

    那稍有一丝不和谐的音符被家族用一种不可阻挡拦下,不光光是沐长青早已经抽不出身来,王大臣等人也是如此,他们现在所能够做的,或许也唯有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不管是好还是坏,他们都无能为力。

    突然吹起冷风,而身后的水青伞也悄悄把风衣递给他,沐长青并没有拒绝这个女人得到的温柔,他披上外套,然后从怀中摸出手机,找到了一个号码,表情似乎有几分犹豫,但最终还是悄悄按下拨通键。

    “收敛点。”水青伞在这个时候默默说了这么一句,声音听起来很微弱,并不像是警告。

    沐长青点了点头说道:“我心中有数,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电话响着,一直没有人接通,沐长青的表情也慢慢凝重,到最后电话之中传来无人应答后,他的表情彻底沉了下来,眉头就这样紧紧皱到了一起。

    似乎在所经受煎熬的,不光光唯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