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沐长青目送着阿滨下车,然后缓缓离开,他竟一时说不出话来,也许从心底,他明白,让阿滨成为这么一个牺牲品,可能是最好最好的结局,但为什,此刻他心中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们都是一丘之貉。”朱莎在这个时候张口说道。

    “朱莎,我还是第一次这般厌恶我自己,跟他比起来,我们太过不堪入目了点。”沐长青长长吐出一口气,对车后座的朱莎说着。

    朱莎沉默了,什么都不再说,轻轻打开车门说道:“我有点累了。”

    沐长青摆了摆手,分外无力。

    朱莎下车离开,走向后面等待的宝马x6。

    开车的水青伞看着闭着眼睛看似在沉思,实则充满了痛苦的沐长青,开口说道:“现在,打算怎么做”

    “回去。”沐长青吐出两个字,此刻的无力让他着实的不知道,自己的路途,到底在何方。

    水青伞发动车子,离开。

    上了车的朱莎面对王大臣跟周秉成,她从未如此无力过,只是一声不吭的坐下,对王大臣说了一声开车。

    王大臣瞧出了异端,他还从未在朱莎脸上见到这种表情,所以他并没有问为什么,直接发动车子,驶离这一条幽静的街道。

    “去哪儿”王大臣小心翼翼的问道。

    “回家。”她只吐出这么两个字,心好似在被什么折磨着,甚至都说不出话来。

    王大臣默默点了点头,开向一个与沐长青相反的房间,不紧不慢的行驶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坐在副驾驶的周秉成同样如此,虽然他们不是刚刚在宾利车中的谈话内容,但是通过朱莎的表情,他们想象到,情况可能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

    “关于郭银铃这一件事,我们就不要再插手了。”她终于开口,反而所说的这一句让王大臣跟周秉成有几分意义不明。

    “我怎么有点听不懂”王大臣很是不理解的说道。

    朱莎闭着眼睛,似乎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她只想要找到一个清静的地方一个人回想回想自己这所谓的人生,但还是强打着精神说道:“这事儿,由阿滨来扛,我们退出这么一个局。”

    王大臣愣了愣,倒是周秉成的表情有些微妙,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为什么朱莎的表情会如此阴沉的原因,尽管这可能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谁能够高兴的起来呢但相比于身陷其中,这已经是最幸运最幸运的事情。

    但是他很好奇一点,但是朱莎跟沐长青开出了什么条件,才让阿滨当了这么一个替死鬼。

    “就凭他为什么”王大臣倒是有些不识趣的说道。

    面对王大臣的发问,朱莎只能皱着眉头,但还是解释道:“这是他的选择。”

    “什么叫他的选择。”王大臣眼睛红了,看起来似乎有那么几分恼怒,是他比朱莎等人想的太少了,还是他比朱莎等人想的还要多呢。

    “够了,我不想继续说了,反正我们不要跟这事有什么交集了,他既然打算独揽下来,说明他已经有了计策,而且就凭我们,又能够做什么呢不能借助家族的力量,我们什么都做不成。”朱莎也一脸愤怒的说着,她并不是生着不停问为什么王大臣的气,而是气的无能为力的自己。

    而至于她所说的计策,也许只是朱莎某种意义上的自我安慰罢了,她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局面,到底是多么的糟。

    王大臣怒了,这是他生平第二次对朱莎露出这种表情,他怒吼道:“什么叫我们什么都做不成我们连这么一个孤狼都不如郭银铃,是我们的妹妹,朱莎,某些事情我们或许可以退让,但是这一件事,我们有任何退让的理由”

    朱莎听着王大臣这暴跳如雷的声音,她睁眼开,呛道:“你想让我怎么样抛开一切跟郭家李家作对我们占什么理都不用郭家李家对我们动手,我们家里的老爷子就先让我们知道什么叫代价。”

    王大臣则毫无退让咄咄不休的说道:“那么这样,你们退出来,我跟这个阿滨一起干,梨花走了,如果我们连银铃都守不住,我下去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梨花现在我们是银铃最后的希望,她刻在那里等着,而我们却在因为自保商量着怎么逃避,婚礼那一天,你究竟该拿什么表情去面对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x81z.

    这一刻,朱莎红了眼眶,这个一向是把王大臣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女人,第一次被王大臣说红了眼。

    “够了,够了,别说了。”周秉成冲王大臣说着,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站出来,这事儿就没完了。

    “什么叫别说了,这事儿,我们必须说清楚”王大臣猛打方向,在路边停下车子,红着肥脸说着,好似要吃人一般。

    “让他说,让他发泄,让他去当这个好人”朱莎用颤抖的声音说着,眼中的东西在盘旋着,但一滴都没有落下。

    这个冰冷女人,厌恶柔弱,讨厌柔弱,反感柔软。

    “有完没完大臣,这事儿哪有什么谁对谁错”周秉成对不肯罢休的王大臣说着,他看的出来,朱莎并不是在气王大臣,王大臣更不是在气朱莎,他们都只是在某种意义上的发泄,以不惜伤害自己为代价。

    王大臣沉默了,慢慢低下头,手打着哆嗦摸出那一盒中南海,废了一番功夫才弹出一根,放到嘴边却发现没有打火机,这时周秉成递过来打火机,然后说道:“差不多行了,说一句掏心窝的话,就算是我们选择了一起跳下去,就不是闹笑话了现在我们从背后支持阿滨,不管结局如何,至少是我现在能够想象之中最好的方式。”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x81z. https:.x81z.

    朱莎默认的点了点头,她心中也这般认为着,虽然卑鄙了点,不堪了点,但让一个人承认自己的丑陋,的确是一件听煎熬的事情,特别是一个曾经光鲜亮丽的人,况且以朱莎的自尊心,她也绝对不想这样认为。

    但尽管如此,又能如何呢她还是低了头,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成为了自己曾经最过厌恶的人。

    另外一边,行驶在相反的一条路上的宾利慕尚之中,沐长青此刻有着跟朱莎相同的想法,同样的难以割舍,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就好似一双黑手,攥住了他的心,轻轻一用力,就让他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死去活来。

    “你没有做错什么。”水青伞似是能够感受到沐长青的难处,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沐长青沉默着,看似不动声色,又偏偏比任何时候都要煎熬,他最终攥紧拳头说道:“他又做错了什么吗这一次,你觉得他活着离开京城的几率,到底有多小”

    水青伞的表情也看起来有那么几分决然,因为沐长青的这个问题,无疑是问到了最扎心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即便是隐瞒了这扎心的现实,也只是单纯的在骗自己,因为她很清楚,关乎于这么一点,沐长青比她还要明白。

    虽然她只是一脸苦涩的说道:“没有这个几率,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奇迹的话。”

    “奇迹你相信吗”沐长青看着这个在某种意义上现实到不像话的女人说道。

    水青伞默默摇了摇头,她不愿意把几率问题摆在现实之中,因为那是一件很伤人的事情。

    “我相信。”下一刻,这个京城大少,就这样说着,宛如两年前那个绝美女子,站在舞台上问予那个年轻人。

    你相信缘分吗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会把原本毫无几率的事情,熬到修成正果,而恰恰好,沐长青便是这么一类人。

    两年前,这是他曾认为沐梨花的傻,如今,他把自己活成了另外一个沐梨花。

    而这个故事的结局,真的会如同两年前一般吗

    而两年前,她又真的输了吗

    沐长青摇了摇头,因为她等到了她的盖世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