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杰西卡·特伦格维小姐,你怎么能这样呢?”但丁一脸受伤、失望、不可置信的指责道。

    “我很抱歉!这次试炼我必需取得前5名。”杰西卡歉意的说道。

    看到这里赢琴对杰西卡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不知道杰西卡是早有预谋,还是临时起意?如果是前者还能接受,如果是后者那就太让人失望了。毕竟这种把救命恩人也一块打劫的方式,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赢琴心中暗思道。

    三人交出魂晶出局后,杰西卡刚准备离开。忽然看到巫术老师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一时有些慌神。

    “老师,我……”杰西卡想要解释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杰西卡,你太让老师失望了。留下魂晶,这次的试炼你弃权吧!”巫术老师痛心的说道。

    “老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杰西卡放下魂晶后,失落的离开了。

    这时的赢琴才从树后走出来,将杰西卡留下的魂晶收好。随后伸手打了个响指,巫术老师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错!这一切都是赢琴利用魇祷法,制造出来的幻境。

    “嘿嘿,收获不错。”赢琴计算了一下自己拥有的魂晶数量后笑道。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溜走,等到了新生试炼结束时,赢琴又坑了几批人。

    最后经过校方的统计,赢琴以57枚魂晶的优势排进了全校前10名,排名第8位。

    任务奖励是获得一次去图书馆6层挑选秘术的机会。

    这让赢琴兴奋不己,要知道图书馆6层是不对外开放的,据说里面藏着数不清的神奇巫术。

    來到图书馆6层,赢琴将手中的许可证交给工作人员。

    在经过一系列的复杂操作后,赢琴终于走进个这间神秘的巫术收藏室。

    “太壮观了。这里起码得有数十万册的藏书吧!”赢琴望着数不尽的巫术感叹道。

    支离法:能让身体各个部位分离而且毫发无损,又可以瞬间复原,无有半点伤痕。

    “神奇,真是太神奇了。”赢琴拿起一门巫术后,赞叹道。

    放下支离法,赢琴开始浏览巫术简介,希望能在这浩如烟海的资料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巫术。

    像什么回天返日、起死回生、逆知未来、补天浴日等高阶巫术,则不在赢琴的考虑范围内。

    开玩笑,那些高阶巫术就算赢琴现在拿到手也没有用。还不如中低阶的巫术实在呢!

    良久之后,赢琴总算是敲定了三门巫术。

    吞刀法:把刀吃到肚子里,丝毫无损。此乃蕴含吞噬之道,可以消化一切,用于强壮身体。

    隐形法:此乃是能够让自己或他人,乃至一切物体隐去身形与遮蔽气息的巫术。

    寄杖法:能够将所受攻击产生的伤害,寄于他物身上以代形,从而可以伤害转移。

    “就这三门巫法吧!”赢琴对工作人员说道。

    很快工作人员便将赢琴选中的吞刀法、隐形法、寄权法各复制了一份,交给了赢琴。

    赢琴拿到巫术复印件后,便马不停蹄的跑回宿舍修炼,希望能够尽快掌握这三门巫术。

    到傍晚时分,赢琴己经初步将这三门巫术修成。

    “不知道这三门巫术的效果如何?我得试上一试。”赢琴想了想说道。

    随后便见赢琴伸手从钱袋里掏出一枚金币,往嘴里塞去。

    “等等,我可不能冒失!就算吞刀法效果显著,但是我毕竟是初成,天知道能不能消化金属。”赢琴忽然有些担忧的想道。

    放下金币,赢琴重新找到一小块木屑,放入口中吞下。

    然后通过三千念头仔细的观察,很快赢琴就发现木屑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分解开来,化为一股最精纯的能量被身体吸收。

    “妙啊!看来以后我只要吃吃吃,便能够强壮肉身,还有比做一个吃货更美妙的事吗!”赢琴愉悦的想道。

    随后赢琴又试了隐形法,效显非常棒。只见宿舍里赢琴的身影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杯子、椅子、桌子莫明飘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闹鬼了呢?

    最让赢琴感到神奇的是寄杖法。赢琴做了个实验,用水果刀在自己手上划了一下。

    神奇的事发生了,赢琴的手上并没有半点伤痕,而木桌上却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痕。

    “这是什么原理造成的呢?”赢琴盯着木桌上的裂痕,思索着。

    想了半天,没有半点头绪。赢琴只能先放弃,暗道:“看来我的知识储备还不够呐!以后要更加努力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课时赢琴发现保罗没来。这让赢琴不由的想到了什么:“好像洛佩斯公爵就是保罗的父亲吧!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出事了,你知道吗?”下课休息的时候,赢琴忽然听到两名同学的对话。

    “出什么事了?”一名同学好奇的问道。

    “据说洛佩斯公爵被国王陛下软禁了。”另一名同学低声说道。

    “不会吧!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先前那名同学怀疑的说道。

    “是真的,是在昨天晚上发生的!禁卫军都出动了。”消息灵通的同学解释道。

    “知道为什么国王陛下要软禁洛佩斯公爵吗?”先前那名同学继续问道。

    “这我哪知道!也许是洛佩斯公爵触怒了国王陛下?”消息灵通的问学猜测道。

    “看来洛佩斯公爵想要联合它国谋朝篡位的事,国王陛下并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赢琴摸着下巴,思索道。

    “赢琴先生?”一道带着一点疑惑的声音在赢琴耳边响声。

    “是我!你是?”赢琴看着眼前这位侍卫打扮的人问道。

    “我是一名皇宫侍卫,这次是代表国王陛下邀请您参加今晚的舞会。”侍卫恭敬的说道。

    “国王陛下邀请我去参加舞会?”赢琴有些诧异道。

    “是的!”侍卫肯定的回道。

    “国王陛下都邀请了谁呢?你知道吗?”赢琴想到了什么,忙问道。。

    “大约就是特雷托巫师学院这次试炼的前10名吧!”待卫回道。

    “额,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赢琴闻言讪讪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