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长夜漫漫在寻你 > 第341章你想弄死我啊3

第341章你想弄死我啊3

    只得压下心里的不满,继续一副慈父的口吻“那爸爸先过去看你哥哥,你好好跟苏少说说话,你们兄妹也这么多年……”

    “有完没完了?!”不知是哪个字眼听在苏漾耳朵里,叫他又发了火。

    时茗灏不敢再置一词,讪讪的拖着自己的狐狸尾巴走了。

    “好了,漾漾,”时寻说着话,又是瞥了一眼时茗灏的背影,扯着唇,“跟这种人有什么好气的,气坏了自己身体不值得。”

    也不知道时寻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围观的人以及还没有走远的时茗灏听清楚。

    顿时,时茗灏脚下的步伐更快了。

    “时三小姐对自己的父兄都是这样一副态度吗?”钟离深看向时寻彬彬有礼的说道。

    时寻视线微冷,对上钟离深那双眼的时候,只觉得那眼底深藏了杀戮跟阴翳被一层层的剥开。

    “关你什么事!”时寻说话一向不客气,也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我爹惯的,用得着你在这跟我瞎哔哔吗?没看到我爹都没说我吗?还是说你这个人就爱管别人家的闲事?”

    钟离深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先不说他干的那些事,就看他这一副人模狗样的样子,都让时寻觉得又讨厌又恶心。

    “嘶……”

    时寻此话一出,在场围观的一行人顿时嘘吁不已。

    钟家自十年前的那一场内变之后,几乎隐退盛市,将全部的中心转移至南部。

    但是,并不代表钟家这样从前血腥并生存在风口浪尖上的家族,如今就是没有狼性的!

    而钟离深的传闻,从十年前的那一场内变之后,就是传言不断的。

    如今,虽走在洗白的道路上,但是,有点眼力见的,都知道钟家以及钟离深这个人一点都不好对付。

    “初生牛犊不怕虎,时三小姐的胆量跟……”

    钟离深的话还没有说完,时寻就歪了歪脑袋,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他“你想弄死我吗?”

    时寻话落,一向稳重的钟离深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懵逼,他扯了扯唇瓣,刚想说点什么,就见女孩儿已经从苏漾身边走向另外一处。

    “夜寒寻。”

    女孩儿抱着夜寒寻的胳膊,一张小脸上盛着委屈的神色,眼神犀利的扫到钟离深身上,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

    像是故意做给他看的一样。

    她泫然欲泣的跟她身边的男人说道“夜寒寻,他凶我,还想弄死我,我怕。”

    众人“……”

    钟离深“……”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弄死她了?

    还有凶她?

    他怎么就凶她了?

    “时三小姐,你是不是对在下有什么误会啊,如果……”

    “误会?”时寻打断他的话,继续不按常理出牌,哼唧一声,说道,“你可别乱说,要是让别人知道你在单相思,那我就麻烦了。”

    钟离深“……”

    不出时寻所料,此话一出,夜寒寻一张脸都变了颜色。

    “时三小姐……”

    钟离深这一次只叫了一声时寻,就被人截住了话。

    “钟总,”夜寒寻一直沉默寡言的在看戏,但是这一下他就不淡定了起来,“钟总这是要跟夜氏作对吗?”

    钟离深“……”

    状况外,状况外,状况外……

    夜寒寻强势的将时寻带到自己的怀里,寒冰炸裂般的眼神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已经扫到钟离深的身上。

    男人只是幽幽的站着,可却能让人感受到他无形的阴翳威压。

    “时寻是我的人,你碰她一下,就是在跟整个夜氏作对!”

    一句话,不仅是钟离深,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盛市的爷对哪个女人这么在意过,没想到,是金屋藏娇了呀。

    今晚来到姚家参加晚宴的人不在少数,而且个个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夜寒寻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夜寒寻怀里的女孩儿。

    感受到这些人肆无忌惮的打量,夜寒寻眼刀子再一扫,众人又默默地收回视线,不敢再看了。

    “没有想到啊,不近女色的夜少……”

    “谁跟你说我不近女色的?”他近女色的,乱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带着个假货还不举的吗?”

    钟离深“……”

    论嘴毒,夜寒寻那嘴巴,永远都毒死你。

    “看着人模人样的,长得吧,也还行,没想到啊没想到……”

    时寻眼珠子滴溜溜的朝着钟离深酱酱酿酿的上下那么一打量。

    她这一打量,让其余在场的人更是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钟离深。

    “还好意思说别人不近女色,我不就是个女的嘛,”时寻接档夜寒寻,嘴吐毒汁,“我正不近女色的那个人是你吧,毕竟那玩意儿也发挥不了功能嘛。”

    绕是谁,被人当众一次两次的说不行,那脸上的笑容也会渐渐消失的吧。

    但是……

    “时三小姐说笑了。”钟离深还能笑的出来。

    时寻都有点佩服这个人的定力了“谁跟你说笑了,我就是说你不行啊,要不你立马找个女人过来当众试验一把?”

    当众试验一把?

    这种话,这么露骨,这么直接……

    “时三小姐,你也还是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当众说讲出这种不知羞耻的话?”

    “呦,”时寻闻言忽的就是一笑,从夜寒寻的怀里出来,抱着手,往前走了两步,笑的没心没肺的,“没想到钟总还是个纯情的呀。”

    “啧啧啧,这单纯的跟朵小白花似的。”

    倏地,时寻又想到了什么,脖子往前伸了伸,故弄玄虚一般,眯着眼说道“不会还是个抖体质吧?”

    时寻这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当现场的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顿时,现场众人又是发出一声嘘吁的声音,看向钟离深的眼神也酱酱酿酿了起来。

    时寻话落,站直了身体,瞥了一眼钟离深已经有些难看的脸色,不怕死的继续毒舌他。

    “莫非,也是抖s?”

    时寻长着一张格外嚣张长相的脸,樱花粉唇带着淡淡的笑意。

    一双桃花眼,好看是好看,只是这么轻轻一眯,总有一股子的狠戾跟冰冷从中透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