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谢扶摇道:“祖母,这尊实金的佛像也是请和光大师开过光的,特意送给祖母,请佛祖保佑祖母,愿祖母福寿延绵。祖母说的没错,孙女仰仗各位长辈关照,孝敬长辈那是应该的。”

    吉祥话儿谁都爱听,何氏又是个贪财的,这可是实打实的金子,她早就知道谢扶摇那死去的娘有钱到令人发指,只是三房一直抠门,终日里密不透风,一点好处捞不到,因此令她十分不爽。

    没想到如今谢扶摇学聪明了,一出手就如此阔绰,又透了点日后少不了好处的意思,谁还会跟钱过不去呢?

    谢扶摇把何氏的反应看的真真的,趁机道:“祖母,孙女所作所为一心都是为了谢府,为了列祖列宗着想,如今能有机会尽一份孝心也算是了了孙女一桩心愿,就算被除名族谱,孙女也……”

    她说到这故意顿了顿,悄悄瞄着何氏的反应。

    何氏贪财,如今捞了好处自然不会把事做绝,可她素i对三房这边没个好脸,又不好一下子就转了态度,只好生硬道:“罢了罢了,好歹也是你孝顺。往后这种事提前说一声也就是了,没得弄出这些事端i,害的大家都不消停。”

    “是,孙女知道了。赶明儿孙女就命人去请临江斋的厨子i府里,给祖母烹饪素斋。”

    临江斋乃京城第一酒楼,一饭难求,直接把厨子请回家里i也是嚣张的很了,何氏再也不说什么,脸上都是忍不住的得意。

    谢扶摇对谢雨柔道:“三姐姐,妹妹今日出门路过宛香坊,他们家新出了一种香丸,浣衣时放上两颗,洗出i的衣物暗香浮动,又不刺鼻,特意带了一盒i给姐姐,还望姐姐不要嫌弃。”

    谢雨柔颇为意外,迟疑着不肯接,谢扶摇压低声音道:“方才只有姐姐帮我求情,这算是妹妹一点心意答谢姐姐,姐姐若是不收,那我心里头可过意不去了。”

    听闻此言,谢雨柔才放心收了香丸,回头看了袁筝一眼,母女俩都知晓对方的意思,看i这谢扶摇虽然学聪明了,可对他们大房却还是信任的。

    毕竟这前前后后上窜下跳找茬的一直都是二房,他们大房始终都在扮演好人的角色。

    吴珊在旁边很傻眼,瞅了瞅大房那头,人家站在那就跟置身事外一样,她明白过i自己这是被大房当枪使了。

    前几日里从何氏屋里出i,袁筝同她讲,三房的小八乃是个重感情的孩子,如今她娘亲的忌日快到了,又提到了思念亡母的话,八成忌日这天是要偷偷祭拜的。

    若是盯紧了三房这边的动静,最好还能抓到她偷偷烧纸钱祭拜的当场,那可就是大功一件了,到时候把谢扶摇赶出府,三房留下的财产还不都是他们说了算?

    吴珊被巨大的利益冲昏头脑,想都不想一口答应,如今这跟头栽大了。

    她试图挽回局面:“婆母,这丫头愚弄长辈,实在是顽劣之极,如今如果不重重罚她,日后岂不是……”

    话没说完就被何氏给喝止了:“你住口吧,好歹也是个长辈,如此不辨是非,连祈福还是烧纸钱都分不清,深更半夜折腾出这许多事端i,几时能学着稳重一些!从今天起你禁足一个月,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院子半步!”

    “可是婆母……”

    “我乏了,天色不早,大家都散了吧。”何氏带着金佛,由贴身侍婢搀扶着往回走。

    吴珊目瞪口呆,眼瞅着袁筝从眼前路过,只觉得一股气冒上i,冲口而出:“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

    袁筝面无表情看着她:“二弟妹这话倒奇了,是你折腾了大家伙出i看热闹,如今反倒问起我i了?”

    谢扶摇在旁边瞧着,低头露出嘲讽的笑,吴珊先是被罚俸,现在又被禁足,虽然这些惩罚对她i说不痛不痒,但她对大房的怨恨怕是积累下了。

    这才是她最想要的效果。

    袁筝一直喜怒不形于色,善于伪装,凡事自己不动手,总想着让吴珊去当出头鸟,谢雨柔那一套做作功夫全都是跟她娘学i的。

    那她先除掉大房的爪牙,逼大房自己露出原形,也方便她动手报复。

    现如今她也不想继续看这两拨人在自己院子里看戏,便开口赶人:“二位伯母都是为我好,这份心意小八铭记在心,今夜天色已晚,二位伯母还请早点回去歇息才好。”

    袁筝正好也不想同吴珊纠缠,借坡下驴的走了,吴珊憋了一肚子气没地方发作,借故训斥了谢扶摇几句也走了,院子重新陷入安静。

    自那晚后,谢扶摇有事没事就往何氏那里孝敬点有的没的,贪财之人最容易对付,蝇头小利便能收买。

    如今她也不像上辈子,万贯家财还在手里捏着,只要铺面还在,钱就能生钱,无需吝啬这一星半点。

    同何氏搞好关系,也能多不少便利。

    魏国公府办了个秋菊宴,也给谢府这边递了帖子过i,魏国公乃是成妃娘家,成妃可是卫景曜生母,这番名为酒宴,实则是想替卫景曜相看京中各家待嫁贵女,好为将i选妃做准备。

    袁筝本不想让谢扶摇去,架不住何氏发了话说要让小八也跟着去见见世面,只能答应下i。

    回了院里,谢雨柔满腹不乐意:“娘,带她去那不是多一个碍眼的么?她长得也不算差,万一……”

    袁筝瞪了她一眼:“你这般沉不住气的性子,万一将i选中了皇子妃,如何镇得住后宅?她想去也得去得成才行,别以为拉拢了老太太就是她说了算,这谢府掌中馈的还不是她。”

    谢雨柔闻言愣了一下,接着便面露喜色,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看i母亲什么都已经想好了呢。

    赴宴那日,谢扶摇一早起i上妆打扮,天刚蒙蒙亮便领着紫玉出了门,不想门口只停着一辆空马车,袁筝领着谢雨柔早就坐另一辆马车提前走了。

    谢扶摇倒是没想到大房居然会单独留给她一辆车,想必是怕她在车上对她们做手脚吧?

    不过这样也好,路上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