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锦同心 > 第1226章赵明祁的心思

第1226章赵明祁的心思

    董嬷嬷额头上冷汗险险要流下来,连忙点头答应。

    看着苏锦的车驾远去了,这才双腿发软的上了马车。

    傅明珠心里已有准备,听了董嬷嬷所言,虽然还是好气好气,到底也忍下来了。

    她懒得上田氏跟前去奉承,索性便借口养胎,半步不出。

    加上惊怒悔恨担忧病倒,这一病,就大半个月过去了。

    东宫与忠亲王府的交锋并不明显,只有有心人才发现端倪,绝大多数朝臣们都觉得朝堂上下一片安宁祥和,除了皇上有点儿不着调、时不时抽风之外,一切还是非常美好的。

    转眼便入了冬,十一月里,三年一度的政绩考核徐徐拉开了帷幕。

    致仕的、升职的、贬职的、调任的,众人手段各出,花样百倍,展开了激烈的角逐。

    最大的赢家当然是延和帝。

    但是,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心腹可用,被他挑选用上去的人,面上叩谢皇恩、感激零涕,至于背地里怎么想、会不会是谁的人,那就不好说了。

    因为没了傅家父子为赵明安出谋划策,加上赵明安的态度也很奇怪,居然按兵不动什么都没有做,他基本算是颗粒无收。

    武王府、宁王府动作不敢太大,暗地里的小动作自然也是有的,也有所收获。

    秦朗心里明白自家这位父皇对自己的忌惮,这种时候,指不定派了多少人明里暗里的盯着自己呢,他范不着冒这种险。

    因此明面上跟赵明安一样,什么都没动。

    暗地里做了什么,那就没人知道了。

    至于赵明祁,正忙着准备他的亲事呢,原本打算年底成亲的,结果先帝驾崩,就只能推辞到明年年底了。

    不过这也好,他这封了亲王,不是从前一个亲王府庶出二公子能比的,这亲事的排场、仪仗自然也得重新准备。

    横竖他一个瘸子,是没有指望的,轮着谁也轮不到他。既如此,倒不如默默的看着他们斗,他就过他的富贵日子吧。

    内心深处,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想法。

    毕竟,他曾经是延和帝最宠爱心疼的儿子,享受过那般压过嫡长子一头的宠爱,即便身体残疾了,心理上也绝对没那么容易彻底灰心。

    或许曾经彻底灰心了,可是,见到秦朗在先帝爷在世的时候,能够被先帝爷越级而册封为皇太孙,那么,他的儿子为什么不也能被册封为皇太孙呢?

    如果,秦朗和赵明安两个斗了个你死我活、名声坏尽,他就成了父皇唯一的儿子了啊。

    假如,他这个唯一的儿子再有个好儿子呢?

    父皇为什么不会破例?

    所以,他还是有希望的。

    只不过他的希望比较曲折。

    首先,他得大婚,得有个嫡长子。

    得把这个嫡长子教导得人中龙凤、得到父皇的欢心。

    当他把这个意思透露给母妃听的时候,母妃的目光也一时炙热起来。

    母妃让他现阶段如今什么也别想,什么也别乱做,安安静静看着,为父皇尽孝、皇后跟前亦毕恭毕敬,就足够了。

    他心下立时便明白了,母妃也是支持他的。

    母子俩心照不宣。

    他低调,母妃则重新打起了精神梳妆打扮,侍奉父皇,培植势力......

    一场暗波汹涌、充满了紧张刺激而看起来又一团和气的官场考核大变动终于完成了,延和帝见自己的三个儿子都老老实实的没做什么小动作,心里十分高兴。

    也十分得意。

    心说兔崽子们对他这个父皇还是颇有孝心的嘛,至少没有争权、没有上杆子给他添堵。

    至于武王、宁王这一兄一弟,他可没放在心上。

    龙颜大悦的延和帝,对自己登基后的第一个新年相当期待。

    过了年,就是延和元年了啊,一个全新的、属于自己的朝代!

    腊月里,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将所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日下雪之时,苏锦和秦朗还满脸笑容的带着臻儿在院子里玩雪,笑着说“瑞雪兆丰年”,一家三口玩得特别欢快。

    晚膳的时候,大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苏锦特意让人准备了暖锅,三人围着炉子吃暖锅,还笑着说明儿地上积雪厚了,还可以一块儿堆雪人、滚雪球、打雪仗。

    东宫的景致也很不错的,雪后必定也是另一番琼堆玉砌的美景呢。

    这天晚上,睡得特别香甜。

    京城每年冬日里都会下两到三场雪,大伙儿早就习惯了。

    这一日,京城中几乎所有的百姓跟苏锦、秦朗一样,都没有把这么一场雪太当回事儿。

    可是,次日早上起来,推开门的时候,天空依然阴沉沉的,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从那铅块似的天空中飘落下来,不见一点阳光。

    经过一夜的飘洒,地上的积雪已经厚过小腿肚了。

    苏锦起来的时候,秦朗刚好下朝回来,忙将她拉入屋里,笑道:“外边实在太冷了,这雪下的可真够大的,看什么呢那么出神,仔细冻着。”

    苏锦回神,忙道:“你今日不用当值了吗?回这么早。”一面忙吩咐人打温水、端热茶。

    秦朗不太在意,“礼部那种冷衙门,去不去都无所谓,我已经做了这么长时日的样子了,偶尔偷偷闲没人会说什么。”

    苏锦一笑,没再说他。

    在家陪她正好呢,今儿这么大雪,她也懒得出门去医学院那边了。

    待臻儿起来,看到外边的一片白茫茫雪地简直乐疯了,哪里管天上还在不在下,迫不及待的要出去撒欢儿。

    苏锦好容易哄着他用过早膳,只得放了他出去。

    雪实在太大,也没让他往别处去,父子俩穿着长过膝的鹿皮靴子,头戴雪帽,身上披着挡雪的羽缎披风,在院子里玩得不亦乐乎,不时发出欢快的大笑声。

    苏锦站在廊上抱着手炉含笑看着,不觉莞尔。

    到底也没敢让臻儿玩得太久,差不多了便让人哄着他进屋去吃东西。

    苏锦抬头看了看那阴沉沉的天空,以及天地间鹅毛般纷纷扬扬飘洒的大雪,向秦朗轻声道:“你说,这雪什么时候会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