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秋罗不敢不来,垂着手低着头站在苏锦面前:“夫人叫奴婢,有什么事?”

    “你说呢?”苏锦深深看她一眼:“合着我的话是耳旁风?”

    秋罗一僵,心跳有些乱,没来由生出几分惧意,轻轻道:“到底,到底夫人和老爷与那边秦家有交情人情在,秦家大嫂子既然来了,总不好把人晾在门外,真、真说起来,也算不得是、外人。所以、奴婢便请她进来了”

    苏锦并不生气,跟这样的人气不起。

    “所以,你这是做起我们的主来了?我是不是要把你当祖宗供起来啊?嗯?”

    秋罗脸一白,又羞又难堪:“奴婢不敢,奴婢、奴婢是一片好心,奴婢真的是为了夫人老爷着想啊!”

    秋罗自觉委屈至极,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说话也带了浓浓的鼻腔。

    苏锦冷冷道:“认清楚你的本分,旁的,都不是你能管的。既然望春罚了你两个月月钱,那就这样吧!还有,今晚不许吃饭,下去吧!”

    秋罗扭身便走。

    毛嫂子刚好过来,一把揪着她笑道:“秋罗你也太不懂规矩了,谢恩也不会?”

    秋罗身体一僵,又气又恨,当着苏锦到底不敢如何,只得忍气吞声又转过来,低声道:“谢夫人恩典!”这才脚步摇晃着离开。

    苏锦目光闪了闪,心道该暗中交代毛嫂子把秋罗盯紧了,这人怕是快留不得了。

    明日就该上医馆去坐馆,必定是忙碌不堪的一天,晚饭过后没多久,与秦朗两人就睡了。

    秦朗也知道了秋罗的事,忍不住道:“那个丫头实在不像话,阿锦何必还搭理她,不如打发了吧!”

    想要寻个好丫头虽然不容易,但也并不难。丫鬟奴婢,本分忠心最要紧,除此只要能做好基本的事情便够了,实在用不着多聪明伶俐能干的。

    苏锦一笑,有些懒洋洋说道:“打发迟早总归要打发的,再等等吧!”

    这块磨刀石用的还算不错,望春做事比之前更稳妥周全细致了,经历了秋罗此人此事,她的进步很大。

    却不知秋罗成天有意无意的尽出幺蛾子,动辄抽空子就干点什么烧脑的事来,虽然都是琐碎小事,却也让人心力交瘁,望春能不稳妥周全细致吗?

    说到底她还是不太忍心,能帮秋罗收拾扫尾的尽量都帮了。

    次日用过早饭,苏锦和秦朗出发。

    今日特意去的早了小半个时辰,便先去了许溶月那里,顺便带了一只野兔和五六斤野羊肉过去。

    许溶月斗志昂扬、精神百倍,眉开眼笑的跟苏锦说着这一阵子的事情。

    第一批货已经赶着送往繁城去了,还有两天繁城那边的香雪坊就会开张,第二批货正在加班加点的赶着做。

    用许溶月的话说,香雪坊的生意根本不愁销路,只愁货源够不够。

    生产出来的产品效果有多好,许溶月比谁都清楚。

    还特意留了一套,取出来送给苏锦,“阿锦你带回去用用,看看效果与你预想中可一样?”

    五个高低不同的细瓷盒罐外形线条流畅,外表莹白细腻,光滑泛着柔光,上边印着细致的工笔画描摹的折枝花卉图,图案清雅秀丽,颜色鲜亮,在莹白细腻的白瓷底色衬托下,更显出几分与众不同的高格调与档次。

    这样的一套包括口脂、洁面膏、润肤膏、香粉、遮瑕膏,一共售卖九十九两银子。

    而单盒购买的话,买齐这几样则需要一百零六两。

    这价钱也是许溶月定的,成本加起来不到三十两,百分之两百以上的利润。

    苏锦听许溶月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的说着,偶尔会提一两点建议,往往令许溶月眼睛发亮,有所得更有所悟,喜滋滋的更是兴奋了,大有摩拳擦掌大干一场的架势。

    从许溶月这出来,两人便去林家医馆。

    许久不见,林老大夫父子俩格外的热情,寒暄几句,眼看着有病人上门,苏锦便安静坐下,进入了状态。

    自打上回有人跑来闹事闹上了县衙之后,苏锦的医术和名声传扬得更远了,已经传到了临县,临县也有人慕名而来。

    仍旧是大约下午四点左右,两口子辞别林老大夫父子,赶车回家。

    如今家里有了车,便不再用医馆送,秦朗自己赶车。

    那匹小马不是用来拉车的,他们今日进城,用的仍旧是驴车。

    并且,今日也没有带款冬或者半夏来。

    今日离开林家医馆的时间,比往回也提前了那么两刻钟。

    秦朗慢悠悠的赶着车,苏锦撩起车帘,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着话。

    到了一段两旁树木格外茂盛,两旁树木枝叶相向交叉几乎将整个道路都遮掩其中、路之外就是延绵山林的路段,无声无息的,或者说是对方早有准备的,前后方各自冒出四个穿青布短打,蒙着面只露出一双冒着凶光眼睛的男子,满是恶意的盯着他们。

    苏锦吓得一僵,秦朗反身将她揽住,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一人轻嗤,迈步上前,粗声粗气道:“请两位跟我们走一趟!两位最好识趣,不然怕是要吃苦头了!”

    “去哪?”

    那人“呵呵”,阴阳怪气不耐烦道:“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叫你们走赶紧走!”

    秦朗微微垂头,敛去眸中光芒,扶着苏锦下车。那些人一拥而上,将二人捆了起来,蒙上了他们的眼睛,粗鲁的推上了另一辆藏在一旁树林中的马车,马车轻快,绝尘而去。

    苏锦和秦朗被人推搡进一间屋子里,隔着屏风,可见一道人影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正面对着他们。

    秦朗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无冤无仇,抓我们干什么?”

    “呵呵,秦兄、苏娘子,好久不见。”屏风后那人轻笑着慢悠悠开口,苏锦和秦朗脸色同时一变。

    “顾敏之,是你!”

    “你、你想干什么!”

    抓了他们的,不是那位卑鄙无耻的顾家少爷又是谁?

    顾少爷哈哈大笑,慢悠悠颇有几分畅快得意:“实在对不住,谁叫两位敬酒不吃吃罚酒呢?在下也是迫不得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