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栖梧潸潸映弦月 > 第一百四十七章致命一击

第一百四十七章致命一击

    第一百四十七章致命一击

    “花精灵……花精灵……”

    花精灵被(轩辕腾逸)南宫玥一掌击倒在地,柔荑撕心裂肺般一声吼,极速腾出席位,将花精灵抱起在怀中……

    全场所有人都愣了……

    花精灵满口鲜血不停的从嘴角溢出,皓白的牙齿被染成了鲜红,已在天牢中被关了几日的她,饱受折磨,脸是那样的苍白,无力的眼神,空洞的瞳孔泛着灰色,看到柔荑的那一刻,她忍着疼痛,微微一笑,嘴唇颤抖着,吃力地咬字,道:“主……人……你终于出来了?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呃……哼哼哼……啊……哼哼……花精灵……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一句话落音后,见花精灵的双眼缓缓合上,气息越来越弱……

    柔荑慌乱地用手抹着她嘴角那鲜红并粘稠的血,撕心裂肺,泣不成声:“花精灵……啊啊啊……花精灵……你坚持住……我救你……救你……你乖!你乖!不要睡着!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啊啊啊……”

    一连串的泪珠从柔荑的脸上直泻而下,不时的啜泣变成了持续不断的厮嚎,她手足慌乱,不知所落的在花精灵身上来回比划着,嘴里喃喃叨念道:“不要……不要……花精灵……花精灵……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但是……任由她怎样哭喊,花精灵的依然是气息越来越弱,顷刻间,一个鲜活的人形,就这样在柔荑的怀中,渐渐化作片片莲花瓣,缓缓飘起,最后……花瓣亦是逐渐分解,化作如尘埃般晶莹剔透的颗粒,飘散……直到灰飞烟灭……一无所有……

    柔荑满面泪痕,随着飞烟仰起头,双手在空中一顿乱舞,但是……抓到的始终是空气,一颗颗泪珠“啪啦……啪啦……”散落在地上,她便再低头,透过已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双手十指张开,在地上一顿乱摸,可是……摸到的只有冰冷的地板……

    她全身抽搐,团缩在地上,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整个‘九霄大殿’,织出一副灰暗的悲伤,空气也变得朦胧暗淡了……

    皓雪落看不下了,他看着极度悲伤无助的柔荑,心如刀绞,欲起身上前,被白若灵一把拦住!

    “姑姑!樱雪她……”皓雪落瞬间泪流满面……

    白若灵给了他一个眼神,并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洛辛亦是不知所措,满面抽搐,圣尧一脸难色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身边的白帝,白帝与陌云离,虽然也被惊了一惊,却是止步未前……

    一旁的怡翠天妃却是脸上渗出几分冷冷的笑意,给人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

    太子宸睿面无表情,胸有成竹,似乎有一种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的意思……

    这时,才“哗啦……哗啦……”跑进来几个侍卫,似在方才一路从天牢追赶花精灵到此的……

    只见元紫菱已顾不得那么多了,挥手掀起自己的盖头,怒斥道:“你们该当何罪?居然连一个小妖都看不住!”

    那领头的侍卫吓白了脸,抱拳俯首道:“属下无能!请陛下,紫菱仙司赎罪!”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丫头为何会突然闯进大殿,行刺逸儿?”亦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愣神儿的天帝,回神怒色追问道……

    “回陛下!这小妖是紫菱仙司昨日午时送去天牢的罪犯,属下禀紫菱仙司的旨意,今日午时将其押至‘诛仙鼎’受刑,谁料!就在将其推下‘诛仙鼎’的那一刻,不知怎得?一股奇怪的力量猛然将其推起,这小妖便突然法力大增,挣脱了枷锁,转身直奔‘九霄大殿’来了,我等实在无力将其制服……”那领头的侍卫,始终头也未曾抬起,娓娓道来……

    “她犯得何罪?怎得就这样草草处死?不是要先交于‘刑部’审理之后,方才能定罪吗?”天帝反问道……

    “这……”那侍卫稍作停顿说道……

    “具体情况属下不知!属下只是在执行紫菱仙司的指令!还请陛下明查!”

    天帝那锐利的目光瞬间转移在元紫菱的身上,元紫菱慌了神,一时不知所措……

    元徽仙君与元齐同时一惊……

    元徽仙君倒吸一口冷气,连忙低下头,拱手至头顶,接道:“陛下!菱儿年纪尚小,行事莽撞了些,是仙卑教导无方!还请陛下降罪!仙卑愿意替其承担一切罪责!”

    元齐见状,一脸惊恐,连忙抢话道:“不不不!紫菱是卑职的女儿,子不教父之过!不关老仙君的事!元齐怨承担所有罪责!请陛下降罪!”

    “不!爹爹!爷爷!你们……”元紫菱说了一半,便是腮骨紧合,好似被谁下了‘傀儡咒’一般,光见用力,却是张不开嘴……

    南宫玥(轩辕腾逸)懵了!他瞬间感觉这所有的一切都如此陌生,顷刻间……大脑一片空白,他听不懂在场每一个人的所言到底何意?只感觉耳畔不停的“嗡嗡……”作响……

    他缓缓将怀中的冉空放下,慢慢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柔荑这般陌生,身边的元紫菱一时间也似熟悉非熟悉,天帝陛下亦是,“他到底是谁?那高高在上的人是谁?是不是我的父亲?我又是谁?为何要穿着新郎的衣服?”

    他转身,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一阵头晕目眩,天旋地转,似乎已经分不清自己置身何处?

    就在南宫玥大脑一片混沌之时……

    只见,柔荑缓缓起身,昂首朝天,空洞的双眸,呆滞的目光中突然射出两道金红色的光芒,似如两股烈红的火焰熊熊燃烧着,脸上的表情,愤怒已是不足以形容,她踉跄向前一步,那水晶头冠上的晶莹剔透的水晶坠子,被这红光反射着,如颗颗发亮的夜明珠……

    她的双臂不由自控般的大大张开向上,两个手腕处同时出现了艳红似火的‘莲花印’,张张合合,气势汹汹……

    顷刻间……由她身体里发出的火红的光芒,如火山喷发般照亮了整个‘九霄大殿’,刺眼的光芒四射,足以刺瞎在场每一位的双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