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异端魔徒 > 第一百七十九章孙老九

第一百七十九章孙老九

    第四层虽然生活条件很好,但说到底,赎罪塔毕竟是监狱,故而孙老九的房间内部非常简陋,除了一张床和一张破旧的木桌,就只有几个盆盆罐罐而已。

    看着比较寒碜的家,孙老九稍显尴尬,这屋里想找个坐的地方都难。

    对于这样的环境,莫云生倒是见怪不怪,就随便垒了两个空瓦罐坐了下来。

    打开一壶酒,莫云生就递给了孙老九。

    孙老九略微犹豫了下,就连忙伸手接过来,把酒壶放在鼻孔下,深深吸了一口里面散发出来的酒香。

    “啊——”

    多少年没有闻过酒味了,孙老九露出一个满足的表情。

    “来,孙大哥,弟弟先敬你。”

    说完,莫云生就率先喝了一口。

    极为粗糙的酒味对于莫云生这个尝遍世间美酒的小酒鬼而言实在太过普通,但在这赎罪塔,这酒已是不可多得的上品。

    孙老九虽然猜不透眼前人的意图,却自认没什么可失去的,就毫不犹豫地猛灌了一大口。

    辛辣爽口的味道猛然袭来,挑起消退多年的味蕾,孙老九终于再次回忆起了那个熟悉的味道。

    孙老九忍不住赞叹道:“好味道。”

    喝了酒,孙老九看莫云生的眼神变了又变,脸上的横肉也跟着颤了几下,缓缓道:“你有什么事,说吧,我不白喝你的。”

    没有直接提棋艺方面的事,莫云生选择先从个人情感上增进与孙老九的关系。

    “没什么大事,只是听说孙大哥是个欺师灭祖的恶人,小弟却觉得其中另有隐情。”

    “哦,你看我这长相,像什么好人吗?”

    孙老九指了指自己凶恶的脸,露出了狠厉的笑容。

    莫云生微微一笑,回答道:“谁说面善者就不是恶人,若是人可以凭面貌定善恶,那天底下就没有那么多险恶的伪君子了。如果真要说面相,孙大哥觉得我背负着什么罪名?”

    莫云生不以貌取人,让孙老九心中稍热,而对于莫云生所背负的罪名,他也确实很是好奇。

    “是什么罪?”

    莫云生双眼忽闪寒光,透出一抹杀意与恨意,说道:“是杀害双亲的不孝之人。”

    “什么?”

    一听莫云生背着如此大逆不道的罪,孙老九忍不住惊呼了一句。

    见孙老九那惊讶状,莫云生摇头苦笑道:“把罪名安到我身上的人中,就有一名满脸正气的圣宗之人,你说他算是好人吗?”

    孙老九看着莫云生那悲痛欲绝的表情和眼中的滔天恨意,发出一声长叹,这似乎勾起了他藏于心中的往事,幽幽地开口说道:“你是被冤枉的,可我与你不同,我是真的亲手杀了抚育我长大的师父,只不过,是他该死。”

    说到最后,孙老九的声音中流露出了深深的恨意。

    在稍微平息下心中的情绪后,孙老九终于说出了藏在心中多年的往事。

    孙老九是个孤儿,由一个地方小门派的掌门收养长大。因为他生来长相丑陋,还带着几分凶恶,所以周围的人都是躲着他,这让他有了一种自卑与孤独。

    直到有一天,机缘巧合下他自野兽口中救了一个少女。这少女名叫李巧儿,长得可爱,心地又善良,起初她也被孙老九的长相吓到,但因为恩情,她还是主动走近了孙老九。很快,李巧儿就发现了孙老九凶恶的长相后面,藏着一颗善良的心,便彻底放下了心中的芥蒂,主动为孙老九缝补衣物,为他送些可口的饭菜,陪他说说话。

    自这开始,李巧儿就是照进孙老九心底的唯一一缕阳光,有了她,孙老九的人生才有了色彩。

    一晃数年过去,李巧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而她早就对面恶心善的孙老九心存爱意,就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嫁给了孙老九。

    就在新婚之夜,当孙老九终于摆脱宾客的纠缠,醉醺醺地走回来找自己新娘子的时候,他竟震惊地看到自己喝醉酒的师父正在洞房内对李巧儿欲行不轨。

    一边嘟囔着“你这么美,嫁给那个丑八怪太浪费了”,孙老九的师父一边去扒李巧儿的衣服。

    可李巧儿虽看似柔弱,性子却是刚烈,她为保清白,竟一头撞死在了孙老九面前。

    没能及时救下李巧儿,孙老九当场爆发了心中的怒火,拼了命地攻击抚养自己长大的恩师。

    一番殊死搏斗后,年轻力壮的孙老九终于斩杀自己的师父,为李巧儿报了仇,但他随即也被赶过来的师兄弟抓了起来。

    因为孙老九长相的问题,对他的风评一直极差,这件事情一出,所有人更是直接将欺师灭祖的罪名扣在了他的头上,就连一个肯说公道话的人都没有。

    痛失挚爱,孙老九已是生无可恋,对周围人的指控与指责根本不予理会,很快就让平日里就瞧不起他的师兄弟坐实了他的罪名,最后就被扭送到了这赎罪塔中。

    听了孙老九的过往,莫云生心生悲悯,也明白为何孙老九一点想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对外面那个世界,他已经一丝牵挂都没有了。

    简单收拾下心情,莫云生开始步入正题,轻声问道:“孙大哥,其实小弟有一事想问,你真的不会下棋吗?”

    孙老九微微一怔,随即竟露出一抹略带深意的笑容。

    “这才是你找我真正的目的吧?”

    莫云生也不避讳,直言道:“孙大哥,我也不瞒你,我是化名进来找东西的。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都是真的,双亲惨死,仇人仍然逍遥法外,自己一身的冤屈也尚未洗净,我不能被困在这里,我必须出去报仇雪恨。”

    孙老九闻言仰起头,似在回忆过往。良久,他终于长叹一声,说道:“唉,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我还是要再碰棋了。”

    “孙大哥,你果然会懂棋。”莫云生连忙说道。

    孙老九苦笑一声,道:“其实,有一件事我方才没说,巧儿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下棋。本打算我今生只与她一人对弈,不过今日看来是要破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