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待到段誉等人离开,左子穆走到陆晨身前拱手问道。

    “不知道长可否为我等解惑这缥缈峰灵鹫宫是何势力。”

    陆晨点了点头道。

    “自是无不可。

    这缥缈峰乃是在天山的一处险峰,灵鹫宫就坐落其上,这宫主就是天山童姥。

    手下有直系九部,另有外围实力三十六岛七十二洞,被她用生死符控制。

    这生死符发作起来浑身麻痒难耐,恨不得把身上的肉挖下来。往复循环,只有天山童姥才有解药。

    这司空玄空怕就是被下了生死符,所以才会听命行事。”

    听到陆晨的介绍,众人无不骇然。左子穆更是慌忙问道。

    “道长可有解决之法?”

    陆晨摇了摇头说道。

    “贫道并无办法。”

    就在左子穆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陆晨打断了他的话语。

    “贫道也该走了,左掌门咱们就此别过,保重。”

    说完,也不等左子穆挽留,起身就出了大殿,不一会,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陆晨忙着要在是因为主线任务第一段已经完成,主神给出了第二段的任务。

    第一段,前往无量山,参与并帮助段誉、钟灵成功逃离无量剑派。奖励500奖励点。(已完成)

    第二段任务开启,前往杏子林,见证杏子林事件,或夺取打狗棒。任务完成后奖励1000奖励点。第三段任务开启。

    看着主神给出的第二段任务,心中不由的一跳,任务却是越来越危险了。

    第一段任务看似危险,其实不然。任务只是让参与并帮助段誉、钟灵离开无量剑派。也就是说你只要有过参与或帮助段誉、钟灵两人就可以。而且任务提示是离开无量剑派,而不是无量山,这就更是把难度降低到一个档次。

    这第二段任务却是不同要求,见证杏子林事件,看似轻松,实则暗藏危机。

    第一点就是自己这群轮回者属于江湖上的无名小辈,丐帮不可能给自己这群外人面子,让自己等人可以观看他们帮派内部事务。

    第二点,就算是自己等人能够观看,但是到了后面,可以有西夏人士兵出现,而且还使用了悲酥清风。

    这一个不好,就是要死人的。

    不过这对陆晨来说却没有太大的问题,主神既然发布了任务,那肯定是有机会进入其中的,至于悲酥清风的毒,陆晨表示我已百毒不侵。

    现在距离杏子林事件还有不短的时间,陆晨也不着急。

    来到附近的城镇,先是好好地休息了一晚。

    第二日,叫来小二,打听了一下哪里有马市,便出门去了。

    来到马市,陆晨直觉一股屎尿的恶臭冲来,呛得没有一点防备的自己连连咳嗽。

    “咳咳,这么脏,也不知道打扫一下。”

    强忍着刺鼻的臭气,陆晨选了一匹在这马市算是上等的好马。

    匆匆结账离开,陆晨准备前往太湖曼陀山庄,看看拿到琅嬛玉洞的武功秘籍能不能触发支线剧情。

    其实大理这边还有一个陆晨可以肯定的支线剧情,那就是六脉神剑。

    如果获得六脉神剑,肯定也会有所奖励的,只是陆晨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清楚的。

    全力出手的话,对付两三个江湖一流高手,还是可以办到的。

    只是天龙寺的高手可不止这些,到时还有鸠摩智在边上虎视眈眈,陆晨可没有信心能够在这么多人的手中夺取到六脉神剑,所以也不去多想,而是直接前去没有一流高手坐镇的曼陀山庄。

    这一日,大宋与大理边境之处,一骑马的汉子行来,此人正是陆晨。

    打离开那处小镇,已经过去二十天的时间,这一路上陆晨可谓是吃尽了苦头。

    之前只想着骑马仗剑走天涯,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陆晨根本就不会骑马。

    先是在马上摔下来,差点被马踩到,后又被发狂的马带着跑错了路。

    这一路,兜兜转转差不多半月,这才来到此处。

    来到这边关小镇处,陆晨停下马来,打算找一家客栈住下休息一晚在走。

    “嘶~疼死我了。”

    只见陆晨圈着一个罗圈腿,慢慢悠悠的挪进了客栈。

    “小二,给我准备一间上房,来备上一桶热水,我要洗澡。”

    “好嘞,道长里面请,马上给您备好。”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道袍,这道袍还是路上找了一家布铺做的。

    这让陆晨又认识到了自己的准备还是不足,只兑换了一件灵魂战甲,却没想到如果任务时间过长,也是需要换洗的。

    陆晨在系统包裹里拿出金疮药,涂抹在两个大腿内侧的磨伤出。

    果然系统出品必属精品,没一会的功夫,受伤的地方便已经痊愈。

    收拾妥当,陆晨来到楼下点了几个小菜,拿出自己的宝酿葫芦开始自酌自饮,顺便听听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点江湖消息。

    正在这时,却看到一番僧领着一青年男子走进门来。

    正是鸠摩智与那段誉二人。

    见到二人,陆晨心中微动,知道自己被马带着走岔路的那几日,把时间耽误了,这才让自己偶然遇见了鸠摩智与段誉二人。

    心中想着,缺不料那段誉正巧看到了陆晨,认出是那日在无量剑派为自己说情的道长。

    段誉心中一阵高兴,忙对着陆晨喊道。

    “道长,道长,还请救我一救。”

    听到段誉的喊声,鸠摩智忙循着段誉的目光看去。

    就见一身穿道袍,手拿一酒葫芦的道士正看向这里。

    “阿弥陀佛,贫僧吐蕃国师鸠摩智,见过这位道长。”

    说话间,功力运转,隐隐把段誉挡在身后。

    陆晨不喜段誉,便只对鸠摩智一稽首道。

    “贫道天玄子,见过大师,大师自便就是。”

    说完也不理段誉,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段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鸠摩智一指点了哑穴,无法再出声,

    随即一脸警惕的鸠摩智带着段誉上了楼去。

    见到二人上楼后,陆晨心中暗想。

    “鸠摩智与段誉二人这肯定是要去燕子坞,自己必须要加快速度了,不然等他们二人到了燕子坞之后,形式就乱了。”

    想罢,也不再喝酒,叫上小二打包一些肉干干粮,牵出马来就直接上路。

    楼上一直关注着陆晨的鸠摩智见到陆晨离去,略微思量片刻,便不再多想,转身来到段誉身边,逼问起六脉神剑的口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