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

    距离解决巨熊时间已经过去十天之余,叹着气的陶怗迈着沉重的步伐从血泊之中走出,修长的手指中紧紧捏着一枚变形的狮子头,被丝线切开的颈部流淌的血液染湿了裤腿。

    这是最后的训练之一,取走占据一方兽王的脑袋!

    不间断的叹息声中,陶怗身后的景象完全显露了出来,长达百米之长的血泊中躺着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兽,在狩猎狮王的途中被陶怗一同清理干净!

    当然,就算这样,对于广阔的艮山森林来说这些生物的减少并不会造成什么样的生态破坏。

    看着满手的血液陶怗喃喃自语道:“这真的是将近一月能做到的么?”

    “当然不能,就算是那些所谓的天才也不能在一个月内达到这种地步,但....你不一样啊!”从纹身中钻出的饕餮嬉笑着张开嘴巴,语调怪异的对说道:“在我的力量孕育之下,你的身体是最完美的人类身躯,只需要时间足够或者说训练的强度足够...那么它就能无底线的成长下去!”

    陶怗微微一愣,随即放下右手平淡的说道:“是么...可就算如此,你现在也无法在夺走它了——我们已经是一体了饕餮!”

    “嘻嘻~我当然知道....”饕餮惨笑一声的看了眼陶怗,眼中的神色是那么的诡异,便回到右臂的纹身当中,闭上双眼,随即被锁链封锁紧紧的捆绑了起来。

    在狩猎巨熊的第三天,陶怗因为濒临死亡而进入第三次饕餮的试炼,同时从饕餮口中得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胡三成同样进入第三次试炼当中。

    当然,成功通过第三次试炼的陶怗也在不知名的情况下获得了母亲遗留的力量,可以自主的操纵封锁的程度。

    不过,从根本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在将力量吸收后陶怗发现自己跟饕餮俩个——彻底融合在一起了!

    就好像天生就是在一起的正反俩个面,在因为某些事情而反开后再次聚合一般,完全无法被分解开来。

    “呼——”

    呼啸的狂风中,陶怗压低身体双手摆在身后高速疾跑着,因为长达一个月的疯狂杀戮而诞生的杀气蔓延,无法自主操纵的随着身体动弹时迸发出来。

    这股令人担忧的癫狂杀意,让每一次看见的乔鱼都会不由自主的握紧拳头,仿佛看见另一个胡三成一般。

    哗啦~

    “小子,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一个月的时间居然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震动的树叶飘荡,从森林中蹿了出来的陶怗第一眼便注意到握着劲弓的科里样,那严肃的脸颊上挂着的怪异笑容,着实让人看起来有些慎的慌。

    在陶怗落地站稳身姿后,科里样将手里最后一块烤肉吃下,油腻的手掌随意的在兽衣上磨蹭着。

    如旗杆般笔挺的身姿在油脂擦干时,用力一踏脚下躺着的一只箭矢使其弹射而起被紧紧握住,健硕的身躯仿佛充气的气球一般膨胀起来,展现出巨大发光的肌肉颤动。

    紧握的劲弓一抖,弹出的弓刀闪烁着刺骨的寒芒,弯腰疾驰的科里样化作猛虎直扑陶怗,手中弓刀飞扬划出阵阵刀光!

    “哦豁?”

    轰!

    刹那的功夫,陶怗只来得及惊呼一声,身躯自然张开蛛网将这沉重的一刀阻挡下来,急促的时间中蛛网只是展开人头大小被与弓刀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带来的推力轻松的将陶怗推了出去。

    悬浮在空中的身躯抖动着调整方向,展开蛛网借助弓刀劈砍的手臂微微颤抖着,袭来的力量沿着臂骨一路延展。

    科里样在将陶怗砍飞后没有停下步伐紧跟而上道:“反应很快,不差!”

    巨大的劲弓翻飞,锋利的刃口不断朝着陶怗重要部位砍去,粗糙但直接的争斗刀法甩出将陶怗笼罩起来。

    陶怗甩动的双臂带起大量丝线划动,不断与弓刀碰撞,耀眼的火花跳跃着浮上空中。

    一声声刺耳的摩擦声冲上天际,惊起大量栖息在树枝上的候鸟。

    曾经看似不可超越的强大猎人,此刻,陶怗却感觉不在那么遥不可及,好像——打的过了!

    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陶怗的嘴角浮起一丝怪异的幅度,咧开的嘴角露出大量密密麻麻的缝补痕迹,带着笑意的说道:“嘿嘿,师傅你的力量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啊!”

    科里样缓慢的蹲下身子躲开丝线扫过,平淡的说道:“哦,是么?!”

    砰!

    半蹲在地上的俩人相视一眼,随即消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俩双深入地面的脚印停留。

    呼啸的身躯碰撞,锋利的弓刀与丝线交缠,耀眼的火花跳跃着跌落地面,陶怗的嘴角缓缓的裂开,缝补的丝线在右眼赤红中逐步消失!

    “当然——是啊!!!”

    伸出的舌头舔食过嘴角的裂口,陶怗收起丝线突然转身躲开弓刀的下落,身躯拱起以着分毫之差将带着轰鸣的侧踢躲开,一跃而起高速旋转的身躯带着右臂笔挺的落下!

    锋利的劲风切开科里样的脸颊,细长的伤口流淌出鲜红的血液,欣慰的如慈祥父亲般的笑容浮起,科里样突然消失。

    轰!

    坚硬的后将跟落在地上,脑袋大小的坑洞出现,锐利的丝线划动着留下一道细长的切痕。

    出现在陶怗身后的科里样轻笑一声说道:“小子,要不是这一次我死定了.....还真想收你做个义子啊!”

    欢快的轻笑声中,陶怗头也不转的张开蛛网防御,硕大的拳头居然以一个诡异的幅度穿过蛛网间的空隙,狠狠的砸在陶怗的后脑勺上!

    猛烈的拳风吹动在后脑勺上,额头布满汗水的陶怗缓缓站起身子,背对着科里样的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吞咽着唾沫的将朝后伸出的手臂调好。

    升起食指与大拇指将其余指头收起的手臂,宛如一柄丑陋的手枪,闪烁着寒芒的指尖对准科里样的咽喉与心脏。

    咧开的嘴角再次愈合,陶怗嘿嘿一笑道:“看来,是平局呢师傅”

    “是么?确实是平局”科里样放下自己的拳头,全身肌肉散去恢复到原本健硕好看的模样,手中握着的劲弓一抖,寒光泠泠的弓刀退回。

    背对着陶怗的后背,居然让他仿佛看见一个衰老的老者一般。

    陶怗:“......”

    看着这个本该颐享天年的家伙,陶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对方,只能默不作声的紧跟上去,率先的将屋子里熟睡的乔鱼叫醒。

    被乔鱼预计的一个月的时间只剩下五天左右,因此陶怗他们需要尽快的找到胡三成的位置才能发起讨伐!

    找到对方才能发起讨伐?

    找到对方!

    想到这一点,陶怗猛的惊醒过来,一把拽住乔鱼的衣领说道:“只剩下五天怎么找到胡三成那个混蛋啊!”

    “而且为什么你会有一个月我一定打的赢对方的说法啊!!!”

    突然才想明白的陶怗抓着乔鱼的衣领上蹿下跳的,懵逼的表情配合着脸蛋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呆萌——好像个猴子一样。

    “不要激动~”乔鱼拍掉陶怗的双手,不急不慢的调整了下衣服说道:“我们没跟你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