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十章半月已过,如隔千秋

    寂静的夜幕之下,庞大的艮山区森林宛如坐卧在此的巨兽一般,如呼吸般卷动的飓风飞舞,荡起阵阵落叶。

    潜伏在内的万物复数,到了开始进食的时间了!

    一只只猛兽,一株株奇珍都迈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从各自的巢穴中走了出来,开始日常的行为,进食起美味的食物。

    咔擦——

    吼!

    清脆的树枝断裂声下,巨大的咆哮响起响彻林间。

    一头正在啃食血肉腐尸的鹿科被惊动到,朝着一个地方疯狂逃窜着,轻巧的身躯时不时跳跃着划出优美的身躯。

    起伏的身躯不到几次,便被一头漆黑的身影挥出的巨大手掌拍中,沉闷的的声音响起,鹿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便被击飞了出去!

    令人惊恐的力量仅仅是接触到便将其拍成肉糜,重重的砸在地上。

    鲜血从鹿的气孔落下,手掌的主人晃晃悠悠的爬了出来,曾经袭击陶怗的同一种类的巨熊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三层楼高的巨大体型,让它移动的速度十分的缓慢,起脚时都能带起阵阵木屑飘扬。

    “啧,这才半个月不到就让老子来狩猎这种玩意,真的看的起我呀,好歹这可是个王啊!”

    陶怗半蹲在巨熊侧身的树上,位于下风口的他的鼻腔中充满了血腥味与恶臭,凝重的神情在巨熊将整只鹿吃下后便松解开来。

    舔着嘴唇的等着巨熊开始休息,混杂着饕餮意识的杀意荡漾,全身肌肉紧绷宛如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

    在科里样哪里得到的资料,这种巨熊在进食后会进入到无法移动的消化阶段,并且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束手就擒的等着人来锤。

    不过就算无法反抗,那一身的强硬肌肉与脂肪也不是白长的!

    咻——

    巨熊瘫软在地上抚摸着肚子的刹那,陶怗的身影消散,轻微的破空声中张开五指狠狠落下!

    锋利的丝线从指尖延展,狠狠的从巨熊那叠加数层的颈部划去,一击必杀的念头刚刚升起便被剧痛所打断。

    “我艹?!”

    轰!

    只差分毫,陶怗的身体便被巨熊抬起的手掌击飞了出去,恐怖的力量沿着丝线构成的左臂传导,径直的冲进陶怗的身体内四处扫荡着。

    空中摊开的数层蛛网叠加才堪堪将陶怗飞出的身体拦下,极度变形的丝线呻吟巨熊的身影猛扑而来。

    劲风迎面,陶怗苦涩的咽了口唾沫,回荡的血腥味让他显得有些恶心,撤去身后的蛛网接着丝线拉扯下躲开熊掌,双腿在丝线上一踏借力旋转了起来。

    脚后跟链接的丝线绷直,宛如锯刀般高速切割着落在巨熊肩膀上,一道血光飞舞。

    陶怗再次借力一跃而起,来到巨熊的身后张开双手交叉抓去,锐利的丝线寒芒闪烁划出十道切痕而落!

    一息之间,攻势一转往常,如野兽般不要命的朝着巨熊的要害袭击而去。

    必定成功的攻击在下一秒仿佛玩笑般错开,巨熊庞大的身躯灵活摆动做出了非正常的体态,竟然躲开了交叉的丝线切割,转动的脑袋狰狞的咆哮一声一转身躯双掌拍合!

    砰!

    陶怗抬起手臂格挡,却没想到这全力而为的拍击的力量,恐怖的劲力吞吐下竟然直接将陶怗拍飞了出去,手臂与身躯发出的“咔擦”声中,剧痛席卷而来。

    无力荡漾的手臂被丝线迅速缝补矫正,一抹甘甜被死死咽下,陶怗的身体重重砸进树干当中,那一抹甘甜无法咽住直喷而出。

    化作一片血雾飘荡!

    紧跟其后的巨熊打散了血雾飘舞,狠狠落下的熊掌带起阵阵破空声响。

    哗啦!

    吼!!!

    手掌突然接触的阻碍感后,剧烈的疼痛蔓上巨熊心头,涌动的鲜血中陶怗的身影一蹿而起双腿紧紧夹住巨熊的脑袋,张开的双手在熊头上交叉一圈用力哗啦!

    鼓动的双臂肌肉颤抖,浮起的青筋涌动。

    一颗硕大的头颅直飞而起,有力的血柱喷涌着将陶怗的身体染红,倒下的尸体待着陶怗一滩砸在地上。

    飘散的血腥味游荡,陶怗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抽动,剧烈的咳嗽着将血块吐出,胸腔不断荡起的疼痛让陶怗喘息的有些厉害。

    迅速鼓动的胸膛跳动,剧烈的疼痛陪着心脏冲击陶怗感觉自己的双眼快要闭上,沉重的疲劳感在瞬间席卷而来。

    仅仅几息的时间便完成对扛与击杀,让陶怗那高度紧绷的神经缓缓松解,想要沉沉睡去的**转来。

    轻拍地面的丝线浮动,在那些虎视眈眈的生物眼中将自己与巨熊的尸体包裹了起来,连一点的缝隙都没有留给外面的家伙。

    除了漏出来的血液!

    极度疲劳后的睡眠是十分舒适悠长的,清醒过来的陶怗在睁开眼的刹那便警惕的跃起身子,半蹲在地上四处打量着。

    全身的剧烈疼痛中,昨夜的记忆涌上心头,松了口气的坐在熊头上难受的给自己做起按摩,断掉的右臂此刻已经高高肿起,跟塞了个馒头在里面一样。

    从怀中掏出染血的干粮,三口俩口的吃完便将熊头系在腰上,拖着巨熊的尸体朝着科里样的住所走去。

    半个月的磨练下,陶怗已经可以向科里样一样如林中散步般游走在这里,并且还能顺手干掉几个价值连城的奇珍取出结晶用来补贴家用。

    正如乔鱼所说的一样,与胡三成有着同样惊人天赋的陶怗在成长的道路简直犹如天祝一般,一天一个变化,一天一个新程度!

    但也正是如此,陶怗对于胡三成的恐惧在随着时间的越过而逐渐加深着,他在短短一个月内都能如无瓶颈般迅速成长到一个惊人的地方,就算实力强到一个地步便不在成长,可那么早便获得力量的胡三成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陶怗不敢想,也不敢去询问,三人默契的不曾提起过这个问题,只是一个劲的在准备与增加讨伐的道具。

    但眉间浮着的黑气怎么看,都不算是什么好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