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长生亿万年 > 第二十一章不必打探求推荐求收藏

第二十一章不必打探求推荐求收藏

    “你,你,你为什么偏偏是你!”

    杜南临死前,不甘心的说道。

    他无论如何都料想不到,这人身份尊贵,与他也没有太多的仇怨。

    这人为何竟会亲自前来此地,果断出手杀了他。

    不仅仅是杜南。

    金谷店内的其余人,也都没有想明白,童弘业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替君莫出头,与如今在灌城如日中天的侯家为敌。

    “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

    看着面前缓缓倒下的尸体,童弘业这就看着侯天说道。

    那面容之上,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

    “童老爷子,我可是侯,侯,侯家的人,难道你杀害侯家的人!”

    怒目威视之下,侯天心胆俱裂。

    他可是知道童老爷子的脾气和手段,他行事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这就只能搬出侯家来吓唬吓唬。

    童弘业听到这话一声蔑笑,看着侯天的目光,是从未有过的阴冷。

    哪怕是跟随童弘业近十年的罗河东,也不由得微微诧异,这是他从没有见过的杀气!

    “你一个小杂碎,也敢用来威胁我!别说是你这一个侯家的旁系少爷,就算是你爹来此,就算是侯家嫡系的少爷,我也照杀不误。”

    童弘业这一句话,就直接将胡天所有的幻想打破。

    侯天连忙跪在地上,对着童弘业连连磕起头来,再也不敢说半点的大话。

    他就这般哭着,苦苦哀求着童弘业放过他。

    “你若是惹到我,我或许还能饶你一命。可你竟不知天高地厚,敢惹到君圣,那你,必死!”

    童弘业丝毫没有绕过侯天的意思。

    侯天虽不知童弘业为何“君圣”、“君圣”的叫着,但他也知道童弘业口中说的人就是君莫,这就转过身来,向着君莫连连磕头求饶。

    砰!砰!砰!

    侯天对自己的身体便是没有丝毫的怜惜,将脑袋狠狠的撞在地上,磕的额头鲜血直流。

    “求求君圣放过我吧!我愿意改过自从,再也不招惹陈家,从此对君圣心服口服。”

    “我我我,我知道侯家的许多秘闻,只要君圣放过我,我就通通的告诉君圣,包括外人根本不知道的一些暗地里的手段,我保证很有价值!”

    “若是有我在,君圣若是要瓦解侯家也不是难事,只需要两三个月就能办到了。”

    ……

    侯天一边猛的磕头,一边用尽各种办法求饶说到。

    “我说过要从你这取走什么,就一定会取走什么,之前,或许还想留你一条命,如今看来取走你的命,是最为合适的。”

    任凭那侯天如何说话哀求,君莫也只是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

    至于侯天所说的那些信息,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如果一个人拥有碾压一切的实力,那么这些所谓的信息伎俩,便无足轻重了。

    “我真的,真的是知道很多侯家秘密,我……”

    听到君莫这般说,侯天吓得魂飞胆破,连忙更用力的磕头求饶起来。

    可惜,这话只说了一半,他就被童弘业单手提了起来。

    咔嚓,一声!

    侯天这就被扭断了脖子,当场死掉。

    “君圣,这人已经处理好了!”

    童弘业将侯天的尸体扔下,然后尊敬的看着君莫,低头说道。

    君莫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这就转过身子,继续缓缓的向着柜台里走去,要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君圣,我那孙女儿的父亲,已经被我禁足一年,不得出门,也不得招惹君圣。胡天傲也已经处理妥当,他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任何阳光了。”

    童弘业看着君莫的背影,仔仔细细的汇报说道。

    君莫对这次似乎并不在意。

    缓缓的走回到柜台前坐下,有些漫不经心的看了眼童弘业,又漫不经心的看了眼陈靖,说道:“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该如何处理你心里有数。接下来,再把这人处理掉就行。”

    陈靖一听这话,吓得是双腿发软,扑通一声跪下!

    他原本指望的后台侯天,灌城侯家的旁系,苦苦哀求了许久,只不过在眨眼间就被童弘业给杀死。

    至于他自己呢,可是犯下了勾结外人的大罪,那可是每一个家族最大的重罪。

    “君圣,这人要如何处理?”

    童弘业看了眼陈靖,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人毕竟是陈家的人,他也不敢擅自动手。

    “如何处理你问他们就是,我没兴趣过问。只是我这家店是卖古董的,要怎么做你们换个地方。”

    君莫坐在柜台前,看了一圈如今金谷店里的人,淡淡说道。

    这种蝼蚁一般的存在实在是太多,他也不想每件蝼蚁的事都来操心,既然童弘业在就交给他来处理吧。

    “无关人等,马上离开。”

    童弘业得了命令,这就看了金谷店内其余人一眼,示意其余人立马离开。

    对于其他人,他可没有这般好脾气,言语中便是绝对的命令。

    金谷店内的其余人,听着童弘业那强硬的语气,这就如梦初醒一般,纷纷往店外走去。

    至于童弘业,他则往前走了数步,一巴掌打在陈靖的脖颈上,将他打晕过去,然后一只手拎着这昏迷过去的陈靖出了金谷店。

    可是现在的孙家众人,如同云里雾里。

    方才还胜券在握的人们,此刻如过山车,心里的落差无法言喻的大!

    陈家的人,则是纷纷站在金谷店不远处,刚刚发生的这一切他们完全不能理解。

    在灌城拥有赫赫威名的童弘业,为何会对他们这位刚成为陈家家主的君莫如此的客气。

    他们不解,抓破头也想不出缘由。

    “童老叶子,这是……”

    还是何老机灵一些,看到童弘业单手抓着陈靖出来,赶忙走了上去询问道,

    “哦?原来是何管家。”

    童弘业将那昏迷过去的陈靖扔在地上,冷漠的回应道。

    他和陈克勇还算是熟悉,所以何老自然也是认识的。只是他对这种小角色,没必要做出任何亲近的姿态来。

    “这个君莫……哦,不,是君圣,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何老继续小心的询问起来。

    听到何老的问话,童弘业方才缓和的表情立刻绷劲,他用那到冰冷的目光,将在场的陈家人扫视了一圈。

    眼神之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还有那凌厉凶狠的意味。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在想什么,我就实话告诉你们,你们陈家算什么东西,也敢在君圣面前指手画脚!君圣能接任你们陈家家主的位置,那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我童弘业,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儿,你们老老实实跟着君圣做事还好,若是有谁胆敢对君圣有二心,不用君圣出手,我便替他灭了你们。”

    “至于君圣的来源,你们也不必打探!就凭你们这些垃圾,也没有资格打探!若是再有人胡乱猜测,或者对君圣不尊,我童弘业保证,你们的下场会很惨!”

    “另外,君圣为人低调,今天的事儿谁也不许说出来。这人,我就按照君圣的意思交与你们处理,至于侯天那边我会想办法摆平的。你们记住,做好你们自己的事就可以,不要多想,也不要再多问!”

    话毕,童弘业拂袖而去。

    只有留下那道让陈家所有人战栗的身影。

    陈家众人,彻底震悚!

    职责陈茵,则是站在街道旁,看着不远处的金谷店。。

    震撼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只是翻来覆去的考虑起一件事来:

    我们陈家,到底请了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