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我不当冥帝 > 第一千章哪用那么麻烦?

第一千章哪用那么麻烦?

    “又是一个棒槌!”陈一凡抬手扶额,你们这些老爷子,能不能就安安心心在家修修炼,安享一下晚年?

    没有这个金刚钻,还敢揽这瓷器活儿!

    跟你们这些这么大年纪了,还立志斩妖除魔的老爷子比起来,我特么感觉自己很咸鱼哎!

    黑鱼精性情凶残,就在陈一凡叹气的时候,那家伙追了上来,露出一嘴骇人的尖牙利齿,向着老道咬来。

    事实上,黑鱼吃人是直接吞进去的,这嘴牙齿也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派上用场。

    比如……面对眼前这老道的时候。

    “愣着干什么呢!不是要做好事吗?”陈一凡瞥了陈乾一眼,问道。

    “我看他还会不会起来!”陈乾一脸正经的说道。

    刚刚老道拉轰的出场,然后被黑鱼精一道巨浪卷入了河中,陈乾都以为他狗带了,谁知道这老爷子还挺坚挺,竟然又冒出来了。

    现在陈乾有种这老爷子还行,还阔以的错觉。

    “……”或许并不是错觉,老道士还真坚挺,看着黑鱼精向自己袭来,一道符咒又丢了出去。

    腾空飞向岸边的黑鱼精撞在符咒构建的结界上,又落回了河中。

    老道士气喘吁吁的急退:“这黑鱼精已经有了七八百年的道行,不弱于当初清朝年间,潘阳湖的那条黑鱼精。”

    “看来,也只有依照先祖的办法,请仙官助阵!”老道一脸沉重的说道。

    随即,对着周围的游人道:“此地危险,汝等速速离去,通知官员,尽快封锁这里,老道这就去找仙官!”

    当年潘阳湖黑鱼精作怪,也是求到他们张天师一脉头上。

    当时的天师授人铜镜,从凡人中找出一位拥有仙根的童子,将童子请来供奉数日,后又做法,为童子披上锦袍,背上宝剑,丢入河中。

    那童子顷刻便擒了大黑鱼,立在浪头,血染十里。

    “……”

    陈一凡有些无语,你说你折腾这么半天,到头来还得请外援,丢人不丢人?

    “不用这么麻烦,区区小事,交给犬子就行了!”陈一凡抬手拦下慌乱推走的老道,说道。

    老道诧异的看了陈一凡一眼:“你是……”

    随即,只听江流中巨浪作响,老道又慌乱起来,急切道:“这可不是儿戏!”

    “这黑鱼精不知满足,如今开了荤,凶性更是被激起来了,不杀个上百人,恐怕不会罢休!”

    陈一凡没有解释,只是看向江中。

    乾儿见指望不上这老道士,也不得已跳入江中,抬手一根“废铁”一般的宝剑拿了出来,一剑……不,一闷棍敲在了黑鱼精头上。

    黑鱼精吃痛,尾巴用力摆动,巨浪滚滚向着乾儿袭去。

    乾儿倒是不慌不忙,这小妖精是在开玩笑吗?

    随手一剑挥出,巨浪反卷,将整条大黑鱼都卷到了空中。

    黑鱼精用力挣扎,身上妖气纵横,冲破巨浪束缚,坠入江中,眼中已经带上几分惊恐。

    跟刚刚那老道士比起来,这小童实在太强了。

    黑鱼精顿时遁入水中,往江底沉去,想要逃跑。

    “这……这……不可能!”老道士瞪大眼睛看着江面,不可思议的说道。

    莫非,这小童就是传说中有仙根的仙官?

    老道从怀中掏出一把铜镜,向着乾儿照去,果然,镜子里映照出三个人影来。

    然而,镜子一晃,他发现不光那小童,身边的少年,小女孩儿,纷纷在镜子中映出三个人影来。

    这就是当年,张天师给人找仙官的铜镜。

    普通人映照在镜子中,只有一个影子,唯有有仙根的仙官,会照出三个影子来。

    此时的老道士有些怀疑人生,他觉得自己镜子可能坏了。

    陈一凡并没有理会老道士的小动作,当然,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老道士在干嘛。

    此时只是淡淡的看着江面,陈乾毫不犹豫的追下涛涛江水,一时间,江面恢复原本的样子。

    滚滚江水流逝,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在众人屏息凝神,为那小孩子担心的时候,一个巨浪,令人心里一惊。

    然后就见一条遮天蔽日的巨鱼向着岸边飞来。

    湍急江流,十里血染,乾儿一手拿着木剑,一手拿着丑陋的剑鞘。

    现在,他能够拔出这把剑了。

    原来,拔不拔得出,考验的并不是他的实力。

    而是他是否能将这把剑用到正途。

    毕竟,作为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还是任性的年纪,陈一凡不可能将一个“核武器”交到他手中,让他去为非作歹。

    他什么时候可以“不任性”,有一颗匡扶正义,为民除害的心,才能拔出这把剑。

    有这把剑,斩杀一条黑鱼精,实在太简单了。

    甚至,一个普通人都能做到。

    直到此时,陈乾才知道这把看起来像是玩具的木剑,有着怎样的威力。

    “轰!”一声巨响,地面都颤动了一下,大黑鱼的尸体躺在江岸上。

    陈乾踏着浪头,浪花将他送至岸边,随后又走到黑鱼精腹部的位置,一剑划拉下去。

    鱼肚中,滚出两个人来,正是刚刚被他扔进江里的小混混。

    几个小混混还能喘气儿,黑鱼精是直接把他们吞进去的,也就多憋了几分钟气而已。

    尽管如此,也是昏迷不醒的了,就算治好了,说不定还得因为长时间缺氧落个痴呆什么的。

    那也好,至少少了几个祸害。

    陈一凡对这个不关心,这是活人的缘法,他只管死人的罪孽。

    除非实在看不过去。

    “好好儿的鱼怎么能乱扔?收起来,回去能炖几锅汤了。”陈一凡教训道。

    总不能浪费粮食嘛!更何况……黑鱼,是一种很好吃的鱼。

    “看来今天漂流是漂不成了,咱们去游乐园……”看着周围眼神逐渐热切,慢慢变得疯狂的游客,陈一凡郁闷道,说好了低调、低调!

    这特么怎么就低调不起来呢?

    陈一凡带着两个小不点儿离开,旁边那老道士丢了铜镜追上来。

    “仙长!仙长!求你收下老道吧!”

    “老道定潜心向道,学有所成,一定斩妖除魔,匡扶人间正义。”老道士迈着两条老腿儿追了上来,竟然没跟丢,实力还是有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