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青丘狐之异狐 > 第五十八章夺位之战

第五十八章夺位之战

    这时,狼群中站出一个卫兵来,高声喊道“我便是从麦积山狼王洞窟回来,我可以证实眼前的便是真真切切的汾阳王。狼王在时,爱民如子,对我们也是礼贤下士,麦积山的女子地位更是崇高。”说着那卫兵跪下来,双手交叉置于胸前叩拜道,“我愿追随世子,追随主母!”

    那狼卫兵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了带头人,众人也冲破了对狼君最后的恐惧,纷纷跟着大喊道“愿追随世子,追随主母!”

    雪音随着亲卫队发号施令道“把这些无良残暴之人统统都抓起来!”

    立时,牙呲的心腹亲信就被亲卫队控制。

    突然,大厅里响起了牙呲狂妄的笑声“就凭你们想抓住我?”话音刚落,只见狂风大作让人睁不开眼。牙呲双手抱住子钰握有冰魄剑的右手来了一个过肩摔。好在子钰妖力强大稳稳落在了地面。

    当风停住时,牙呲已经跑得没影,子钰也追了出去。众人急忙来到风云洞外,子钰已经拦住牙呲的去路,两人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我的好孙儿,原来回家是为了我的王位!你可真是孝顺!”牙呲挑衅道。

    “王位?权势于我如浮云,今日我就要为了受您欺压的族人向您讨回公道。”话音刚落,子钰就提刀刺向牙呲。

    牙呲飞上半空轻松躲过,子钰一个转身追上半空。

    牙呲拿出狼牙棒跳起用力砸向子钰的头部,子钰举起冰魄剑,实实接住,两件神器在接触了那一刹那火光四溅。一番暗自角力之后,牙呲见占不到便宜,便翻身退后。

    子钰趁势一剑劈去,牙呲左躲右避。祖孙俩在半空打得难分难解,洞前驻足观望的族人却都揪紧了心。若是世子失败,等待他们的便是无尽的黑暗。

    雪音看着激烈打斗的丈夫和孙子,手心都捏了出汗。即便输了,大不了把性命给牙呲便是,可是雪音决不忍看见钰儿在这里白白丢了性命。

    牙呲常年饮酒作乐,身体已经被掏空。打斗一长,牙呲渐渐体力不支。子钰瞧准空荡,一剑把牙呲背部划拉出一个大口子。牙呲顿时鲜血如注,疼得他发出了凄厉的狼嚎。

    牙呲的眼睛在愤怒的刺激下渐渐变成了殷红色,随着一声狼嚎,牙呲露出了自己的真身——一只大灰狼。

    大灰狼愤怒至极,露出獠牙,喘着粗气。他张开血盆大口,纵身一跃扑向子钰。子钰把全身的妖力都注入了冰魄剑中,父王请保佑孩儿!子钰在心里默念道。

    冰魄剑仿佛听懂了子钰的话,发出阵阵寒光。

    面对大灰狼的猛扑,子钰侧身躲过。灰狼迅速又扑将过来。子钰躲避不及被大灰狼狠狠咬住了肩膀。子钰强忍剧痛用尽全身力气,举剑贯穿了大灰狼的背部和腹部。

    大灰狼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结局。几秒之后,大灰狼浑身无力,从半空重重坠下地面,把地面都砸下一个大坑。

    族人纷纷来到大坑前看着一动不动死去的牙呲,欢呼雀跃!

    子钰也落到地面浑身是血,雪音扑过去抱着孙儿留下了激动和后怕的泪水。看着孙儿的伤势,雪音立马吩咐亲卫队把他抬进寝宫。

    雪音寝殿的最深处,灵儿揉着沉重的脑袋迷迷糊糊坐了起来。一抬眼就看见坐在桌旁一脸沉重的元吉。

    好渴,灵儿想自己下床倒水喝,刚站起来就一阵头晕目眩跌坐在床上。

    元吉见灵儿醒了,飞快地跑过来“你才刚刚醒来,不在床上好好休息,起来作甚!”

    “我就是想起来喝点水······”

    元吉一听又立马回到桌边倒了一杯递到灵儿面前。

    灵儿咕咚咕咚几口喝了个干净,自己不是在幽冥园么?怎么睡着了,灵儿仔细回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元吉哥哥,我怎么会在这里?”灵儿好奇地问道。

    哥哥?元吉本想发火叱骂这个冒失的丫头,没想到一句哥哥就让元吉心软了。

    “还说呢!这幽冥之花长在极阴之地,寒气最重,你个人类小丫头也不怕被它吸尽阳气!”

    听这么说,灵儿想起来自己失去意识前是碰触了冥花来着。“所以我被它吸取了阳气才失去知觉的?”

    “这倒不是,而是你中了冥花之毒才晕倒。不过现在你已经服过解药,不会有事了。”

    “所以是你一直守在灵儿身边?”灵儿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嗯!”这下子元吉还有些不好意思。

    “我睡了多久?殿下呢?”

    一醒来就就是殿下殿下不离口,元吉撇着嘴“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啦!殿下他······”说起殿下元吉却有些吞吞吐吐。

    “殿下怎么了?”灵儿整颗心都悬了起来,莫非殿下出事了?

    “昨晚深夜,牙呲妄图霸占殿下的冰魄剑,围困了王后的寝宫!”

    “你干嘛停住了?继续说啊?殿下有没有受伤?”灵儿心急如焚,偏偏元吉说一半留一半。

    “我被留在你身边照看。我也只是从侍女那里听说,殿下杀死了牙呲自己也受了重伤。”

    “受了重伤!”此时的灵儿再也坐不住,翻身下床就要去找殿下。

    元吉连忙拦住“你自己中毒未愈,不能随意走动!”

    “我没事!我要去找殿下!”灵儿的眼泪都快要急出来了。

    “你别闹!我悄悄带你去!”元吉也十分担心殿下的伤情。奈何昨晚殿下千叮咛万嘱咐要自己看守好灵儿,既然灵儿醒来,正好一起去探视探视。

    听到元吉这样说,灵儿立刻乖乖闭了嘴。

    由于害怕灵儿受到牵连,昨晚她就被藏到了最偏僻的侍女起居殿。受伤的子钰则被安排了雪音的床榻上休养,由她亲自照顾。

    元吉带着灵儿来到雪音寝殿,此时雪音正在前殿安抚族人,稳定局势。而子钰则在床上沉沉睡着。

    元吉和灵儿轻手轻脚走到子钰的床边,看着他的肩膀虽然被包扎,但依然渗出了血迹,心里都很不好受。

    闻见熟悉的问道,子钰从沉睡中醒了过来,看着坐在床边的灵儿虚弱地问道“灵儿你好些了吗?”

    “灵儿没事,倒是殿下您要好好休养。”灵儿咬着嘴唇,拼命想要忍住心疼的泪水。

    子钰坐了起来,看着元吉和灵儿说道“只是一点小伤,养几天就没事了!”

    这样重的伤还在逞强,灵儿再也忍不住扑进子钰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看见这一幕,元吉知趣地走了出去,还带上了门。

    子钰伸出手在半空中停了几秒,最后还是环抱住了怀里的灵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