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鬼界搞建设 > 第一百八十四章:丫鬟?变主子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丫鬟?变主子了!

    程阳第一次知道,他家里他爹的那些妻妾,再加上侍卫,下人竟然有这么多,他的那个小院子竟然有些装不下,不过装不下也要装,并没有什么好的环境给这些人了。

    孙士英办事还是很快的,没用多久就抓来了这么多人,孙士英虽然只是个杂役弟子,但是也是有下品灵根的,所以多少也算是个修士,抓些凡人还是手到擒来的。

    被抓来的这些人,一个个如丧考妣,全都低着头,瑟瑟发抖,也不敢看程阳一眼,楚河觉得,此刻这些人的心情应该是无比的复杂,可能有恨,有厌恶,有恐惧,还有后悔,或许还有意外,因为他们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跪下!”程阳声音不大,但是异常清晰。

    即便是人挤人,跪不下,可大多数人还是跪下了,这一跪就免不了碰撞摩擦,于是就可以看到跟多人因为跪的地方开始撕打,程阳,楚河,小影,孙士英冷眼旁观,甚至觉得挺有意思。

    不过也有几个不那么让人有意思的,他们自然是程明节的那几个妻妾,也就是程阳名义上的娘,他们以程明节的正妻为守,坚决不跪,还对程阳怒目而视,他们的孩子,狗腿子狐假虎威,也不贵也对程阳怒目而视。

    要说欺负程阳最厉害的,就是他们了,这国公府里别的人,即便是看程阳好欺负,可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忙,所以也只是偶尔找找乐子,而程阳这些名义上的娘,他的那些兄弟,天天养尊处优,无所事事,整天就想着勾心斗角,对于程阳这个没跟脚的,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所以最有深仇大恨的就是眼前这些个不跪的。

    他们不跪,程阳反而高兴,要是他们跪地求饶,程阳兴许还下不了狠心,可现在他们现在一个个还有骨气的很,那程阳就只好打断他们的骨头,再挑断他们的筋了。

    不过程阳不会动手,他怕脏了自己,孙士英也不能动,那就只有小影可以。

    “小影,看到没,咱的这些仇人还是一个个傲气的很,死不悔改,既然这样,咱们也就没有必要手下留情了,小影去吧,他们当年对你怎么样,你就怎么还回来,死了,伤了,残了都不是问题,我帮你撑着。”

    小影想了想,朝她以前的主子那边走,跪在地上的那些人,连忙跪着让开一条道路,可是小影没走两步,程明节的正妻哼了一声,吓的小影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小影这种反应也是正常情况,要知道刚刚哼的那个,可是这座国公府的女主人,可是小影呢?是个丫鬟,她俩的地位对比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小影在她的眼里根本就不能算是人,小影的一切,包括性命,都是随时可以夺走的。

    “小影,别怕,你随我在苍龙剑派,他们就是蝼蚁,不用怕她,我帮你撑着,再说,你想想以前他,打你,骂你,用针扎你,让你跪在雪地里,还有她们那几个废物儿子,还老想占你便宜,现在,你都可以还回去,有我在,你不用怕!”

    小影咬紧了嘴唇,攥紧了拳头,可还是不敢上前。

    这时,楚河忽然道:“程阳,要不要我帮帮忙啊?他一个小丫头,自己上去也是吃亏。”

    “恳请师父帮忙!”

    “哈哈客气了,你躲开!”

    楚河接过程阳身体的控制权,浑身气势一荡,那几个不肯跪的就再也站不住了,紧接着楚河控制着程阳抬手一指,一道魂力打在小影身上,小影顿时觉得心中有无边怒火,同时还有无边的力量,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上去就是把当初欺负她的人一顿拳打脚踢。

    巴掌落到程明节正妻脸上之前,她还色厉内荏的喊叫你个臭丫鬟怎么敢,看我不…………可还没当她说完,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然后她就只能发出难听的哀嚎了。

    楚河是鬼嘛,控制住人的精神,弄点力量过去再简单不过了,所以小影才敢上手,所以小影才能一拳一脚的打的那么多人不能还手。

    不过楚河并没有让小影的状态持续太长时间,小影没有意识乱打了一通之后,忽然就清醒了,可是她只是愣了下神,紧接着下手就更狠了。

    其实这时候被打的这些人要是起来反抗,小影根本打不过,可是地上的这些人已经被打懵了,根本没有半点敢反抗的心,只是任由小影踢打,小影打了好久,两只手都打破了,打的实在没力气了,才喘着粗气停下手,朝每个人脸上吐了一口,这才回到程阳身边。

    小影回到程阳身边扑通就跪下了,然后磕头,她没说一句话,但是那是她发自内心对程阳的感谢。

    程阳赶忙扶起她,她就开始哭,哭的很大声,但是应该是畅快的哭,快乐的哭,多年的委屈在今天发泄出来,哭的让程阳都有点想哭了。

    看着那些仇人,被小影打断了胳膊,打断了腿,程阳也觉得痛快,不过最重要的是程阳觉得他了却了一桩心事,从此不再用和这个家再有瓜葛。

    “小子,不错呦,你以后可就有个可以为你去死的丫鬟了,你让她做什么她就会做什么,艳福不浅哦!”

    楚河对程阳调笑一番,程阳苦笑着看了看小影,小影还被程阳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此间势毕,程阳也就没有在这停留的必要了,他缓缓的往前走,跪在地上的人让开道路,躺着的人让不开那就直接踩过去,程阳就这样带着孙士英和小影离开了国公府,也和他的过去彻底告别。

    程阳出来没地方去,就那么走着再回去皇宫,皇宫里,还有他的一个亲爹,虽然没有亲自动手欺负他,但是他却是冷眼旁观,默认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可以说,他是最恶毒的那个人了,这账还是要算一算的。

    不过,那毕竟是他的亲爹,不能要了他的命,那就剥夺他有的一切就好了,当他变成最底层的普通人的时候,应该就不会再那么恶了吧,或者即便恶,也成不了大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