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战帝行 > 第029章这是废物吗?
    “快来看呀,战之力级别的废物要挑战真正的战者,快点来看呐,机会不能错过。”有人不嫌事多,在大声地嚷嚷。

    南宫英杰是一副胜券在握,得意洋洋的样子,李俊也没有阻拦多事者的嚷嚷。

    很快大街上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没有比这更奇葩的事情。

    “这不是李家的那个废物吗?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有人首先喊了起来。

    “对,就是李家的那个天才废物。”

    “这完全是找死呀!”

    在谁的眼里?一个战之力的废物和一名战者PK,哪是对手呀,纯粹是找虐,这是老鼠给猫挠痒——找死。

    “谁说我李俊哥哥不会赢呀?!”各种嘲讽袭来,心里愤愤不平起来,为李俊哥哥打抱不平,蓝儿说道。

    “这位小姑娘是心里不服气,大概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情哥哥输了吧?”有路人在揶揄道。

    “你只会说风凉话,有本事我们来赌一场。”非得让这些人心服口服,蓝儿挑战道。

    “赌就赌,谁怕谁呀?到时候小姑娘可别哭鼻子。”看客都觉得自己稳赢不赔。

    “要打赌,是吗?我来做裁判。”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然后走来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人,两旁的人连忙让道。

    “啊,是金老板。”

    “金百万,来做裁判。”

    “这下有好戏了。”

    来人正是金家的族长金焕采,也是金族现在的掌舵人,楚州的首富。

    在楚州城有句家喻户晓的顺口溜:“百年风云李家夸,金玉为堂满天下。有权有势都不怕,城北南宫一家大。”

    说的就是楚州的三大家族:李族、金族、南宫家。

    李族靠的是百年基业,一直坚持到现在;富甲一方的是金族,生意兴隆,誉满天下。单这两家都还不能一家坐大,那是因为还有一个有权有势的南宫家,南宫英杰的堂姐父就是戈兰帝国的皇帝,他的堂姐就是名满天下的南宫燕贵妃,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十六岁被选进皇宫,凭着绝色和才艺在六宫中脱颖而出,深得皇上的的宠幸……

    那盈盈一笑,竟是万般风情绕眉梢,摄人心魄,令人沉醉其中……人如其名,当真是妩媚至极。

    南宫燕琴棋书画、骑马打猎、吹箫调丝,无所不精,一笑醉人,加之长相甜美可人。“虽酷暑热食,或行烈日中,肌无纤汗,枕席间皆有香气”。奇人一个。

    因为南宫燕的原因,南宫家在朝中势力庞大,可谓是炙手可热。

    现在金焕采出来做裁判,李族和南宫家打赌,相当于三足鼎立的格局。

    听说一个战之力的废物和一个战者的较量,场上呈一边倒的形势,几乎都是压南宫英杰赢,赌注最少一个金币起始。

    “有没有人下李家公子赢?”金焕采高喊道。

    “李俊公子,一个战之力二段的废物能赢?这不是把银子往水里丢吗?”路人甲喊道。

    “是呀!这是稳赔不赚的事情。”

    “李家的废物能够赢,才是稀奇,除非是红日西升,江河倒流……”

    实在是没有办法,场上的赔率直线飙升,由1:5,五倍的赔率,上升到1:10,甚至1:20,还没有人往李俊这边压,看来都不看好李俊赢。

    “蓝儿,你看好李俊哥哥吗?我准备把三千金币全押上了。”少年面带笑容,很自信地说。

    “我相信李俊哥哥一定会赢,我来押!”少年这一份自信,让蓝儿心神大定,她笑道。

    因为没有人看好自己,没办法,李俊拿出金焕采诬告赔偿的三千金币,交给蓝儿押注,自己赌自己赢。

    “金族长,我押三千金币,赌李俊哥哥赢!”蓝儿把金币堆在自己身边。

    “好,李蓝儿,三千金币,赌李俊公子赢!”金焕采高声唱道。

    “等会你们不要后悔了,我就赌李俊哥哥赢。”蓝儿朝着众人很骄傲地喊着。

    “为了给大家助兴,我押一千金币,赌李俊公子赢!”金焕采刚说完,早有随从拿出一千金币,并有随从围守着。

    看到这种情况,金焕采出了一千金币压李俊赢,算是给李俊捧个场,毕竟是儿子金德鑫要跟随的大哥,只当是捧个场,但心里压根就没指望能够赢。

    “金族就是财大气粗,一千金币,就这样打水漂了。”

    “这个漂亮的丫头也是比较傻,三千金币呀……”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今天我终于知道什么叫视钱财如粪土?”

    “几千金币都没有当回事,有钱人就是有钱人。”

    但是谁也没有仔细去想,富贵险中求,没有冒险的精神,有钱人也不会就这样成功。

    虽然说,富贵险中求!但冒险绝不等于赌博!

    老祖宗说过“名利危中来,富贵险中求”!富人凭借的就是敢想敢做,不怕风险,才能够创造自己的商业版图,爱拼才会赢,敢于冒险才有可能创造奇迹,真正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富贵险中求。

    “等一下,还有我。”人群外,有一个声音高喊着。

    很多人让开一条道:“是穆头!”

    “穆头来了!”

    人群中很快让出了一条道路,器宇轩昂走过来的,果然是楚州楚足的领头穆铁军。

    “哦,是穆头,你准备押哪方赢?”金焕采问道。

    “金族长,不知现在场上的赔率是多少?”穆铁军故意问道,刚出来巡视,就看见这里围满了人群,早在围观中,就把事情的原委听得真真的。

    “穆头,现在场上的赔率是一比二十,几乎是一边倒的形势押南宫公子赢!”金焕采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场上的形势。

    “我身上就只有一百金币怎么样?是押南宫还是押李俊?这有点为难……”穆铁军念念有词,旁边的人都能够听见,因为出来得比较急,就只带了一百金币。

    “穆头,押南宫公子,你准赢!”有人起哄着。

    “是呀!穆头,你就押我,保证你稳赢。”南宫英杰急着拍胸脯。

    “南宫公子,可是你这边的赔率太低,不过瘾!”穆铁军摇了摇头。

    “穆头,真幽默!能赢的自然很稳,不能赢的赔率才大,不这样怎么能有刺激?”看到穆铁军,南宫英杰微微一笑。

    “南宫公子,我这个人就喜欢刺激的,不走寻常路,我干脆押李俊算是!来,金族长,这一百金币就押李俊公子赢,可以吗?”穆铁军权衡了一下,对着金焕采说道。

    “穆头,你不再考虑考虑?”金焕采劝道,言下之意很明白,押李俊有风险。

    “算了,金族长,我这个人喜欢冒险。”很显然,穆铁军选择了李俊。

    这样一说,可把南宫英杰气的够呛。

    1:20的赔率,但就是没有人敢押李俊赢,在人们的心里,都是一种惯性的思维,一个战之力二段的人怎么打得赢一名战者,但谁也没有去想,一个战之力的人,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去挑战一名战者,一定是有所凭仗。

    李俊看上去并不傻,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但是,芸芸众生,又有谁看得透,看得明白。

    甚至南宫英杰就觉得李俊此举就是螂臂挡车。

    “买定离手,比赛开始!”金焕采高喊着。

    南宫英杰很鄙视李俊不自量力,很狂妄地说:“李家的废物,要不要我让你三招?”

    “不用,最好你早点出手,全力攻击,这样你输得还能有点颜面,不然你会后悔的。”招了招手,李俊说道。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的,可别怪我心狠。”恶从胆边起,说着,南宫英杰提起战之意就发起凶猛的攻击。

    场上有人不忍看到悲惨的一面,有些人把眼睛闭上,结果掌力所过之处,并没有惨叫声,南宫英杰的一掌还差点把围观的人伤了,而李俊早就不知不觉闪到一边。

    “南宫家的混蛋,做人要讲良心,这些人都是押你赢的,你还用掌力伤他们。”李俊的这个说法是故意的,就是挑起周围人对南宫的看法。

    南宫英杰真是冤枉,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是百口莫辩,这样一来,正中李俊的下怀,李俊就是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南宫英杰有意见。

    南宫英杰只想快点把李家的这个废物撂倒,所以提起的战之意,一招比一招狠,由于李俊身形快若闪电,南宫英杰的掌风根本就粘不到李俊的衣角,在匆忙之中,还误伤了旁边的人。

    “南宫家的,心狠手辣,没有打中对方,反而伤了旁观者。”

    “早知道,我们就不支持这个南宫!”

    很多围观者都在议论纷纷,都对南宫英杰有意见,围观的圈子慢慢往后扩大,看热闹的人们生怕伤了自己……

    南宫英杰心里很清楚,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对自己就不利了,所以击出的掌力更快更凶猛,任凭南宫英杰这样发疯,但就是打不到李俊。

    在疯狂的攻击中,南宫英杰早已累得不得了,人是气喘吁吁了……

    这就奇怪了,被打的没事,打人的反而累的不行……

    戏耍得差不多,看还击的时刻到了,李俊对着南宫英杰喊道:“南宫家的蠢材,使劲呀。”

    本来就很气恼的南宫英杰,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大喝一声:“小子,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有本事就冲我来呀!”就是为了激将对方,李俊很嘚瑟道。

    “嘭嘭嘭。”三下,带着罡气的掌力劈向南宫英杰,没想到这次李俊不逼不让,反而迎上凌厉的掌力……。

    南宫英杰强劲的罡气能否如愿击中废物??

    PS:如果觉得《战帝行》很好看,不妨加入书架收藏,在看过的章节上加入书签,以便下次接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