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粉色的,用桩儿的话来说就是只有指甲盖儿那么多药液喂入了山子口中。幸运的是山子虽说意识有些模糊,但是小家伙还是挺乖的,你让他喝,他还是迷迷糊糊间倒还真将那药给咽下去了。

    当然了,这也跟那药味道不错,好入口不无关系。不信你换碗草药汤试试看能不能这么好喂!

    “婶儿,这儿还点杯底儿呢,我给您搁点水,将那杯底儿溶溶再喂山子喝下去!”奶娘这刚抬手呢,一旁正探着脑袋的山子就非常有眼色地将一碗清水给端过来了。

    “这水烧开过吗?”奶娘一抽手,没让倒。

    “烧开的,婶儿您放心,这都烧开过的再放凉的,这会子水温温的,正好入口。”桩儿急忙道。孩子病着,正是细嫩的时候,哪能像他这样的糙老爷们一样糙着灌凉水。

    “嗯。”奶娘这才点了点头,将手上的小杯子递过去。

    桩儿小心地用勺儿舀起一勺水,倒进那比酒杯儿还小的杯子里,再拿筷子给搅了搅,如果再三,确定那杯子里再没有一丝丝药液后,桩儿这才意犹未尽地停了手。

    “婶儿,那咱们现在咋做?”桩儿舔了舔唇,问道。

    “咋做?等着呗还能咋做!”奶娘一个白眼儿翻过去,这么蠢的问题这臭小子也好意思问得出口!

    没有理会还在那伸头探脑的桩子爷俩,奶娘径自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婶儿,你这是干啥呢?”

    “干啥,收拾东西呢没看到啊?!”奶娘一脸郁闷,桩儿这小子这不是没长眼吧?

    “可是,山子这……”桩儿脸上讪讪地,没好说,自个儿子这都还烧着呢,他家婶儿咋就那么着急着收东西了呢。

    “我知道你啥意思,不过这药又不能多吃,这不收好了,一会碰洒了,咱这上哪哭去。尤其是这体温针儿,那更是稀世珍宝,这可是给磕坏了,我就是再多个脑袋那也不够赔的。”奶娘道。

    “那是,那是。”桩儿急忙陪了一个笑脸。

    “他弟妹,桩儿这小子不懂事,你甭理他!来坐,辛苦你专程赶回来的。”山子爷爷给奶娘搬了张人凳子来,“那啥,弟妹啊,山子这样子……,那药,多会才起效啊?”

    “很快,一刻钟左右就能起效果的。”奶娘道。

    “好好,好好……”山子爷爷搓着和,“他弟妹,这,这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大哥,你也先别急着谢,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药能起效的话,就会在一刻钟左右就开始见效,如果没用,那……”奶娘一脸歉意。

    “那也是山子的命!”山子爷爷叹息一声,脸上的皱纹仿佛都弯深了几分。不舍地端详着自个的长孙。他们这能做的全都做了,如果还是救不回山子,那也只能说是山子的命不好,跟他们老韩家缘儿浅罢了……

    “爹,爹,山子现在咋样了?”就在这时芸娘一挑帘子冲了进来。

    “芸娘!”桩儿急忙起身扶住自己的妻子。

    “桩儿哥,山子……”一见自家男人,芸娘就跟见着了主心骨一般,眼睛刷地一下就又下来了。

    “册子没事,婶儿正……”

    “咳!”还没等桩儿将话说完呢,奶娘就用力重重地咳了一声。

    “好了,桩儿媳妇,山子这会没事,有我还有桩儿守着呢。我不是让你去请你柱子叔去帮请窦郎中了吗?怎么回来了?没见着你柱子叔人吗?”山子爷爷发话了。

    “爹。”面对自家公仰爹,芸娘可不敢放肆,急忙用力擦干眼睛,老实回话,“见着柱子叔了,他已经帮着去请窦郎中了。”

    “那你怎么没跟着去?”山子爷爷皱了皱眉,自个这媳妇未免太不晓事,她这是请人帮忙呢,啥不知道跟着一道去?居然还转头自个回来让韩柱去跑腿,这像什么话!还有就是自家那老婆子,不是交代她守外头了吗?她怎么还将这儿媳妇给放了进来了?

    “是柱儿叔让我回来照顾山儿的……”芸娘有些心虚。因为担心儿子的缘故,所以韩柱一提,芸娘也未拒绝,顺势就应下了。

    “算了,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么你就去厨下帮着把饭做了吧。今儿个偏劳了你柱子叔跟婶子,还有赶车儿的师傅,你给整些好的,也好谢人家一谢。”山子爷爷挥了挥手,示意芸娘赶紧干活去。要知道这要招待人,光家里那点子叶子菜可不成,这会天色也不算早了,不赶紧到村中张屠夫家看看,说不得那好肉就得全没了,这没个硬菜(大肉菜)招客那可是件失礼的事!

    “可是山子……”

    “放心,山子这有我还有桩儿守着呢……”

    “爹,爹你看,山子额头,他额头是不是发了汗了?”突然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芸娘突然叫了起来。

    “什么?!”

    “什么?!”

    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集中到了柱儿身上。

    贴着头皮的地方,一层薄薄的水光隐现,只不过须臾的功夫,整个脑门,头发就全湿了。

    “这,这真出汗了……”山子的爷爷声音有些颤抖,不,不只是声音抖,连同他的手都已经一起抖了起来,想伸手去摸山子,却发现自己的脚有些发软,居然连迈步都做不到,只能连声叫着自个的儿子,“快,快桩儿,快看看山子的温度是不是已经降下来了。”

    “哎,哎~,好!”桩儿急忙应了一声,跟着伸出了手探向山子的额头。

    入手的一片潮湿不单没让桩儿嫌弃,反而让他变得更激动了。这发烧吧,别的不怕,就怕跟之前山子那样发不出汗来。这只要发了汗,这烧就定能退下!

    果不其然,这回摸上去,这温度明显比刚才低了不少……

    “退了,退了,烧开始退了!”桩儿那叫一个激动,那叫一个兴奋,简直都想大喊大叫一通了,“神药,果然神药!”

    “什么神药啊?”芸娘有些奇怪地望着桩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