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夜行医生 > 第四十二章魂归
    正想询问女鬼的更多信息,忽然风声大作。

    阴冷的风吹过村庄,天上的“月光”也渐渐黯淡了下来。

    渐渐地,村庄里刮起了黑色的阴风,对于魂体来说,这种风冷的刺骨。

    “魂归来兮!”

    “魂归来兮~生人避退”

    这几个字,被反复念着不同的腔调,韩良看到一个拿着高大招魂幡的老叟,带着面具,从村落的尽头出现。

    每当他经过一户人家的前面,那户人家的纸人,就会穿好衣服,从家里走出来。

    幕后主使出现了吗?

    女鬼早已不知所踪,韩良躲在一堵短墙后边,旁边还有一个腌咸菜的大缸。

    越来越多的纸人从家里出来了,跟在老叟的身后,足足有几十个。

    他们沿着村尾向村头的方向走去,突然,这只纸人队伍顿住了。

    “生人避退~”

    戴着面具的老叟像是卡了壳,眯起来的浑浊眼眸,看向韩良藏身的位置,阴测测的说道:“有生人。”

    纸人闻了阳气,争先恐后地向韩良扑过去,韩良张了张嘴,嘛的,这是狗鼻子吗?

    “喵~呜”

    黑猫在前边带路,韩良在后边没命的跑着,急速奔跑了几分钟,又是翻墙又是跳瓦,折腾的鸡飞狗跳。

    猫是不按人的行走路径带路的,它爬房顶韩良也得跟着走差不多的路线。

    以韩良的身体素质,此刻都有些吃不消了,浑身的汗水,打湿了白大褂。

    “喵~”

    黑猫这是给他带到了什么地方?

    这是一间祠堂样式的建筑物,想来可能是这座村子的宗祠?

    韩良仔细打量着,院子里边有碑,上面的字迹还能辨认出来,写的是记录关于这个“三保村”的历史。

    原来这个村子叫“三保村”,韩良继续看下去,年代,似乎也不是自己以为的明朝或者清朝,因为上边记了几十年前科举考试取消之前,这个村还出了个举人。

    韩良心中恻然,这些看起来还像是活人的无面人,一直存活在天书秘境里直到今天,还是以什么其他的形式呢?这里没吃的,也没有田地耕种,似乎不大可能支撑几十个人的生活所需。

    碑文上没有更多的信息了,韩良推开祠堂紧锁着的门。

    没有预想中的一串又一串列祖列宗的牌位,也没有不停闪烁的长明灯,里面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唯有一个大罐子,下面架着火,在不停的烧着。

    这是在烧什么东西?

    韩良怀着这样的疑惑,揭开了带着一块抹布的罐子盖子。

    里面露出的是几块完整的骨头,作为医学生,韩良很轻易判断出,这是成年男子的骨骼,而且生前都并不高大。

    罐子的目的,不是炖汤,纯纯粹粹的干烧,里面还有几根坚韧的树枝。

    韩良凝视着树枝,这似乎是村口的槐树上摘下来的。

    拿树枝来,烧骨灰。

    这个村落有太多未解的秘密了。

    “吱嘎”

    宗祠的门被推开了,韩良豁然转身,雷鹏臂甲弹开,手上也出现了一把闪烁着电光幽芒的手术刀。

    是那个带着面具的老叟。

    他似乎很累,很累。每走一步都要耗竭全身的力气的那种累,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看出,老叟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

    老叟看了眼韩良,没做声。

    “喵呜!”

    黑猫跑了过去,舔了舔老叟的裤子。

    这只黑猫,难道故意把韩良引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他见老叟吗?攻击的意图不明显,但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老叟把手上的招魂幡靠在了屋子的墙上,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面具后边,是一张沟壑纵横的枯槁面容。

    他摆了摆手,韩良后退几步,依旧防备着。

    老叟走到罐子前,蹲下看了眼烧的如何了,随后盖上盖子。

    似乎是不善言语,这个村里唯一有着正常的脸的人,憋了好久,才费劲的说出一句:“后生,若是能走,赶紧走吧,下一次,后天,就想走都走不了了。”

    韩良摇了摇头,他说道:“我是来解决这个村落的问题的。”

    老叟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韩良问道:“这个村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女人把自己的面皮剥下来给纸人用,每天还要烧骨灰给槐树上香,槐树是问题的根源吗?它是树精?胁迫你们?”

    一连串的问题,老叟一个都没有回答,他似乎累极了,连张口都懒得张。从他的行为中,韩良能看出来,“活着”对他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韩良默默地退出了宗祠,黑猫在两人之间看了看,跑了几步跳到韩良的肩头上,舒服地趴了下来。

    韩良记住了宗祠的位置,转身往老婆婆的家里赶。

    天色微明,路上、房间里,再也没有了纸人活动的踪影。

    祠堂里,枯瘦的老叟深深地叹了口气,抬起头,祠堂高高的房顶上,吊着密密麻麻的...人皮。

    还是翻窗回到休息的房间,韩良盖上被子,却睡不着了。

    他反复回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幕幕,总觉得自己之前的预测和判断,似乎出了点岔子。岔子出在哪里,韩良又说不出来。

    老叟说的那句“下一次,后天”指的到底是什么。后天为什么还会有下一次?这是令韩良最为困惑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晚的行动也不是全无收获,韩良观察了纸人的行为模式,虽然缺乏高频率的样本,但是起码有了一些思路。

    想着这些事情,韩良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睡得也不踏实,梦里总感觉有人在追杀自己。

    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样子,韩良就醒了。

    压缩饼干昨天就吃完了,兜里还有一块土力驾巧克力,和两颗牛轧糖,一小袋已经被压得粉碎的小完能干脆面,黑椒牛排味的。这些甜点倒不是韩良刻意带的,而是之前从路边超市买来打算给妮妮吃的,就揣在了自己的裤子兜里,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

    “叔叔回去再给你买,这些我先吃了。”

    默默念叨着,韩良咀嚼了半块土力驾巧克力,嚼不断还连着筋的巧克力酱,一度让韩良觉得自己在吃牛板筋。

    在这里食物极其宝贵,连碎花生的小粒,韩良都从牙缝里舔了出来,认真咀嚼了几遍咽进肚子。

    如果说是后天的话,这些食物还能保证韩良最低限度的体能。从昨晚进入天书秘境算起,两天多一点的时间不喝水,问题也不大,就是有些口渴,到不至于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