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赵源瘪嘴,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看着双姝……

    呕……

    明知道会是这种结果,赵源依然做了,扮小丑只是为了博美人一笑。

    可是一个大头鬼跟着瞎起什么哄?

    来,吐个元宝蜡烛给我看看。

    诸葛小花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鬼仆~你一个鬼魂干呕什么?”

    “老爷都吐了,不紧跟老爷的步伐,就不是忠仆……老爷会给小鞋穿的。”

    鬼仆理所当然的回答,最后凑到诸葛小花耳边嘀咕一句。

    诸葛小花嘻嘻一笑,豪气道:“吐吧吐吧,吐完了,待会儿我请吃上好的蜡烛,闻百年老檀做的香。”

    圆圆的胖脸上全是讨好之色,诸葛孔平小心翼翼的询问:“老婆,那我呢?”

    王慧心中大喜,脸上却是浓浓的担心:“你的禁忌更多。”

    诸葛孔平明显带着几分不信任:“这么严重啊!”

    王慧忍耐又忍耐,右手悄悄掐着自己的大腿,才让自己不至于笑出声来。

    她不苟言笑,继续道:“当然,除了小赵那些禁忌之外,你还必须吃软饭,不然会被噎死。”

    诸葛孔平被吓得脸色凝重,追问:“还有什么?”

    “忌口舌,跟人说话千万别顶嘴,尤其是跟你老婆我。忌女色,尤其是小师妹,最好永远别见面,否则一定搞得家里鸡犬不宁。还有小人,小师妹就是你的小人。”

    “你这是偏见,胡扯瞎扯。”

    “看看,刚刚还说别跟我顶嘴,马上就忘了。”

    惹不起躲得起,他堂堂一个八尺的昂藏汉子,和女人,还是跟自己老婆胡搅蛮缠,传出去贻笑大方。

    王慧气的浑身发抖,自己老公又不能不管,她面罩寒霜:“小花,我们去买公鸡血和荔枝柴,回来就烧了这头铜甲尸。鬼仆,你和小明看着老爷,千万不能让他出去。”

    “哦!”

    诸葛一家人做鸟兽散,眨眼走的精光,赵源三人相伴离开。

    抓住机会,趁二女不备,爪子闪电般探出,抓住两女的葇荑。

    挣了几下,小手还是被赵源紧紧的握住,任婷婷焦急的说道:“源哥,你忘记刚刚王前辈说的啦?你要忌女色。”

    林箐箐柔柔的帮腔:“对啊,阿源。”

    “都是糊弄人的,她就是嫉妒自己老公和师妹的感情,不然怎么三句不离他们的师妹。还是婷婷和箐箐大度,能娶你们为妻,我的人生太完美了。”

    正要吐槽赵源的花心,一个瓦片不偏不倚,在赵源反应过来前,砸到了他头上。

    两女瞬间花容失色,使劲挣脱赵源的掌握,一蹦三尺远,不给赵源一点机会。

    “哪里是糊弄人,明明就很灵验啊!源哥,你忍一忍,等王前辈买回荔枝柴和公鸡血烧了铜甲尸,我……让箐箐陪你。”

    任婷婷俏脸羞红,感觉再不怕林箐箐拖下水,总有一天脸蛋下的毛细血管会破裂。

    林箐箐满脸窘迫,不依道:“为什么是我,你才是他正牌未婚妻,要陪也是你陪。”

    心房里似闯进了一头迷路的小鹿,红着脸蛋逃走。

    任婷婷嗔怪的看了赵源一样,追上林箐箐,和她手牵着手,边走边嘀咕。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拿林箐箐的一血了,赵源兴奋的差点跳起来仰天长啸,心中盼着王慧能够早点回来烧了铜甲尸。

    可惜,天不遂人愿。

    这一等,就是整个白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街上看到漂亮衣服走不动道了。

    夜幕降临,诸葛孔平派去找妻女的儿子也不见踪影,赵源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

    果不其然,作死界高人第一茅到了。

    赵源想将两女支开,一家人里有一个倒霉的就够了,全家一起倒霉,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两女突然变得固执,不管赵源怎么劝,就是油盐不进。

    白天证实了赵源霉运缠身,不是摔跤就是被砸脑袋,喝水呛到,吃饭噎着。

    以他炼精化气中期的修为,原本不会出现躲不开的情况,答案就是,赵源灵力倒转,不能施法。

    赵源更是惶恐不安,感觉自己能动用的法力不足一百点,应该都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

    196点闪避竟然也躲不开这些意外,免伤也失去了作用,头上现在还顶着两个大包。

    铜甲尸没这么邪门儿吧?

    难道是世界意志?

    不应该,如果世界意志这么牛逼,我坟头草都几层楼那么高了。

    究竟怎么回事?

    想破了脑袋,赵源终于想到一个让他绝望的可能,就是捡属性的金手指坏掉了。

    好在还没有和金手指失联,让他心中还存有一丝希望。

    赵源认清了现实,没有金手指,他真的屁都不是。

    “即使金手指还能恢复,以后也不能懒散,必须修炼出属于自己的法力。”

    暗下决定,赵源豁达了许多,心境跟着提升。

    为了尽快打发走第一茅,诸葛孔平将面前三杯符酒一饮而尽。

    喝完才被告知是符酒,脸色立即一变,急切的吩咐鬼仆离开他的身体,去吃蜡烛醒酒。

    鬼仆立即照办,只是不管用多大的力,也无济于事。

    “孔平兄,你喝醉啦!哈哈哈……”终于压了诸葛孔平一头,第一茅忍不住哈哈大笑。

    诸葛孔平沉声驳斥:“你醉也轮不到我醉。”

    别人听来,诸葛孔平之言只是醉鬼不服气,作死界第一人听了,却认为诸葛孔平在挑衅。

    “你不承认醉就是没醉,没醉就是还要跟我比,你行我不行啊?”

    于是,两个人开始比试撞墙、摔跤、跳楼。

    赵源抱着胳膊笑吟吟的看着,饶有兴致的表情,好似希望两人比的越久越好。

    不是虚言,最好能摔一晚,至于他们摔断腿外加几根肋骨,赵源想都不想,只要第一茅不将铜甲尸放出来就行。

    任婷婷和林箐箐目瞪口呆:竟然还有这种骚操作,他俩争强好胜的心也忒重了点,为了压对方一头,就不怕变残废?

    诸葛孔平找到机会,捧着两根蜡烛吃的正香,从二楼摔下来的第一茅立有所觉,取出八卦眼镜戴上,惊呼:“人鬼合综术。”

    趁着诸葛孔平晕晕乎乎如醉酒,第一茅黑布一遮,眨眼将诸葛孔平锁进了箱子里。

    神奇的魔术表演,两女兴致勃勃,差点拍手称快。

    “第一茅,铜甲尸很邪门儿,诸葛前辈就是因为抓了他撞了邪,搞得现在不能动用法力。”

    还有美好的明天,还有大好的未来,赵源可不想替第一茅的作死埋单。

    “第一茅,别听他的,我只是练功岔了气,我堂堂武侯第十八代传人,岂会被一头铜甲尸克制?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诸葛孔平死要面子活受罪。

    暗骂一声猪队友,赵源想追时,怪笑的第一茅已经不见了踪影。

    “源哥/阿源,怎么办?”

    “你们把前辈放出来,我去阻止第一茅。”

    “源哥/阿源……”

    “听话。”

    不容置喙的语气太重,两女有些委屈,心里却涌起一股巨大的甜蜜。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