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貂蝉有种想哭的**,无辜地咬唇。请进本站。

    他低声道,“我要是……输了怎么办?”

    叶琉璃瞪了一眼,小声道,“你一个大男人还打不过女人?”

    貂蝉眼圈都红了,“人家是武林盟主的女儿。”

    叶琉璃想想也是,黄芷彤那可是武林盟主手把手教出来的,换句话说就是吃小灶长大的,貂蝉是被培训出来的,也就是说吃大锅饭长大的,能一样吗?

    “对啊,就是因为她是武林盟主的女儿,所以你输了才不丢人。”叶琉璃轻声安慰。

    “……”王妃,您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貂蝉鼻尖一酸,十分后悔当初跟王爷前来的决定,当时他就应该从树上闭着眼睛掉下来,宁可摔断一条腿,也不想来受王妃娘娘的折磨。

    再看杨玉环,傻兮兮地盯着貂蝉,“貂哥,你们说什么呢?”

    叶琉璃笑眯眯道,“小杨你放心,傻人有傻福。”

    “哦……好的。”杨玉环傻呵呵地点头。

    就这样,晚膳在种种复杂情绪中结束。

    用过晚膳,众人来到盟主别院、黄落枫平日里练武的空地。

    叶琉璃道,“黄姑娘,就在这里吧,我好想看你们比武哦。”心中暗暗祈祷,貂蝉能超常发挥,经过这一战,黄芷彤能爱上貂蝉的英姿。

    “好的,只要你喜欢就好。”黄芷彤笑着说完,便开始做热身运动。

    貂蝉有种要上刑场的感觉。

    叶琉璃对貂蝉道,“我说貂哥,你一会定要下手轻一些,要怜香惜玉哦。”音调上挑,暗示。

    貂蝉吸了一下鼻子,面颊满是绝望,“云月姑娘好像叮嘱错人了,您去叮嘱下黄姑娘怜香惜玉吧。”可别把他打死。

    随后,黄芷彤走到练武场中间,一拱手,“貂公子,请吧。”

    貂蝉深吸一口气,严正以待,“黄姑娘,请。”走到黄芷彤面前一拱手。

    紧接着两人便打了起来。

    却见,黄芷彤平时看起来文静一板一眼,但真正打起来,伸手敏捷轻快,一拳一掌扎扎实实、虎虎生威。

    再反观貂蝉,其以速度见长,几乎不与黄芷彤正面交锋,每次都轻巧的躲开,随后四两拨千斤。然而缺点是,除非黄芷彤能有破绽,否则他只能守不能攻。

    就这么打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难分胜负。

    忽然,黄芷彤虚晃一招,随后跳开,貂蝉是多么聪明的人,立刻就明了其意,并未追过去。

    黄芷彤拱手,“貂公子好武功,芷彤钦佩!这一生芷彤最佩服的便是轻功好的人,而貂公子是除了我哥外,我见过轻功最好之人了。”

    貂蝉微喘,也是一拱手,“承让,黄姑娘是我见过武功最好的女子,没有之一。”

    两人的比试就这么结束,貂蝉归来。

    叶琉璃小声道,“看把你吓的,这不是打得挺好吗?”

    貂蝉苦笑,“黄姑娘未用全力。”

    “……”叶琉璃。

    黄芷彤惊讶道,“诶,我哥和逍遥公子呢?”

    叶琉璃这才发现,刚刚她看得太入迷,两人什么时候离开却不知。“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只顾着看你们了,我们去找找罢。”

    众人不知,盟主别院最高房屋的屋顶,两人一人一角站在屋脊两侧。

    傍晚的微风从湖面刮过,两人衣袂纷飞。

    黄落枫冷哼一声,“舍妹倾心阁下,不知阁下有何高见。”

    虽然对方武功奇高,一阵阵杀气逼近,但东方洌却依旧面容平静,纯净的娃娃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无辜,“没高见,在下只喜欢云月。”却没说表妹。

    黄落枫眉头皱紧,“开个条件吧。”

    东方洌道,“没条件可开,今生今世我只喜欢云月一人。”

    黄落枫猛地身形一闪,一个精湛步法向前,“如果我杀了云月呢?”

    “我自然报仇。”东方洌依旧纹丝不动。

    黄落枫冷笑,“就凭你?”

    “你可以试试。”东方洌声音平静,明明看起来是个人畜无害的少年,但却又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气质。

    黄落枫挑眉,“好,姑且当你能报仇,报仇成功呢?”

    “自杀。”

    “……”

    黄落枫愣了好半晌,而后哈哈大笑,“你以为我会信你?”

    “你可以试试。”东方洌还是那句话。

    “……”行走江湖数年,黄落枫从未遇见过这种敌手,饶是武功高强的世外高人,也很难做到这种泰山压顶而不动,何况面前少年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其周身散发出的平静,若水潭一般,深不见底。

    黄落枫回忆貂蝉的身法,眉头皱起,“那姓貂的武功,却好像各国皇家暗卫的招数,你的身份……”

    东方洌意味深长,“我们化名而来,我为逍遥、她为云月,已有了足够多的暗示。武林大会的匿名身份也算是众所周知的秘密,只要不干涉武林大会,便是百鸟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

    “你认为你还没干涉武林大会?”黄落枫问。

    “没有,”东方洌答,“从始至终,我与云月都没主动接触过江湖人,如果我们主动接触,只怕不用你来质问,早被百鸟门赶出这里了。”

    或者说,百鸟门一直在监视这些游客。

    黄落枫咬牙切齿,面色烦躁,“君落花那个家伙,非要整什么游客赚银子,自找麻烦!”

    东方洌本想讽刺过去,但想了想,不是自己的地盘,便忍了吧。

    忍字头上一把刀,东方洌一向做得很好。

    “黄大侠若没其他事,在下先告辞了,怕云月着急。”提到叶琉璃,东方洌的面色多了一丝柔情。

    “等等,”黄落枫双眸微眯,周身内力蓬发,杀气一步步逼近,“如果,你表妹变心呢?”

    “什么意思?”

    黄落枫冷笑,“如果你表妹喜欢了别人,你怎么办?”东方洌失笑,“你以为云月那么容易变心?当初我向她求爱也是历尽千辛万苦,你这种人是云月最讨厌的人,放在云月口中就是‘直男癌’,还有,作为过来人,在下送给黄大侠一句话——别把女人想的太简

    单。”

    黄落枫一愣,而后扬天大笑,“哈哈,女人而已,我只问你,如果那女人变心了,你怎么办?”东方洌也懒得与这“直男癌”浪费时间,身形一闪已用轻功飞下,只留下淡淡的声音,“依旧那句话,你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