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林军师反间计拯救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林军师反间计拯救

    就在大人物和青玉会面不久前,一个人影悄悄钻进了卓云松的住处。

    此时,天色虽然已经很晚了,卓云松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入睡。

    他失眠了。

    不久前,他从一名金家的族人那里听到风声,金战和金飞鱼的事情败露了!

    一时间,他脑容量有限的脑壳里,涌上了无数的疑问。

    他明明听到卓长生说,今天晚上是卓长生和金飞鱼私会,怎么会突然变成金战了?

    难道是说,卓长生的事被金战发现了,金战临时见色起意,想强行占有金飞鱼?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但眼下,这些都不是卓云松最关心的东西。

    因为,他马上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今天晚上卓长生和金飞鱼的会面,是他传播出去的。

    现在,金战已经被投入地牢里了。

    想都不用想,如果金战被判有罪,他卓云松肯定也难辞其咎。

    所有人都会追问,你卓云松是怎么知道今晚的会面的,你是不是卓长生的同党?

    今晚的一切是不是一个局,是你和卓长生联手陷害金战的局。

    卓云松不是傻子,他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所以,卓云松准备跑路了。

    凡事有点价值的东西,都被他随手丢进储物戒指。

    他心里忐忑不安的走到门口,徘徊着、犹豫着,然后又缩了回去。

    心中产生了另外一个念头:“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这样不明不白的逃走,反而会遭到怀疑吧?”

    就这样,他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待了一会又想逃走,一直折腾了次。

    也就是这个时候,房间外面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卓云松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都变青了,心里头咯噔一声就沉了下去。

    脑海中也只剩下一个念头:“不会是来抓我的吧,这么晚了。”

    当他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是卓长生和金飞鱼两个人的时候,心里头顿时轻松下来,差点激动的哭了出来。

    林涛走到卓云松的近前,扫了一眼便看到桌上的储物戒指,道:“你要逃走?”

    卓云松不是傻子,当然不能直接承认。

    他讪讪的笑道:“逃走?我为什么要逃走?”

    林涛伸手去够桌上的储物戒指,卓云松上前争抢,但被林涛抢先一步抄了起来。

    林涛晃了晃手中的戒指,重复问道:“你要带着这个东西逃走?”

    人证物证具在,卓云松再也无可否认,只好老老实实的承认:“我是想离开。”

    林涛又逼问道:“你为了什么逃走?”

    卓云松眼睛缓缓的转动两圈,顾左右而言他:“不是逃走,就是暂时离开一下,有点个人的原因。”

    林涛冷笑道:“依我看,是因为听说金战被抓进地牢了吧?”

    卓云松神色露出一抹慌张,勉强镇定道:“大、大哥,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林涛讥讽道:“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

    “当然是真的听不懂,大哥,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林涛摆摆手,叹息道:“行了云松,别装了,今天晚上的事,是不是你泄露出去的?”

    卓云松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再装模作样的必要了,只好承认道:“是我。不过,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他翻腾着肚子里面的话,正想发表一篇长篇大论的煽情解释,寻求卓长生的原谅。

    可是,当他看见卓长生那张冷冰冰的面孔时,意识到他无论说什么,卓长生都不会相信了。

    卓长生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

    卓云松脸色黯淡,说道:“大哥,你和飞鱼姐之间的事情,的确是我泄露出去的……”

    说罢,他突然双膝一软,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抱着林涛的大腿悲声痛哭:“大哥,金战为什么会突然在哪里,实在跟我无关啊!”

    “唉,”林涛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想到,金战早就在那里潜伏着,还对我们说了一些威胁的话。”

    林涛面露无奈,痛苦的揉着自己的两眼之间。

    卓云松一边哭嚎着,一边恍然想到什么,道:“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

    他的目光突然露出一丝狰狞,道:“大哥,你救我也是救你自己啊!不然……不然我就对其他人说,是你跟我合谋陷害金战的!”

    卓云松已经彻底疯掉,像疯狗一样开始乱咬了。

    而林涛需要的,恰恰就是这种效果,就是卓云松的这种状态。

    人越是没有理性,越是疯狂,就越容易受到其他人的摆布。

    林涛目光柔和下来,将卓云松扶了起来,和声道:“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不过……”

    迟疑了一下,林涛继续说道:“不过,你只能把一切罪责推到金战的身上。”

    卓云松听到这话,顿时犹豫了起来。

    金战可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啊。

    两个人的关系虽然说不上亲密无间,却可以说是惺惺相惜。

    一个自小受到家族的排斥,一个失去了自己的家族。

    这两个共同点让两个人不但是表面上的朋友,还平添了一种默契和认同。

    所以,他卓云松就算再不是东西,都不可能出卖他的朋友的!

    于是,卓云松脸上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义正言辞的道:“大哥,没有问题,我们就把一切罪责推到金战身上。”

    唉,不是东西就不是东西吧。

    刚刚一直一言不发的金飞羽打断他们到:“不是把罪责推到金战身上,而是金战本来就有罪。”

    说着,金飞羽又摸出那张染红的丝帕给卓云松看。

    卓云松接过丝帕瞬间脸红了。

    我还是个孩子啊。

    你怎么好意思给我看这种东西。

    至于林涛,看到这个东西,则是翻了翻表演,不禁给金飞羽递了个眼神:你怎么总是拿这种东西啊。

    对此,金飞羽的解释是:增加可信度。

    金飞羽收起丝帕,咬牙切齿,恨声说道:“这就是金战对我做的禽兽行径,我一定要让金战付出代价!”

    此时此刻,卓云松突然变身成为正义的化身,正气凛然的道:“飞鱼姐,你尽管放心吧,我一定会让金战这个禽兽付出代价的。”

    然后,他转向林涛,道:“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林涛让卓云松附耳过来,低声嘱托几句,卓云松连连点头。

    ……

    交代好这一切,林涛和金飞羽便离开了卓云松的房间,马不停蹄的赶往地牢。

    半路上,他们顺利和南宫甲汇合。

    林涛对南宫甲道:“等下调换身份还要麻烦你了。”

    地牢外面有金家和传

    承家族的子弟看守。

    林涛和金飞羽来到门口,对看守道:“我们来见金家家主。”

    正常来说,他们是有随时见金家家主的权力的。

    不过,今天看守却一反常态的拒绝了他们,传承家族的子弟道:“我们刚刚得到命令,不许任何人出入地牢。”

    金飞羽蹙了蹙秀眉,道:“我见自己的父亲都不可以么?”

    传承家族的子弟固执道:“我们得到的命令就是如此,二小姐请回吧!”

    金飞羽不满道:“我们可以自有探监,这是上仙给我们的权力!”

    “这……”两名传承家族的子弟听到上仙两个字,一下子就犹豫起来。

    金飞羽给旁边的金家子弟使了个眼色。

    那名金家子弟一下子来了精神,低声对同伴道:“德阳,反正人又跑不了,你就让他们进去吧。”

    “而且,他们探监是上仙说的,既然是上仙说的,我们肯定不能拒绝的。”

    传承家族的看守弟子又犹豫沉吟了很久,终于点头道:“既然是上仙说的,那你们就进去,快去快回。”

    金战被关押在金家家主等三个人的牢房旁边,仍然陷入昏迷之中。

    看他的状态,没有个一晚上是断断难以苏醒过来了。

    林涛、金飞羽、南宫甲三个人停在金家家主牢房门前。

    金家家主趴在栏杆上,脑袋伸向外面,道:“飞羽,你怎么又回来了?这里危险啊。”

    金飞羽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道:“父亲,我们在想办法救你们出去。”

    听到这话,金家家主顿时老泪纵横,感动道:“飞羽,有你这句话,我就已经很欣慰了。你快和卓长生走吧,你们什么都做不了。”

    金飞羽没有回答,默默的摇了摇头。

    然后,她转向南宫甲,道:“南宫先生,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南宫甲漠然的点了下头,缓缓的走到金壬和金战牢房中间的位置。

    金飞羽解释说道:“父亲,现在南宫先生要使用两极反转,交换你们其中一个人和金战的位置和身份,让你们其中一个人冒充金战。你们三个……谁先来?”

    金壬愣了一下,明白了女儿的意图,他的目光在金飞鱼和金鼎之间移动。

    先救谁出去呢?

    金鼎看出金家家主的为难之色,立即道:“家主,先让飞鱼小姐出去吧,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时间紧迫。”

    不得不承认,金鼎看待问题还是很清晰的。

    而且,先将金飞鱼救出也是金飞羽心中的想法。

    金壬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就先让飞鱼出去吧……不过,和金战交换身份,能保证飞鱼的安全吗?”

    金飞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语气里还带着一丝不确定:“不会有问题的。南宫先生,开始吧。”

    南宫甲移步上前,手中突然出现一团光芒,分别奔向金飞鱼和金战。

    片刻后,金飞鱼出现在了金战原来的位置,金战出现在了金飞羽的位置。

    林涛对金飞鱼道:“飞鱼,你多在这里忍耐一下,用不了多久金战的师父就会放你走。”

    “记住,千万不要多说话,不要暴露身份。”

    金飞鱼重重的点了下头,脸颊竟然不自觉的泛红。

    金飞鱼使劲摇了摇脑袋,怎么感觉今天这个卓长生对我这么温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