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事发之后,三方的较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事发之后,三方的较

    随着金战被他的师父一掌击倒,这场闹剧终于告一段落。

    众人见事已至此,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纷纷拱手告辞。

    金战的师父是最后一个走的,临走前他眼神复杂的看了弟子一眼,拂袖而去。

    然后,有两名金家的弟子进入门中。

    两人眼睛在屋中一扫,首先看见的不是倒地昏迷不醒的金战,而是衣衫不整、轻轻啜泣的金飞羽。

    他们两个当然认得这位金家的二小姐。

    两人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齐齐的躬身道:“二小姐。”

    金飞羽低着头,仍然轻声啜泣。

    两个人识趣的不再说话,抬着金战悄然退了出去。

    房间里面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很久,林涛无声无息悄然的走进房间,伫立在金飞羽身后。

    金飞羽头也不抬,就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下一步怎么做?”

    林涛看了一眼那染红的丝帕,愧疚道:“真是难为你了,牺牲这么多。”

    金飞羽嘴角翘了翘,道:“那当然是假的,我跟金战聊了一个时辰,什么都没有做。”

    林涛愕然,失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金飞羽道:“现在金战已经彻底失去信任了,被他师父关进地牢了。”

    林涛摇了摇头:“金战现在还没有完全失去信任。”

    金飞羽困惑不解道:“为什么?”

    是啊,金战三番两次的让他的师父失望,成为仙界众家族的笑柄,按理说现在早就成为弃子了。

    林涛没有直接作出解释,反问道:“如果你是金战的师父,对于今天晚上布的局,你会就这么相信么?”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啊……”金飞羽喃喃说,“不过,我肯定会有所怀疑,和一切都太凑巧了。”

    林涛点头同意:“既然你都会怀疑,你觉得金战师父的智力不如你吗?”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今天晚上,金战的师父之所以没有怀疑,是他的情绪受到接二连三的冲击,这些情绪让他暂时的失去了思考判断的能力。”

    “不过,一旦他冷静下来,重新回想审视起今天晚上的种种经历,他一定会产生怀疑。”

    金飞羽点了点头。

    林涛又道:“他产生怀疑后,肯定要调查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谁是最值得怀疑的呢?”

    金飞羽道:“他只能从金战身上查起。”

    林涛露出一抹担忧的神色,道:“如果他从金战身上查,那么他就不会查到我们身上,因为金战什么都不知道。但是……”

    顿了顿后,林涛接着道:“如果他从传承家族那些人的身上调查,马上就会知道,今晚的事情是卓云松透露出去的,而卓云松又是从我这里听说的。”

    听到这里,金飞羽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大半:“所以,你才是嫌疑最大的那个。”

    林涛点头道:“到了那个时候,金战的师父就会查看我的记忆,彻彻底底的查看一遍,我们就彻底暴露身份了。”

    ……

    那位大人物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里黑漆漆的,窗子外投进一道月

    光。

    桌上有一盏茶碗,茶碗里面的茶水已经凉透。

    他恍然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刚接到通知时,端茶要喝的那一刻。

    大人物越想越气,抄起桌上的茶碗重重的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茶碗四分五裂,瞬间变成了齑粉。

    大人物在桌前坐下,一只手扶在桌面上,神情一阵恍惚。

    正在这时,黑暗中悄然走出……不,是飘出一个影子。

    那道影子脚尖不接触地面,仿佛处于悬空的状态,如同幽灵一般。

    更令人可怖的是,仔细看去,那道黑色斗篷下面的人影,竟然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

    眼睛是两只黑色的纽扣,鼻子是一团隆起的布团,嘴巴是一抹血淋淋的朱砂。

    还有头发……就是真的头发,好像不知道是从那个死人的身上拔下来又装到自己身上的。

    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搭配,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是滑稽可笑,看久了却感到一阵阵的毛骨悚然,甚至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这个布娃娃,正是大人物隐藏在暗处的同僚。

    布娃娃一开口,声音就十分的古怪尖锐:“今天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大人物沉默以对,没有说话。

    这个古怪的布娃娃又道:“你到现在还没发现问题所在么?”

    大人物这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沉声说道:“这一切都太凑巧了,像是有人在背后刻意安排的。”

    “金战的确被金飞鱼迷得神魂颠倒,但关键是背后有人策划了这一切。”

    布娃娃叹了口气:“可惜啊,你之前受伤太严重了,短期内不能使用神通,探查他们的记忆了。”

    数日前,也就是他不在龙炎城的那段时间,他和那群人发生了一场恶战。

    虽然最终他赢了,却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他不能自由使用探查记忆的神通了,这件事他没对任何一个人泄露。

    因此,当他听说真正的林涛还活着,而且可能就潜藏在龙炎城中。

    他马上下令封锁全城,将有所相关人士召集到龙炎城金家府邸。

    然后,再采取静观其变的计策,逐步排查,找到真正的林涛。

    布娃娃又道:“你打算怎么调查?从哪里开始调查?”

    大人物低头想了想,道:“问题不是在金战身上,金战什么也不知道,问题是谁先把今天晚上的消息传出去的?”

    直戳要害。

    接着,他缓缓道:“所有传承家族的重要人物都到场了,肯定有人通知他们。我要找到那个人。”

    布娃娃点头表示赞同:“你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就过去一趟。”

    大人物道:“放心,我能应付得来。”

    布娃娃叹了口气,道:“还有,金家那三个人,你尽管处理了。我这边已经有人不满了,说你拖得太久了。”

    想到金壬、金飞羽、金鼎三个人,大人物就感到一阵头疼。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我会尽快办的。”

    然后,他对着门外大喊一声:“金战,去把**师青玉请来。”

    话刚一出口,突然想到金战现在已经被他投入地牢了。

    大人物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还得我亲自走一趟。”

    说着,他大步流星的离开房间,向着红袍众青玉的住处走去。

    ……

    这个时间,所有的院落几乎都已经熄灯了。

    但此时,红袍众们所居住的院落里面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这位大人物在院落门口伫立了片刻,若有所思的观望一会儿,迈步向里面走去。

    他刚推开门,就看到了一个让他有点意外的场景。

    以教会的**师青玉为首的红袍众们,总共有六七个人,端端正正的坐在大堂上。

    房间里面点着好几台的灯烛,火焰跃动着,照亮整个房间。

    不仅如此,几个人的桌上还摆着热气腾腾的茶水,整间屋子都飘荡着香茗的味道。

    大人物进门的那一刻,以青玉为首的六名红袍众全部起身迎接,态度十分恭敬。

    青玉躬了躬身,恭敬道:“红袍众恭迎上仙,上仙,我们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大人物颇感意外,道:“哦?你们早就知道我会来?”

    青玉低头道:“是,而且我们还知道,大人物是为了金战的事情而来的。”

    大人物道:“看来你们那个时候就看出事情有问题了,为什么没有当时就直接告诉我。”

    青玉谨慎的道:“还请上仙恕罪,因为整件事对手做的太天衣无缝,我们没有实在的证据。”

    “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考量。其一,如果当时就像上仙说明,上仙很可能听不进去,反而让我们反受其害。”

    “其二,如果当时说明,就等于打草惊蛇了。我们想,不如索性将计就计,将金战投入地牢,让对手以为我们已经中计。然后……”

    青玉做了一个快刀斩乱麻、一网打尽的动作。

    即便是大人物,也不得不承认,青玉的理由滴水不漏,挑不出任何问题。

    然后,青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对方延入上首的座位。

    大人物也不推辞,从容落座,抄起桌上的香茗品了一口。

    大人物道:“青玉,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青玉低下头,谦卑道:“不敢当。”

    大人物赞赏道:“你加入红袍众也有几百几千年了吧,现在还只是**师。”

    青玉神色一动,低头道:“是。”

    大人物淡淡的“嗯”了一声,道:“像你这么一个人才,现在还只是个**师,实在是屈才了。”

    这正是大人物讲话的高明之处。

    虽然不给你明确的承诺,却表示出对你的欣赏,让你有所期待。

    青玉当然也清楚这其中的道理。

    大人物道:“你现在知道我要问什么问题么?”

    青玉也在桌子的另一边从容坐下,道:“上仙想问,是谁将这个消息传给我们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罪魁祸首。”

    大人物赞许的点头:“是谁传出这个消息的。”

    青玉说出了一个人名:“卓云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