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一个演员的自我修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一个演员的自我修

    林涛默默点点头,就当这是一种肯定和赞赏,虚心接受了。

    “好了,现在我们大功告成了。”蝴蝶拍了一下手,道。

    红袍众南宫甲点点头,道:“今天大家表现的都不错,不过还有最后一个步骤。”

    他轻拍两下林涛的肩膀,从他身边走过。

    南宫甲一转身,手中突然多了几粒药丸。

    然后,他给药丸分发下去,包括他自己在内,每人一粒。

    南宫甲解释道:“刚刚那段记忆,准确的说是一段画面,是假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们伪造了一段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伪造了林涛被卓长生弄死的记忆。

    南宫甲又道:“你们吃下这粒丹药,今天的所有记忆就会消除。”

    “但是,刚刚我们假冒演戏的那段记忆,被我事先做了手脚,会保留下来。”

    “如果今后,那一位大人物探查我们的记忆,他就会看到那段记忆。”

    林涛手里拿着丹药,这是一枚小小的药丸,长得有点像泥球,无色无味。

    其他人纷纷吞下丹药,林涛也一口气闷了药丸。

    并没有发生什么不良反应至少到面前为止,是这样的。

    突然,他眼前一黑,感觉到一阵恍惚

    痛啊。

    头疼痛的很。

    终于恢复意识了,林涛完全不记忆今天发生过的事情。

    当然了,除了卓长生杀掉林涛这场戏。

    南宫甲告诉他那一切都是假的,是一场戏。

    如果南宫甲没对他解释,他估计自己就要信以为真了,太逼真了。

    所有人记忆都消除了,只保留了那场戏的记忆和画面。

    南宫甲对林涛道:“现在,林涛,我要使用两极反转,让你完全变成卓长生的模样。”

    “你必须要变得和卓长生一模一样,无论外貌,气质,性格和行为习惯,不能有一点纰漏。”

    “我们的对手是一个老妖精,全知全能,非常恐怖。”

    “所以,我们要伪装的尽善尽美,最好是找到一个熟悉卓长生的人,从他哪里了解到卓长生本人的性格和习惯。”

    林涛慎重的点点头,可是到那里去找这么一个人呢

    卓家家族的人,现在都已经不知去向了。

    金飞羽可能了解一点卓长生,但了解的也不多。

    更何况,现在这个心机婊已经抱上了“那一位”大人物的大腿了。

    她现在就像是橡皮糖一样,跟那一位大人物连成一体。

    生怕离开这个靠山,林涛就会找到她打击报复。

    她这么担心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林涛真的会找到她打击报复。

    林涛眼前一亮,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名字。

    或者说,浮现出一张面孔,他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那就是卓家目前唯一剩下的族人,那名卓家少年,卓云松。

    林涛朝红袍众点点头,道:“使用两极反转吧,把我变成卓长生的样貌。”

    南宫甲久久的盯了林涛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动手使用两极反转。

    林涛摇身一变,变成了卓长生的样貌。

    外表虽然改变,得益于两极反转的强大魔力,他和卓长生看不出一点细微差别。

    但是,两个人仍然有天渊之别。

    林涛对卓长生的了解

    ,仅限于金水城外一站,带人袭击金水城等事。

    他对卓长生私下里的表现,完全是一无所知的状态。

    所以,他要找卓家少年卓云松,从他那里了解卓云来。

    临行前,南宫甲再三叮嘱道:“卓云松虽然很冲动,但是不傻,你少说话,多留意对方的表现。”

    “实在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就装傻充愣的带过去,一定不能让他看出端倪,不能让他对你产生怀疑。”

    “毕竟你流落在外这么久了,有个三长两短,性情有所改变,卓云松可能也不会追问太多。”

    林涛默默的点了点头,一一接受这些意见。

    然后,林涛便上路了。

    他乔装打扮,偷偷的混进主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打听到卓云松的位置,便径直的赶了过去。

    和金飞羽这个抱大腿的心机婊不同,卓云松这小子有点骨气,没有和“那一位”大人物厮混在一起。

    他独自找了一个住处,孤零零的喝酒。

    “咚咚咚”

    变身成卓长生的林涛,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本来他想表现的激动一点,那种久别重逢、生离死别的激动。

    后来转念想想,卓长生为人非常懂礼数,特别注重这些,弄这些虚礼未免惹人怀疑。

    所以,他还是敲门了。

    卓云松打开门,看见林涛那张脸的时候,愣了很久很久。

    “大哥”卓云松扑通一下,扑到林涛扮演的大哥的怀里。

    “呜呜,”紧跟着,这名少年竟然低沉的啜泣起来。

    他太激动了,好不容易见到一位族人,让他仿佛找到了人生的目标。

    就像权利的游戏里面,二丫听说雪诺赢得了私生子之战,听说史塔克家族没有死绝时,心中产生的那种情感。

    终于见到族人,这名少年忍不住痛哭起来。

    从林涛那个狗贼那里,所受到的种种侮辱,种种痛苦,顷刻间化为乌有。

    严格的说,卓云松和卓长生两个人的关系,不像他和卓云来关系那么好。

    卓云松和卓云来是无话不说,经常混在一起在街头骑马,偷看女人洗澡,无话不谈。

    而卓云松和卓长生,两人一年也说不上十句话。

    经常就是简单的打个招呼,寒暄两句。

    “卓大哥,回来了。”

    “回来了,云松,今天没出去”

    “没出去。”

    两人经常就是这样的对话,说不上冷,也绝对绝对热不起来。

    同样,两人的关系也有点像雪诺和珊莎。

    你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你。

    两人对彼此的态度心知肚明,就是不肯说出来。

    总的来说,就是两个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的还互相不对付的人凑到一起。

    林涛继续表演,紧紧的保住卓云松,抱了足足有半分钟。

    然后,他放开卓云松,盯着他的脸,一脸的关切:“你还好吗”

    卓云松点点头,迫切的问道:“大哥,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呢”

    说着,他向门外探了探脑袋,但理所当然什么也没看到。

    卓云松的眼中露出一丝丝的担忧和失望。

    “唉”林涛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啊”

    卓云松心中咯噔一下,渐渐的沉了下去,道

    :“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了啊云来大哥呢家主呢”

    林涛沉痛的摇摇头:“我跟他们在路上失散了,我估计他们是凶多吉少了。”

    卓云松失神的张了张嘴巴,缓缓的后退两步:“怎么会”

    林涛抚了抚卓云松的脑袋,说道:“你要坚强,卓家不会倒下。”

    少年重重的点了点头,重复道:“卓家不会倒下。”

    两人说话的语气如出一辙,仿佛这特么的是一句家训。

    林涛和卓云松并肩走到屋中,在桌前坐下。

    林涛拿起桌上的酒瓶,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苦笑道:“看来这些日子,你过得也不顺利啊。”

    卓云松瞬间对这位平时都没怎么说过话的同族大哥增进几分情感。

    就连老乡在外地相遇了,都激动的不得了,何况是失散的生死未卜的同族兄弟呢

    卓云松盯着林涛的眼睛看了一会,道:“大哥,你这次回来,给我的感觉怎么说呢,改变了很多。”

    林涛心头一喜,老子正想着怎么展开这个话题呢。

    他脸上不动声色,问道:“是吗哪里不一样了”

    卓云松上上下下打量着林涛,道:“比如,你以前从来都很讨厌酒,屋里有酒瓶,你就要皱眉头,受不了这个味道。”

    林涛心头一动,原来如此啊。

    林涛点点头道:“的确,我改变了不少。这次经历让我改变了很多。人总是会改变的。”

    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

    而卓云松也根本没有听出任何的毛病。

    他接受了这句逻辑有点讲不通的话。

    卓云松感慨的吸了口气,道:“是啊,人总会改变的。”

    林涛就着这个话题,继续问道:“你再说说,我那里不一样了。”

    卓云松看看他,道:“你”

    两人从当天下午,一直聊到深更半夜,蜡炬燃尽。

    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两人,今天一天说的话,比过去十年都多。

    就连卓云松自己都感到稀奇。

    林涛感觉,现在他有点同情这个卓家少年了。

    他的身世太可怜了,太让人心生怜悯了。

    可是他不能啊,这小子一旦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马上就会拔刀相向,露出爪牙的。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多长时间以来,正因为林涛奉行了这个原则,才不至于死的太快。

    林涛拍拍屁股,起身准备要走,今天收集的情报足够多了,足够让他应付“那一位”大人物了。

    林涛看看窗外,说道:“时候太晚了,先休息去吧。”

    “我明天还要办一件事,你不用跟着来了。办完就来找你。”

    少年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你是要去找金飞羽姐姐和金木大哥的师父吗”

    林涛点点头。

    少年急声道:“我跟你一块去。”

    林涛斟酌片刻,点头同意了。

    反正让这个小子去,不但不会碍事,反而可以麻痹敌人,让敌人基本上不会想起怀疑他的身份。

    反之,他大摇大摆一个人出现在“那一位”大人物的面前,那才惹人怀疑呢。

    “对了,”已经走到门口的林涛,突然回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涛已经被我亲手手刃了,我们卓家的大仇得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