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陆真人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陆真人

    林涛一打眼看见这人,就有种刘备看见诸葛亮的感觉,似乎他就是岁月蹉跎的刘备,得遇卧龙出山,皇图霸业,已经不甚遥远了。

    这中年男子听到有人说话,放下锄头,就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唱着歌谣。

    “人生多歧路,世上本无常,丈夫当自立,扶弱除暴强。通夜观星汉,执棋话两行。俗世富贵短,天道有情长。”

    走近一看,他带着一个竹编的斗笠,一身干农活儿的粗衣,嘴角很随意的笑着。

    天仙这么年轻林涛打死也没想到,他还以为仙人就该是越老越厉害,还有点架子,不然震慑不住对手。

    但这人显然没一条符合,还主动和林涛几人打招呼:“几位,吃了吗”

    我去,这是什么问题林涛尴尬了一阵,只好如实说:“没吃。”

    “没吃,就先喝杯茶吧,松子,你去备茶。”那少年答应了一声,消失在院子了里。

    几人进了屋子坐好,林涛打量一圈,这屋子里光线很足,陈设也简单,两张桌子,几把藤椅,还有香炉棋盘长笛等等,俨然一副隐居的生活。

    林涛想起他刚才吟的那首诗,问道:“刚才那首诗我没太懂,是什么意思啊”

    中年人笑笑道:“那只不过是我平生的志愿罢了,话说回来,几位来找我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林涛心中骇然一下,转念一想这也正常,毕竟是仙人,可能仙人的境界都是这么难以理解吧

    “魔宗的事,想必您都知道了,我知道这些俗世的事,仙人是不太想管的,但是我们眼下只能向您求救了。”林涛也不想太绕,直奔主题的说道。

    中年人伸手止住他:“我早知道天下有这一劫,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要出山的。”

    这时,少年松子进来了,端着一盘子热腾腾的茶水,茶水顿时清香四溢,中年男人道:“请用茶。”

    一盏茶尽,中年男人放下茶碗,转头看林涛:“那枚棋子,你们带来了么”

    林涛把棋子给他,中年男人抚摸两下,来到院子里,将那枚棋子摆进棋盘。

    “你们会下棋吗”他突然问道。

    林涛愣了一下,“你这棋的规矩,相不能过河,是吧”

    中年男子一笑,开始摆棋盘,林涛顺势站在他对面,其他人在旁观战。

    中年男子一边摆棋盘,一边说道:“这天下大势,就像这一盘棋一样。一红一黑,互相搏杀,互相角力。”

    “你知道最关键的是什么吗不是你杀掉对手几子,而是赢得一步先机,赢得一个势,困死对方的老将,这才是棋局也是天下棋势的要招。行家里手讲,宁损一子,不失一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林涛点点头,太有道理了,他也是这么想的。

    中年男人很高兴,棋盘摆好,两人就开始厮杀起来。

    一盘杀完,林涛把对手杀的连连败退,他一看中年男子这水平,难怪当年辛老能赢他,下的

    实在太烂了。

    但他不得不佩服,这中年男子棋品不错,输了竟也十分开心。

    他愕然看了棋盘一阵,道:“这棋的确是我输了,看来我今天遇到对手了,来我们再来一盘。”

    又是一盘,那中年男子又输了。

    他终于放弃,叹息一声道:“这次先到这里吧,我们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松子,你也跟着我下山,你可以出师了,在这之前,你去看看你父亲吧,时间这么久了,他一定很想你了。”

    林涛一听这话,这少年似乎还有父亲,突然想起那名药铺老板,问道:“你父亲是开药铺的”

    那少年点点头,林涛这下确定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最后道:“你爹说了,是死是活让我们给他带回一句话,他记挂着这事已经有两年了。”

    那少年闷头想了一会,哇的一下哭了,抹着鼻涕眼泪道:“爹”

    林涛赶紧劝他:“你在这里哭也没用,行了,赶紧收拾收拾,和我们一块下山,到时候你爹看见你回去了,那才高兴呢。”

    少年擦干眼泪,点了点头,回屋收拾去了。

    半个时辰后,几人收拾妥当,准备出发了。中年男子最后回头,恋恋不舍的看这里一眼,自言自语了一句:“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到这里了。再想做一个结庐隐士,其可得乎”

    说完,叹了一口气。林涛看看他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中年男子笑了一下道:“我姓陆,俗名是什么不重要了,我也不想再对人提起,你叫我陆真人就行。”

    说也奇怪,几人下山时轻松许多,陆真人走在前面,几人只感觉脚底生风。一条艰难崎岖的山路,仿佛折叠了,在他脚底,四五十步就走过去了。

    那名少年松子解释道:“这是师父的变化本领,缩地成寸。”

    林涛一听这个名字,眉头一挑,这才叫缩地成寸,跟他以前施展的,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不,应该说不在一个世界。

    几人也没借助传送法阵,几天的功夫,就下了山,直奔沙城而去,然而,此时沙城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沙城的城墙碎了一片,房子连成片,冒着火和黑烟。大街上看不到一个活人,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有修士的,大多数是普通人的。

    整座城都变成死城

    看到此情此景,松子神色一动,飞快朝着药铺跑去。不出所料,这里也没有逃过一劫。

    店铺老板眼珠子被挖出,身体变成石灰的颜色,仿佛石化了,脸上青筋隐约可见,死相极为恐怖。

    周灵绣等几人已经不敢多看一眼,偏过了脑袋。

    看着眼前这具尸体,林涛很难想象,他不久前还是个大活人,请他帮忙把儿子带回来。

    店铺老板的手里,攥着一封没写完的信,他攥的很紧,松子用了很大力气才将信抽出来。看完那封信,“啪嗒啪嗒”,松子的眼泪就下来,把信纸打湿了。

    林涛拿过信

    ,那上面的字迹很乱,显然写的十分匆忙:“儿子,不知你能否看到这封信,但为父有预感,你能看到。”

    “我们爷俩恐怕不能相见了,这两天,沙城遭到攻击,城外大阵岌岌可危,恐怕难以支撑。城中居民一直传说,死人即将复活,给天下带来浩劫,看来预言成真的。”

    “回山上去吧,那里相对安全一些。你要修仙,为父曾不许,现在想想,也许你是对的。人命如草芥,为父现在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健康活下去,那就足够了。”

    “现在,城里能逃的人都已经逃了为父最快乐的时光,就是陪你过生日,一起在苏湖堤边野炊的那个午后,那年你娘亲也在,不知你是否还记得,虽然现在想回到那时,也是不可能了。”

    “你要珍重”

    这封信到此为止了,后面的内容没写完,林涛把信叠好,还给了少年松子。

    几人要把店铺老板埋了,陆真人说“不必”,蹲下身子轻抚了一下尸体,店铺老板就自己燃烧起来,陆真人念念有词:“生来一张皮,死后一抔土,生死亦如是,不若就此去,早登真法界。”

    顷刻间,尸体化成一堆灰烬碎末,被风吹散了。

    那封信中,提到了一个死人复活,林涛冥思苦想,那死人复活难道说的就是他们遇到的那队阴兵

    那队阴兵实力虽然强,但又怎么能是整座大城的修士对手还是说,那队阴兵紧紧是小部分,大部队在后面。

    他百思不得其解,陆真人看看他道:“你们是不是遇见过那些死人”

    到底是仙人,他想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林涛也正想问这件事:“陆真人,你知道这些死人吗”

    陆真人让他把那些死人的外貌特征说了,林涛长话短说,又说来话长,足足半个时辰,连说带解答陆真人的疑问,才把整件事讲完。

    “你说的那些阴兵,仅仅是死国的一部分先头部队而已。”陆真人分析道。

    “先头部队”果然不出林涛所料,那群讨命鬼还有大部队跟着,也许就藏在那团黑灰里。

    陆真人点头道:“如果事实真是如此,死国复生了,那情况就很可怕了。”

    仙人都说可怕了,是有多可怕林涛不由道:“有多可怕”

    “远远比魔宗威胁还大。”

    几人沉默了,陆真人又补充道:“魔宗再怎么说,也是人,是人就有人类的弱点。但是,死国不是人,没有弱点,甚至做事也没有目的。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征服,就是毁灭,就是把其他人变得跟他们一模一样。”

    林涛想起和女尸还有纸片人交手的情景,结合陆真人所说,不由感到一阵后怕,“你是仙人,难道也拿他们没办法”

    陆真人摇摇头:“仙人也在六界之内,五行之中。”

    林涛感到一阵无力,看来那些鬼物确实很难办,陆真人又道:“不过,六道之中,一物克一物,即便是那些鬼物,也有害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