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一千零十八章横竖一巴掌

第一千零十八章横竖一巴掌

    林涛听到这个声音,还以为是冲着周灵绣来的。他抬眼一看,不远处一名衣着华丽的纨绔子弟,指挥着手下把一名少女和老者围在中间。

    老者护住自己的女儿,同时苦声哀求:“季大少,小女年纪还小,求求你放过她吧”

    那名姓季的纨绔子弟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人群中间,像模像样的对手下道:“你们干什么对人家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还不快放了他们。”

    那些手下放开老者和少女后,他把上前把那名少女扶起来,伸手在她手上摩挲着,对老者笑着说:“老东西不是,老先生,你不要把我季祖荫想的那么坏嘛我只不过是想请你女儿喝一杯茶而已。”

    老者的脸上有苦难言,想反驳两句,被季祖荫拿眼睛一瞪,顿时就哑巴吃黄连,不敢多说一句了。

    “女儿啊,都是你爹没有本事,让你受人家的欺负。”老者说着两行老泪就流下来了。

    季祖荫冷漠的看他一眼,说道:“行了,你闺女要是能跟了我,那是她的福分,难道跟着你天天连饭都吃不上么”

    这名老者也是不会说话,张口就道:“季大少啊,谁不知道你都有十七八个女人了,不到三个月就换一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季祖荫登时愤怒了,抬手就要给老者一巴掌。老者下意识的向后一躲闪,那巴掌还没打下,就被他的女儿挡住了。

    那名少女娇喝一声:“够了,季少爷,我跟着你走,求求你别为难我爹。”

    “看看,还是你生了个好女儿,”季祖荫看着老者冷笑一声,又对那名少女道:“你想让我放过你爹,也不是不行,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季祖荫指了指自己的脸皮,没说话,那意思是在这里亲一下,如果让爷满意了,就放过你爹。

    那名少女看看周围围观的人群,脸上又羞又怒,犹豫了半晌,咬咬牙,就向着季祖荫走去。

    季祖荫仰起脸,正等着那名少女亲上去,就忽然听到“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紧接着,左耳爆发出一阵耳鸣,整个人原地翻转了一百八十度,摔到在地。

    他迷迷瞪瞪的抬头,就看到周灵绣那张美丽的脸蛋,居高临下,目光鄙夷的看着他。

    这时,这王八蛋鼻孔直往外篡血,没想到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一直贼眼瞄着周灵绣的裙底,淫荡的笑着:“我看到你的那里了。”

    周灵绣脸上一阵发烫,转身一脚踢中了他的腹部,发出一声闷响,季祖荫整个人贴着地面,当时就向后出溜出去,翻腾两圈,抽动了两下,人就不动了。

    “该不会是死了吧”周围的人低声的议论着。

    “死了更好,这个害虫死了,我们这里以后都太平了。”

    “他可是他爹的心头肉,这么死了,他爹会放过那位姑娘吗”

    “唉,那位姑娘下手太重了。”

    “不是她下手太重,是这害虫天天玩女人,身体早就坏了。”

    周灵绣听着这些议论,也不禁一阵发慌,那名老者和少女也走了上来,劝道:“姑娘,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但是你把这个季大少打死了,他们季家不是那么好惹的。我劝你还是趁着他们家的人没过来,赶快离开这里吧”

    周灵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不用管我。”

    没想到那名老者真就不管了,说两句感谢的话,带着女儿就溜了。

    周灵绣一时无语,正当她眼神里充满无助时,躺在地上的季祖荫突然抽动两下,竟然又活了过来。

    他狠狠的抽了两口气,看看周围的情况,低声问手下道:“我昏迷多久了”

    “季少,您才刚昏迷没多久。”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

    “那个姑娘呢”

    “刚才和他爹一块儿跑了。”手下小心翼翼的回答。

    季祖荫目光转向了周灵绣:“你把人给放跑了,你打算怎么陪给我”

    他看着周灵绣娇好的身材,露出淫邪的笑容。

    周灵绣反感极了,也不想理会他,转身就走。她刚走出两步,就被季祖荫的手下拦住。

    “这么没有礼貌,一句话不说就走,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去,让我教教你怎么做人。”季祖荫邪恶的笑着,特意强调了“做人”这两个字。

    那几名手下也发出笑声,其中一个人愣愣的看了众人一眼,被身边的人捅了一下,也跟着假笑起来。

    周灵绣受到了羞辱,反手又给了季祖荫一个巴掌,她的速度很快,季祖荫和他手下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又原地翻了半圈。

    “修士”他和手下这时才看出周灵绣的身份。

    短暂的迟疑后,他的手下问:“季少,现在怎么办我们可能不是她的对手。”

    季祖荫冷笑一声,对手下道:“去找我大哥,就说我被人给欺负了,让他来给我撑腰。还有,我今天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那名手下眨眨眼:“这话也要跟大少说吗”

    “那句话”

    “我今天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季祖荫抬手一个巴掌,那名手下捂着脸,委屈的看着季祖荫,听季祖荫道:“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这话让我大哥知道了,我还能活吗”

    那名手下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一声,挤出人群,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你等着,我今天要吃定你了。”季祖荫紧紧的盯着周灵绣。

    周灵绣也想看看季祖荫到底有什么本事,“好,我等着。”

    半天后,那名手下终于飞奔回来,低声对季祖荫说了两句话。不大一会儿,一名英姿挺拔的青年拨开人群,身后还跟着四名护卫。

    “大哥”季祖荫迎了上去,捂着半边脸,指着周灵绣就开始信口开河:“都是这个女人干的,你看看他把我给打的,板牙都打活动了。”

    闻言,周灵绣冷笑:“我真应该打的你满地找牙。”

    那名青年打量周灵绣一眼,又看看季祖荫,

    突然反手一巴掌,打在他另一侧的脸上。季祖荫两个脸颊都挨了巴掌,瞬间肿成了猪头。

    季祖荫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转身又给了手下一巴掌。

    “你打我干嘛”那名手下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十分的委屈。

    “我今天挨了这么多巴掌,心里不爽,所以我要打回来。”说着又给那名手下一巴掌。

    这时,那位季祖荫的大哥说话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你整天不知道提升自己,振兴我们季家,却在外招惹是非,招惹这些女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那名青年停顿一下,又道:“你以前招惹这些女人,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你惹到了硬手,没办法收场了,才把我找来。所以,这一下是我教训你的。”

    季祖荫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低头认错:“对不起,大哥。”

    那名青年摆摆手:“行了,别说这些了。你看上的就是这个女人你要是答应大哥,你以后不再惹别的女人,我就帮你这个忙。”

    他们说话的时候,林涛一直在旁边听着,他刚看到这名青年时,还以为他多少讲点道理。听到这句话,差点没背过气,这他娘的光天化日之下,说抢人就抢人,比魔宗还黑。

    他知道自己再不站出来,周灵绣就应付不来了,便上前两步。他正要开口说话,那名青年就注意到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遍,问季祖荫:“这要饭的又是哪来的”

    听到这话,就是周灵绣也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林涛老脸一红,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的确十分的落魄。他干咳了两声,说道:“我不是要饭的。不好意思,你们说的这个女人,是我的朋友。”

    那名青年又看看周灵绣,问道:“这要饭的是你什么人”

    “我是他的女人。”周灵绣红着脸,面无表情的回答。

    虽然知道,这话里有一多半是气话,林涛听了还是差点喷出一口血,“反正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回事,既然你们也知道了,那么今天的事,我可以不和你们计较。灵绣,我们走。”

    那名青年不屑的笑了一声:“你们口气倒是不小,你们不和我计较,我倒是要和你们计较计较。”

    林涛拉着周灵绣的手,回头“哦”了一声,“你想怎么计较”

    “从来没有人能侮辱我们季家之后,还能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离开这座城的。当然,你走也可以,但是这个女人必须留下。”那名青年一挥手,四名护卫立刻上前,就要拉扯周灵绣的手臂。

    林涛一个旋身,踢出了四脚,那四名守卫也是修士,硬生生的各接了林涛一脚,向后退了两步。

    “想不到你还有些本事。”那名青年说着,往前走了两步,褪掉了外衣,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人群顿时一阵低语,一些不谙世事的少女眼睛都看直了。

    “怎么样”那名青年傲然问道。

    “不怎么样。”林涛笑着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