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九百七十八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们

第九百七十八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们

    经过一段激烈的讨论,他们一致认为这条石室的四个洞门,一定和眼前棋盘上的棋局有关。但现在问题是,林涛根本对棋盘一窍不通。

    董婉儿看着棋局,皱眉道:“这是古代的一种杀棋,每一步棋落子后,都有四种变招,四种变招的每一种又衍生出四种,总共就是十六种,然后是六十四种,二百五十六种,以此类推。”

    林涛沉吟着道:“是不是,解开这局棋就是出去的关键那咱们走那条路”

    这时,一直沉默的孙辰说话了:“既然这里设置成这样,不如干脆告诉我们答案好了,为什么非要设个棋局,难道就是为了好玩”

    董婉儿若有所思,说道:“很难说,这个石室和迷宫很有可能一早就有了,后来又有个人发现了这里,然后恰巧发现了迷宫的通道,就把路线记录下来,也许他想跟后人开个玩笑,把这条路线做成了棋局,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懂这种棋局了。”

    林涛听了这话,喃喃道:“要是象棋围棋我可能还看得懂,这个就太为难我了。”

    他又问董婉儿:“你能解开这棋局吗”

    “我也仅仅是猜测而已,我对这种棋,只是知道规则,并不熟练。”董婉儿缓缓说道。

    “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你就勉为其难,试试吧”林涛笑道。

    董婉儿在棋盘前注视片刻,沉吟着说道:“第一步应该是这里。”

    她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摆放到棋盘上。

    林涛四下看看,说道:“那咱们就走这条路吧。”

    他们向着董婉儿落子方向的那道门走了进去,门后是一个崎岖的通道,大概五六百米的样子,通道的尽头是另外一个石室。

    “怎么回事”林涛他们都以为看错了,或者出现幻觉,他们再次回到了刚才的石室

    林涛回想刚才的路线,似乎就是一条直直的通道,没有任何拐弯或弯曲,这就意味着,他们根本不可能绕一圈再回到这个密室。

    难道是鬼打墙林涛再想想,这的确跟鬼打墙很像,但那些都是自欺欺人的东西,或者某些原理解释不清的磁场,难道这里也是又或者,这里的石室跟刚才根本就不是一个,只不过长得一样罢了。

    董婉儿证实了他的猜想,说道:“我刚才明明在棋盘上摆了一个子,怎么没有了”

    “因为这里跟刚才的石室就不是一个地方。”林涛沉吟着说道。

    “难道有人刻意把两个地方布置的一模一样”董婉儿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觉得没人会这么有闲工夫,把两个地方弄的一模一样,除非,这里有什么用常理不能解释的现象。”林涛道。

    “唔,”褚功瑜从刚开始,就一直在想着眼前的问题,这时缓缓开口道:“我建议我们原路走回去,看是不是我们来的那间石室。”

    于是,众人原路折返,果然回到刚才的那间石室,棋盘上落着一枚新子,正

    是董婉儿不久前放上去的。

    看来,两间石室只是长得一样而已,而整个地洞里,像是这样的石室恐怕有很多,而能让他们不迷失的最好办法,就是每个石室都做好记号。这样一来,他们就知道那个走过,那个没走过。

    这次,林涛等人再次前往第二个石室,准备在棋盘上放两个石子,做好记号。他们推测,每个石子代表一间石室,如果这种推测成立,他们就很容易摸清这个错综复杂的地底世界了。

    然而,他们一到第二个石室,就发现这里的石盘上竟然他妈的也放着一个石子

    几个人面面相觑,良久,林涛问道:“我们没走错路吧”他现在已经分辨不清,他们是在第一个石室,还是第二个石室了。

    这时,他们刚刚来的方向,突然传来细微的说话声音。这声音,林涛他们在熟悉不过,就是追击他们的鬼兄弟。林涛等人的脸色都是变了变。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仿佛离他们仅有一二百米。

    “大哥,你怎么知道林涛他们往这个方向去了”说话的似乎是鬼兄弟中的一员,但林涛没听出具体是那个。

    “看棋子,有一颗是新放上去的。”这是那名白鬼老者的声音。

    林涛心里暗道一声糟了,他给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低声说道:“随便摆一颗石子,误导他们,我们走另外一条路。”

    董婉儿有所担心,“可是,我们现在没解开这棋局,如果走错路”

    林涛打断她,“现在没时间解棋局了,魔宗随后就到,没时间了,随便选一条路。”

    董婉儿依言,随便放了一颗石子,然后他们选择另外一道石门钻了进去。

    他们前脚刚走,身后就传来鬼兄弟的声音,他们已经抵达那个石室了。如果再耽误一时片刻,此刻他们已经变成死人了。

    行进四五百米,依旧是熟悉的通道,他们又一次的进入石室,和之前的那个石室一模一样。他们身后,鬼兄弟们的声音渐渐消失,看来他们走了另外一道门,算是暂时摆脱了。

    然后,他们再次选择一道门,那道门后,又是一个相同的石室。这样连续四五个石室后,依旧一样。如果没有发现这里不止一个石室,林涛一定以为自己在原地打转。

    终于,最后一次,他们又回到了原点,他们所出发的第一个石室,林涛之所以认出这里,因为这里有一道通往外界的门,那是他们来时的方向。

    “你有没有办法破解这个棋局”林涛问董婉儿道。

    “我试试,我不是很了解这种棋,”董婉儿站在棋局前,陷入了沉思,“如果是这样”

    林涛他们心里都急糊了,但都强忍着,没有催促董婉儿,他们要给董婉儿足够的思考空间。

    “如果是这样”董婉儿喃喃着,“应该可以。”

    半晌后,林涛问道:“怎么样”

    “应该差不多了,”董婉儿长长呼了一口气,她面前的棋盘上

    ,摆着七八个新子,那是她刚刚落下的。

    林涛看了看棋盘,看不懂,但只要董婉儿知道就无所谓了,“把棋局打乱,我们走。”

    董婉儿欲言又止,叫住林涛,“我有件事,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

    “什么事”林涛站住,回头问道。

    “我解棋的时候,突然有种想法,似乎那些棋子不是代表石室,而是代表着方位。”董婉儿也不太确定这个猜想。

    这话引起了林涛的注意,他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如果棋子代表石室,那这个迷宫就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但是,如果棋子代表的是方位,正好和每个石室的四道门对应,东西南北各一道,这就了然了。

    “我同意,你们觉得呢”林涛又问其他人的意见,都比较接受这个假设。

    董婉儿道:“我相信,那个留下棋局的前辈没想太多,落子的方向对应的就是四道门的方向,所以正确答案应当是左、上、右、上、左、上、左、下。”

    半个时辰后,他们走出最后一间石室,然后来到一间只有一个出口的矮洞。

    “看来,这里应该就是出口了。”褚功瑜说道。

    林涛他们谁都没接话,他们现在也说不准,等下会遇到什么诡异的状况。

    “去看看就知道了,”沉默片刻,林涛开口道,然后率先钻进了那个出口,其他人跟在后面,陆陆续续的鱼贯而入。

    他们出来后,四处张望着片刻,发现这里似乎是一片死海,跟他们来的那片死海非常相近,但有一些细微的差别,证明两者不是同一片海域。

    林涛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里是”

    他们来到死海的中心,奇怪的是,这里竟然有一道向上的浮力,站在中心,身体竟自然而然的浮了上去。

    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大片死海的海域,更远的地方,有许多无名的小岛。

    林涛看看这些小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突然想到,这就是他和麻老前往藏海时所路过的那片海域。由此说来,这里离藏海不远了

    他们一刻不敢停留,径直奔赴一片同死海一样的黑色海域,这里和林涛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但和上次来到这里相比,林涛经历了不少事,竟有种恍然一梦的感觉。

    “我们现在就去麻老的宫殿吧”林涛刚刚要入海,就听到耳边一阵呼啸,数道尖锐的爆鸣破空而来,他立刻翻转身体,勉强躲过这一击。

    林涛翻身立在半空,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十来个人。

    “我们等你很久了,带我们去见见麻胤锡的藏身之处吧。”站在最前头的彩衣青年人淡淡的道。

    董婉儿秦红宵等人纷纷站在林涛身后,严阵以待,而褚功瑜似乎认识这个彩衣青年人,表情严峻。

    “哦,对了,似乎忘了自我介绍,”彩衣青年若无其事的说道,“在下陆宗主麾下刑彩煞,是奉命来取几位性命的,你们看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