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九百八十四章初探城主府

第九百八十四章初探城主府

    “怎么回事”林涛脸色一变。

    “你们听到那声号角了吗那是城主府发出的号角,意思是要启动二级大阵,全城封锁了,跟你们说你们也听不懂。”那名守卫说着就要走。

    林涛赶紧拉住他,“你先等会,我们就想现在出城,哪怕是多付出点代价也可以。”

    林涛给他开出价码,但守卫听后只是摇头,说道:“你们还不明白吗临晋城有阵法护佑,就算我放你们走,你们也没办法通过那层阵法”

    “你好歹让我们试试”林涛坚持道。

    守卫叹一口气,说道:“那你就试试。”

    大门打开一条缝隙,林涛率先钻出去,刚刚走出四五步,人就返回来了,像是穿越一面镜子,但镜子的另一面是他来的方向。

    董婉儿看看他,“你怎么又回来了”

    林涛皱皱眉,再次尝试了一下,结果他穿越法阵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就折返回来,他自己都没感觉到哪里不对。

    这种法阵禁制,他曾经亲身经历一次,阵法里的人就是尝试几千次,结果都是一样,会原路返回出发点。

    林涛心直往下沉,知道这回是躲不过去,给身后的人使个眼色,退回城中。

    “怎么样,我没骗你”守卫说道。

    林涛等人回到临时住处,此时,天色已经破晓,城里的百姓陆陆续续醒了。

    林涛明白,他们在城里多呆一天,危险就增加一成。

    他们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敌人在明,他们在暗,没有暴露自己。

    这一整天,周府被灭门的消息不断在城中蔓延。

    城中百姓一觉醒来,发现城主府瓦解,不允许出城,都陷入恐慌之中。

    当天下午,城主府接连发出两道城主令,大意是暂时接管临晋城,一个月内不准许城中百姓出入,城内各个商铺自由开业,等等。

    林涛看这两道城主令后,叹息一声,他们现在等于是砧板上的鱼肉,就等着人家来开瓢。

    而且,他摸不清占据城主府的那群人的实力,据他估计,少说有十几个合体期,甚至更多。

    如果冒然发动突击,他们很有可能有去无回。

    但他不甘心坐以待毙,这些天,四处找和城主府存在贸易往来的商户,想从他们嘴里套出情报。

    但这些人和他一样,对那天夜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除了一名给城主府进贡的药材商,告诉他府里需要的药材比平时更多了。

    “你知不知道有什么人,是还在效忠周家的”林涛打算拉拢这些人,共同对抗魔宗死士。

    药材商低头想想,摇摇头道:“周家很不得人心,城里的守卫和修士,在周家的眼里都是狗,所以周家被灭门了,他们可不会红着眼要给周家复仇。这些人,主子姓周还是姓魔,他们一点不在乎。”

    “你刚才说,府里需要的药材比平时更多了”

    药材商点点头:“是这么回事,以前我半个月送一次药材,现在三个月就送

    一次,我有次好奇,问了和我联络的那个人,你们需要这么多药材干什么那个人没好气的瞪我一眼,说不该你管就当看不见,我就不敢说话了。”

    “你有没有注意,他们提到什么特别的丹药名字”林涛心想,既然他们需要大批量的药材,肯定是和炼丹有关。

    药材商听后,只是笑笑,道:“我就是个做生意的,只要货物能卖上价,谁给钱不都一样这些事,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是想都不敢再想了。”

    林涛知道再谈下去,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了,就说:“老板,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药材商狐疑的看着林涛,说道:“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你带我去城主府走一趟,这个东西就是你的了。”林涛拿出一支古铜色的藕状植物。

    药材商眼前一亮,小心翼翼的接过,捧着研究半天,又放在鼻子附近嗅嗅。

    “你等一会,”他说了一句,就匆匆跑到后堂,半晌后手里多了一本封皮都卷边的书册,翻找一通后,在靠后的几页找到一副和这植物极为相近的图。

    这上面记载着,这植物名叫九转玄璧,一根转生九次才修成正果。

    生长于无人之境,深埋土里,一般不会被人发现。

    即使发现了,也不一定是历经九转的真身。当然,这也是他从麻老的宫殿搜刮来的。

    不用药材商多说,林涛也看出他对这玄璧的兴趣,就试探着问道:“你帮我一次,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药材商明显动摇了,林涛适时的说道:“我就在你后面跟着,你去哪我就去哪,你出来我就出来,你没有任何风险。”

    其实,做大生意的没有几个不敢冒风险,药材商咬咬牙,说道:“行吧,不过我事先跟你说好了,进去之后你不准说话,不能乱跑,一切必须听从我的指挥。”

    林涛心说,我要听你指挥就奇怪了,表面上却笑笑,说道:“没问题。”

    第二天,他换了一身药材铺伙计的衣服,跟在药材商的后面。

    他这时才知道,这药材商姓顾,和城主府做了十几年的生意了。

    林涛跟在顾老板身后,隐藏了修士的气息,低垂着脑袋,一副受气挨打的模样。

    顾老板看看林涛的样子,觉得比较满意,像是个帮手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

    进了城主府大门,林涛就感到一阵肃杀之气。

    也难怪,百十来口的周家一夜之间被屠戮殆尽,府邸当然不会有什么人气。

    他们最后找到了一个比较慎重的魔宗死士,顾老板上去就笑道:“大爷,今天的货到了,您验验”

    那名死士翻开箱子,简单的看两眼,点头道:“从前的货都是你办的,我信得过,这次就不验了。”

    他给手下摆摆手,立即过来两个人,要把箱子抬走。

    顾老板往那里一站,两只手交叠在一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事”那名死士抬眉看他一眼,问道。

    “这个大爷,实不相瞒,我们那里的库存已经见底了,其他同行也不比我强,以前我们在城外有专门的通商通道,但是现在”顾老板没有把封锁临晋城这件事说出来。

    那名死士沉吟片刻,说道:“你说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了,我需要向上面反应,看看他们的意思。”

    顾老板闻言大喜:“那就有劳大爷了。”

    那名死士“嗯”了一声,转身要走时又停下,说道:“有件事我忘了说了,你帮我看看,能不能弄到这几种药”

    他向四周看看,确认没有人后,把一张折叠了有数百遍的纸条递到顾老板的手上。

    顾老板接过那张药方,专注的看了一阵,眉毛都拧成一团。

    “这”顾老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药方上的药都价格不菲,而且极其稀有,有价无市,要凑齐这单子上的药,着实不太容易。

    他有些为难,看眼前这名死士,似乎在魔宗内地位不高,不像负担得起的样子。

    他要是给这人弄到药材,到时候这人脖子一伸,来个耍赖,该怎么办

    但要是说没有,以后被这个人发现,也少不了他的麻烦。谁知道这群瘟神在临晋城能呆多久

    那名死士看他为难,说道:“顾老板你要是知道,就直说,要不我就找其他人再问问。”

    顾老板刚要回答说“不知道”,他刚张张嘴,手里的药方就被林涛抢过去。林涛快速的扫了药方一眼,发现都是续命的丹药,不禁猜测这丹药是给谁用的。

    顾老板脑子嗡的一下,差点就炸了,他现在恨不得让林涛赶快滚蛋。

    来之前,他是千叮咛万嘱咐,林涛到底不听他的,自己怎么高兴就怎么来。

    那名死士看看林涛,怎么看都是一个帮忙的伙计,不大相信他能看懂药方,但出于好奇,还是问了一句:“这是谁”

    顾老板勉强挤出笑容,说道:“呵呵,这是我们堂口新雇来的伙计,不懂规矩,大爷见谅。”

    那名死士“哦”了一声,把单子拿回来就要走,却听到身后林涛大声说道:“千奎,树熔,百钱子这些药,病人现在靠着一口真气吊着,这病恐怕至少有三年了吧”

    听到这句话,那名死士的腿就再也动不了了,他缓缓回头,声音里不无激动:“你怎么知道的”

    “古医术所载,你要的这几种药,都是吊命的方子,最后一种药,更猛烈,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引子,所以我推断,你这张方子想救的这个人,最多已经支撑三年,此刻恐怕无力回天了。”

    那名死士脸色稍稍一变,让林涛继续说下去。

    林涛根据用药,把病人的症状分析的头头是道,那名死士不时的点头赞同。

    说完了,那名死士沉思了一会,说道:“这位小兄弟,我的这位兄弟的病,还有办法治吗”

    林涛一听这话有戏,就道:“如果病人是个凡人,就准备后事,如果病人是个修士,越早救治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