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九百五十三章做什么都可以?

第九百五十三章做什么都可以?

    “有人吗”林涛敲了几声门,但是良久没人回应。

    现在他就站在临照国境内的一家破破烂烂的店铺门口,林涛很是怀疑这家店铺已经半年没开张了。

    林涛又敲了几声,仍旧没有人回应。

    这时,走过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穿得东一个补丁西一个补丁。

    他瞅了瞅林涛,问道:“没人”

    这小子一脸欠揍的模样,林涛很想给他来一拳,但还是忍住了。

    林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好像是没人。”

    那个少年不由分说,轮着拳头对大门就是一通猛锤。

    “王胖子,开门做生意了”

    依旧没有人回应。

    那个少年顿时怒了,抬腿就是一脚,硬生生的踹门。

    噗通

    大门受了这一脚,歪歪的倒了下去。

    少年扬了扬脑袋,说道:“走,进去看看。”

    他们刚要进去,屋子里就出现一个中年胖子,满脸怒气的看着那个少年,又略带疑惑的打量着林涛。

    “陈恒,你小子想干什么”中年胖子大声怒喝。

    “都日上三竿了,还不开门做生意”少年陈恒一脸满不在乎。

    “我开不开门关你屁事”中年胖子被陈恒彻底激怒了,随时都可能动手了。

    “我要买药。”陈恒抿着嘴角说道。

    “买药排队等着。”中年胖子干巴巴的说了一句,转而问林涛:“你找哪位”

    林涛拿出一封信笺,这是王蜀客兄弟给他写的引子。

    王蜀客兄弟的字实在不怎么样,写的跟象形文字一样,胖子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才看懂。

    “我就是王第,阁下请屋里坐。”胖子说道。

    林涛估计王蜀客兄弟在信里肯定把他大吹特吹。

    林涛跟着高第走进客厅,少年陈恒尾随其后,好像是他自己家一样。

    王第拉过一张椅子,抡起袖子一通胡辘,笑着说道:“请坐。”

    这边,陈恒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了。

    王第白他一眼,说道:“陈恒,这是你坐的地方”

    “你这椅子是金的,我怎么不能坐”

    林涛觉得这小子有点意思,问道:“你是来买药的吗”

    “是。”

    “谁病了”

    “我娘。”少年说着眼圈就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他别过脑袋,偷偷的擦拭眼泪。

    “你娘什么病”林涛继续追问。

    “郎中说,我娘的病很奇怪,他看不清楚。”

    王第在一旁解释道:“林公子有所不知,这小子经常来我这里买药,从来不知感恩,还语气蛮横,所以我对他凶了一点。”

    林涛笑了笑:“他还把你家门踹碎了。”

    王第道:“我卖给他药,完全是看他娘的面子。他娘是个好人”

    林涛一看这个胖子就要说没完了,赶紧打住话题。

    “等下我亲自去看看陈恒的娘亲,这个暂且不说,关于无垢灵液和长生天,您知道多少”

    王胖子面露难色:“长生天的人都不会说出自己的组织,这件事,实在难办。”

    林涛听到王胖子亲口说出这句话,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仍难免感到失落。

    “难办不等于

    不能办。”陈恒突然说道。

    林涛眼神一亮。

    王第对陈恒的插嘴极为不满:“陈恒,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别多嘴”

    林涛伸手止住他:“你接着说。”

    这话是对陈恒说的。

    陈恒想了想,说道:“你答应给我娘看病”

    王第不乐意了。“你小子现在还讲条件”

    谁知林涛同意了。

    陈恒缓缓道:“我听说,要想找到长生天,有一套特别的接头暗号。”

    王第打断他:“你别胡说八道了,接头暗号那都是小孩子乱传的。”

    看来他也知道接头暗号的事。

    陈恒哼了一声:“那是你不知道真正的暗号是什么。反正,你只要做好了接头暗号,接下来的几天里,长生天就会考察你。等他们认为你合格了,会主动和你联系。”

    “如果不合格呢”

    “那就不联系你了。”陈恒的语气好像是林涛问了一句废话。

    王第道:“这小子太不靠谱了。”

    林涛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可以一试。

    林涛问接头暗号是什么,陈恒说什么都不告诉他,一定要林涛先帮他母亲看病,林涛只好答应他。

    陈恒要了两包药,带着林涛回到住处。

    他的母亲卧病在床,林涛乍一看脸色苍白,气虚体弱,不像是气血不足那么简单。

    “娘,我给你找了个大夫。”陈恒开始给母亲煎药。

    妇人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大夫不是说,娘的病诊断不出来吗”

    “那是他们水平不行。”林涛笑吟吟的道。

    妇人觉得林涛口气太大,没有真才实学,无声的叹一口气。

    林涛不由分说,开始给妇人诊脉。

    良久,他叹息一声。

    “夫人这病怕是已经十三四年了,近两年才严重的。”

    妇人大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是生产后引发的病症,如果任用常规办法,只能勉强维持,恐怕是难以根治的。”

    陈恒急忙问道:“现在有办法治吗”

    “只要方法得宜,没有什么病是治不了的。”

    接下来的半个月,陈恒按照林涛开的方子抓药,当然都是些温补的药方。

    妇人服药时,林涛将一丝真气注入她血脉,真气游窜,清理血液中的毒素。

    半个月后,妇人已经渐渐痊愈,最后竟然能下床走动,只是身体仍然有些虚弱。

    林涛给她开了温补的方子,说道:“以后每天按这个方子,半年后即可完全痊愈。”

    “恩公,大恩大德永不相忘,请受我们母子一拜。”妇人说着就带陈恒拜了下去。

    林涛赶紧扶住她们:“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再说,诊金我都已经收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林涛按照陈恒的方法,在临时住所的门口插一根长生树的枝杈。

    但是连续好几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直到第七天深夜,有个带着面具的修士突然破门而入。

    林涛和他短暂的交手,心里暗暗惊讶,这个人的实力竟然和他不相上下。

    “轰”

    那个人一击即退,林涛在后紧紧跟随,这是接触长生天的唯一机会。

    半晌后,他们已经站在

    一片荒无人烟的郊外。

    林涛仔细辨认,这里竟是一片乱葬岗,到处是东倒西歪的墓碑和坟堆。

    “你到底是谁”林涛冷冷的说道。

    那个人不说话,反手就是一拳。

    “轰”

    金光碰撞。

    林涛金身暴涨,硬生生的接住这拳,向后退了两步。

    他惊讶的发现,对手竟然也展开金身。

    那个人又是三招甩出。

    “大梵七杀”

    “天极龙气”

    “大地崩裂”

    林涛辨认出这三招武学。以这个人展现的实力,纵然林涛难占优势,也可以全身而退。

    他挥剑挡住这些攻势。

    “你到底是谁”林涛又问一遍。

    那个人依旧默然。

    “你不开口我就亲自看看。”林涛压低声音道。

    “咫尺天涯”

    这本是合体期的修士才能掌握的空间法则,赵明庭以分神期巅峰的技巧,让他强行习得。

    当然,威力已经大打折扣。

    电光火石间,林涛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和对手近在咫尺。

    嗤

    一剑递出。

    那个人瞳孔皱缩:“护体真气”

    一层淡淡的光晕,无声无息的形成。

    轰隆

    一阵强横的碰撞,林涛只觉得天崩地裂,空间震动,眼前一片混乱。

    等他恢复意识时,不由得呆立原地。

    那个人消失不见了。

    他心下骇然,难道那个人和长生天有所关系

    如果是,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林涛整整一夜没有合眼,天刚刚亮就去找陈恒,把这些情况说了。

    “你以前听没听说过类似的传闻”林涛问。

    陈恒茫然的摇摇脑袋。

    林涛索性不再问了,继续等待。

    但相当一段时间内,再没有发生什么。林涛几乎已经快放弃了。

    直到有一天,有人敲他的门。

    林涛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身形妖艳的女子,痴痴的望着他。

    她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馨香。

    女子痴痴的看着林涛,把他看得脸红心跳。

    “公子,打扰了,我李大娘说你能治病,想请你帮我弟弟瞧瞧。”女子轻轻的说道,声音像是随时可能受伤的黄鹂。

    李大娘就是陈恒的娘亲。

    林涛心里嘀咕说这李大娘给他找了个生意,事先不可能没跟他打招呼。

    他目光犹疑的注视着女子,给她看的不好意思了。

    女子红着脸埋头不语,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林涛顺口问道:“你弟弟是什么病”

    女子轻轻的叹息一声,吹气如兰。

    “哎,大夫说他也看不出来是什么病,没办法治。所以,我想请公子亲自去家里走一趟。”

    “既然如此,”林涛沉吟着说道:“我不妨跟你去看看,不过你别抱太大期望,我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的。”

    “只要公子能去看看,妾身就万分感激了。如果”女子羞红了脸,低声说道:“如果公子能把弟弟的病治好了,公子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林涛露出一丝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