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九百零五章冤家路窄

第九百零五章冤家路窄

    不过相比其他地方,通往城主府的大路上却是人来人往,似乎对于那个潜在的杀人魔并不在意,今日的宴会邀请的都是海湾城有头有脸的人。

    自然不会因为区区一个杀人魔而畏惧的不敢前来赴宴,许多人都带着不少随身的侍卫,唯有林涛独自一人有些显得孤零零的前往了城主府。

    城主府所处的位置自然是在整个海湾城内最为中心的地带,因为四通八达交通方便,故而也是最为繁华的地点,自然不会落了气势。

    相较于一品堂与逸仙阁的装修外貌相比也不彷徨多让,要知道,这毕竟也代表着海湾城的脸面性的城主府,自然是花了大价钱,大心思,气势非凡。

    城主府的大门敞开着,正是代表着,招待八方宾客的意思,有家丁在门外招呼往来的宾客。

    林涛也没多想便走向了大门,却没想到当时就被一个褚衣灰帽的迎客门卫拦住了去路。

    那人上下打量了林涛一边,略显迟疑的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有请柬吗”

    “还要请柬吗”林涛奇怪的问道:“怎么不见你们向那些人问”

    这一点似乎也没人和自己说啊

    却不晓得,实际上张旭也只是有一张请柬,故而只是口头交代了一下,自然没有多余的准备。

    “废话你能和人家比吗”那人没好气的道:“人家是什么人都是海湾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算什么,还敢凑这个热闹快走。”

    林涛顿了顿开口道:“我有朋友在里面,可否劳烦你通报一声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叫张旭才对”

    那家丁一连晦气的道:“来,来,来你过来一下。”

    说着便拽着林涛来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没好气的道:“你这种人啊,我见得多了,这是城主府,宴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今天这么搞,非要连我都要一起被牵连不可快走,快走”

    林涛点了点头,看了对方一眼摇头道:“也罢,我叫林涛,就去对面的茶楼里等着,等会肯定会有人找我的,你去叫我就行了”

    “行行行,快走吧”

    门卫敷衍的将林涛糊弄走了,才小声嘀咕道:“这种死要面子的人还真多,真是服了。”

    林涛闻言摇了摇头,也没想去做无意义的解释,事实胜于雄辩,既然和张旭说好了今日回来,对方也必然不会鸽自己。

    却没想到就是这个时候,忽然身后出来了一个嘲弄的声音。

    “哎呦,我看看,这跟狗一样灰溜溜走掉的是谁啊门卫,怎么办事的让这种人在今日踩了我华家的门槛,这简直是败坏我家的风水,还不快打扫干净”

    “是,是是。”那群门卫急忙的忙活了起来,看守城主府的人自然也都是修士,身手不凡,一个个什么也顾不上了,把迎宾的任务都扔下去了,拎水的拎水,扫地的扫地,当真是打扫了起来,仿佛恨不能将门口的地皮都拔下去一层。

    虽然是在干活,却都是一脸晦气的瞪了林涛一眼,真不知道这个外地人到底怎么惹过二少爷,害的他们一起跟着倒霉。

    一时间反而是将门口弄得乌烟瘴气的,让不少人反而驻足不前,但那年轻人反而是一脸得意的看着渐渐转身的林涛高声道:“以后你们就记着,这种狗一样的家伙,别说我华家门口,就算是凑,都不许让他凑一下,否则就把他狗腿打折”

    “好,好,少爷我们晓得了,您看现在满意不满意”

    华伍看了一眼凭空挨了一层的石阶,点了点头冷声道:“行,凑合了,下次注意”

    “是是是,少爷放心,我们一定注意绝不会让此人在进城主府半步”

    说完还有模有样的瞪了林涛一眼。

    林涛此时正好转身,呦呵别说,那样子还真挺凶,是个戏精可惜投胎不会投,在太真界当家丁仆役,如果跑地球上一准能拿一个小金人。

    扫了一眼趾高气昂的华伍,忽然笑道:“原来是你这个穷光蛋,所以我就说了,没钱别泡妞,如果不是有人非要邀请我一起来你们这参加什老子的宴会,我还真不想来,没由来的沾了一身的穷酸气。”

    听见林涛的话,华伍就想到了当初的标价拍卖,自己被对方戏弄的情况:“你他妈说谁穷酸信不信老子在这弄死你”

    “哦,不好意思,我记错了,你应该是个冤大头,最后你花了十二万买了个玩具,怎么样戴着舒服不听说美容养颜近来气色可好啊”林涛乐呵呵的说着。

    “你他妈的找死”华伍这几天因为那十二万的买卖,险些被他爹打死,不但鸡飞蛋打,更是被妃如雪彻底嫌弃了,可谓是鸡飞蛋打,更是连逸仙阁的拍卖会都屡次失利,最终甚至一无所得,他如何能不恨

    最恨的还是妃如雪和对方一起走了出去,简直是耻辱,这一生都无法忘怀的耻辱

    “给我打死他”华伍感觉一股火气疯狂的冲上脑门正中心。

    “少爷,今日见血是不是不太好”那个急忙拦住了热血上头的华伍,低声道:“老爷今天可是有要事商议,还是冷静啊少爷。”

    这番话的确让华伍冷静了下来,这几天他过的就极为不舒服,若是在触怒老爹

    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华伍强忍怒意,恶狠狠地道:“你他妈给老子等着,土鳖,老子要你死,逸仙阁的妃如雪也救不了你”

    听到了妃如雪这个名字,林涛忽然哈哈一笑,妃如雪此时估计是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还救自己

    不过这林涛也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反而是笑吟吟的看着对方:“华伍二少爷,你还是消消气,肝火太盛对身体不好,也影响修炼,别着急,一会你要是在去请我回来,你不是更生气”

    华伍冷笑阵阵的道:“你他妈做梦老子请你你个狗日的是没睡醒吧回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睡醒了就等死吧。”

    林涛闻言含笑道:“话别说的太满,万一呢”

    华伍恶狠狠地道:“没有万一”

    “那咱们打个赌如何在场的诸位都是海湾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做个见证,就以华伍少爷最后究竟会不会请我回去赴宴为赌注,如何”

    林涛笑眯眯的道:“华伍少爷不会不敢吧”

    华伍怒声道:“放屁老子会不敢你要是输了,就跪在地上学狗叫,绕着海湾城爬三圈”

    “好”林涛想都不想的应了下来旋即又道:“不过如果华伍少爷输了,我也不难为你,今天是你们华家设宴,我就借花献佛,你就把门口的石狮子吃了再去请我。”

    “吃石狮子这不是整人呢吗”

    “不过,华伍少爷也是铸体期修士,吃石头应该也死不了吧倒也没侮辱对方”

    “不过这家伙是什么人怎么这么有底气”

    “对啊,这家伙眼生,是刚来海湾城的人”

    此时周围也驻足了不少的修士,都是想要前去城主府赴宴之人,此时也都开始对林涛感到好奇了。

    “嘿,你不知道吧那天我正好在场,这人和华伍少爷斗富,最后诈了华伍少爷花了十二万买了一个哄女人用的玄阶发钗不过此人我估计还是有点后手,不然不会如此底气十足的对赌。”

    “我看没用,这赌注的关键还是看华伍少爷去不去,若是宁死不去,他又能怎么办搞不好是诓骗一下,找个面子,然后就溜走了。”

    众人对此事看法不一,不过都是记了下来这件事。

    “我就去前面的茶馆休息,随时恭候华伍少爷来请我过去,不过,到时候请务必对于你们家门口这只石狮子的口味做个评价,不然我可不去”

    说完林涛便哈哈一笑,旋即踏入了茶馆之内。

    华伍看着大笑离去的林涛,牙都快要咬碎了一般,拽过来了一个门卫嘶吼道:“给我派人盯住了这个家伙,给我盯死了明天他要是没了人,我拿你是问”

    那人看着华伍满面狰狞的样子,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尖声回应道:“是”

    他堂堂海湾城城主的二公子华伍,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哪怕明知道对方这个态度是另有所图,可是还是接了下来这个赌局

    腿在他身上,嘴在他身上,他不信谁还能逼他改口不成

    华伍满心愤怒的想着,日后对林涛的种种报复,心中发着狠,暗道自己一定要让此人死的苦不堪言,后悔他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

    而坐在茶馆的林涛,刚刚点完了茶水,坐了下来,就感觉有人似乎在时刻盯着自己,又忘了一眼窗外也有不少人守着,心知是华伍的人。

    却是一点都不慌,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吃石头,但是请,这位二少爷是请定了不然打的不是他林涛的脸,而是永宁张家的脸林涛不怕他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