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 第八百六十六章两败俱伤

第八百六十六章两败俱伤

    林涛的话让双方再无任何遮挡,一切都便的**裸了的起来。

    “林涛你胆子是真不小”李天舒眼神阴霾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声音刻毒的道:“我在给你一个机会,乖乖的离开,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咱们新帐旧账一起算”

    “呵呵。”林涛轻蔑的看了李天舒一眼,冷笑道:“当初我都能打的你屁滚尿流,如今又何惧之有”

    “你可别后悔”

    李天舒话音未落便瞬间出手,手中的折扇直接就敲向了林涛的头顶,绿色的光芒宛若实质的环绕在折扇上面,随着对方微微一点,瞬间飚射出一道翠绿色的光芒射向林涛。

    林涛持剑轻扬随即挑破了对方的气芒,而李天舒也趁此为契机瞬间改变攻击方向,折扇瞬间张开,扇身更是突然伸长了一大截,仿佛成了一把弯刀砍向自己。

    这一瞬间的拉近距离换做别人到真可能栽个大跟头不可,但是林涛却是犹有余力的在扇刃临身之前,横剑拦在面前。

    兹兹兹兹兹。

    只听一阵如同电锯一般摩擦的声响让林涛忽然一愣,手中的剑刃更是感到一股下坠的力量,导致了偏移,使得对方的扇刃险些砍在了身上

    也不管形象,直接倒在地上,左手撑地再度避开李天舒接连的一击,这才翻身起来。

    “啧”李天舒不爽的砸了砸嘴,显然是没想到林涛明明中招,最后却又安然无恙感到不满,这一手他不知道阴死了多少人,今天就是失败了是在可惜。

    林涛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天舒手中扇刃上面的灵光不由的惊叹道:“居然真的化作实质了我还真是险些小看你了”

    李天舒这一手,足以证明对方的真气境界已经累积到了极限,如今突破金身就差生命力的累积,也就是**的突破,这一点就算是林涛也自愧不如。

    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林涛这段时间进境神速,但对方也不是光吃干饭,这一手纯熟的真气操控与真气境界就让林涛感慨不已。

    要知道,这已经是初步摸到了金身期的边缘了。

    “哼,给我去死吧不知好歹的东西”李天舒此时异常兴奋,当初的败北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如今可以将当初击败自己的对手在同级时刻击败,如何能不兴奋

    随即触动机关将折扇收回,再度攻上前去,如他所料,林涛根本不想与其过度接近,显然是对他之前的一下有所畏惧,这更让他精神大振起来。

    不是所有攻击都要有效果的,这种情况虽然对手防范了自己的那一招,但是却依然在发挥效果不是吗看着林涛以退守为主,李天舒攻击下意识的大胆了起来。

    石磊在一旁看着前面的局势,当即变了脸色,李天舒大意了

    “不好,小心对方那一招”

    还没等李天舒反应过来,只见林涛忽然对着他微微一笑,瞬间出剑。

    李天舒本能的感到一丝危机,下

    意识的采取了防守的姿态,双手抵住擅自直接拦住了林涛这一斩击

    乒

    李天舒这一刻才真切的体会到为什么石磊说起林涛是那么忌惮和小心

    这一击的力量实在是恐怖之前什么畏惧,恐慌,十有**都他妈是装的

    对方这一击斩出的力量,简直是残暴,自己的激发的法力在这一击面前连抵抗都做不到,直接就被崩碎。

    更何谈扰乱对方的攻击

    面对在水面上疯狂滑行的李天舒,林涛没有任何留情,狠狠的踏在水面之上,体内的真气操控自然中的灵气凝聚在脚下,每一步都产生了强而有力的冲击,推动着林涛瞬息之间来到了李天舒的面前,又是一剑落下。

    让林涛没想到的是,在无极剑法这霸道绝伦的力量下,李天舒竟然犹有余力,瞬间提速避开了这一储势良久的一剑。

    要知道,那个雷勇受了林涛这一剑,可是在后面连行动的能力都没有了,在弱一些的家伙几乎是一击毙命,那里有其他的余地

    嘭

    明明是一柄单薄的长剑,却打出了如同巨锤一般的效果,瞬间激起了一道水柱冲天而起,这一下当真是出乎林涛的预料,这家伙还真成了劲敌

    收剑正立的林涛,笑吟吟的看着李天舒,没有因为失手而气急败坏,也没有因为对方的狼狈而得意,就是那么淡然轻笑的看着李天舒。

    李天舒擦了一下从嘴角溢出的鲜血,看着林涛咬着牙冷笑道:“半年时间你就有如此进步,你的天赋当真恐怖”

    其他人听的不甚明了,这只有李天舒自己才最为清楚,甚至于林涛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自己这个修炼速度代表的意思。

    取出了几枚丹药,李天舒服了下去稳定自己的伤势同时恢复真气,这才冷笑道:“这就是你的绝招不错,果然厉害。”

    李天舒的头发衣襟,无风自动,周身的光芒渐渐的汇聚到了双手之上,一路卓允儿使用地阶功法时一股气势油然而生,站在李天舒的面前,林涛竟然有一种隐隐在与世界为敌的错觉

    李天舒低喝道:“不过,你当我是白玩的吗为了你,我可是特意苦修了半年,因你而修,因你而终也算是有始有终了吧可别一下就死了,那可就太让我失望了,林涛”

    林涛不由的变了脸色,要知道,百草宗是丹宗,自然是以丹与毒称雄,就如上一次交手一旦毒药没有了效果,他和毒师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再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太乙玄功克制天下毒素,若是修炼大成甚至可以百毒不侵,所以他自然无所畏惧,就算是百草宗长老的毒都不能奈何的了他,李天舒又能拿他怎么样结果这家伙居然真越级修炼了地阶功法

    想到对方在百草宗的地位,这家伙还真不可小看啊

    看着李天舒的双掌渐渐的聚在一起,似乎形成了一个如同狼首一般的形状,但是在越发浓厚的惨绿色的灵光

    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时隐时现。

    林涛却是剑锋垂地,似是毫不在意,此时阵阵微风吹来,使得金湖出现无穷的涟漪不断的回荡,使人无比舒心。

    “狂妄的家伙”李天舒眼中闪过一丝不快,没想到林涛居然如此托大不由的恼怒起来低喝道:“去死吧”

    “贪狼嗜”

    随着李天舒的一声低喝,瞬间手中的狼头形象清晰了起来,一只眦目圆瞪的恶狼,仿佛将要择人而噬一般,而其身体就如同化作了这只恶狼的身体,瞬间扑向了林涛。

    就在此时,微风忽然变成了大风,渐渐的成为了飓风,一缕缕青色的线缭绕在林涛周身,仿佛化作了一道道壁障。

    此时若是仔细去看林涛,会发现其双眼之中竟然闪过一抹绿意,如同一片落叶的影子倒映在林涛的双眸之中。

    无穷无尽的狂风骤然一收,瞬间的静止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林涛整个人就那么悬浮在半空之中傲然而立,而正面攻去的李天舒此时却感到强烈的危机感

    “柳叶四式叶动”

    随着林涛的低吟,这个剑法第一次在林涛的手中展现出其地阶功法的威力。

    虽然远不及真正金身期强者使用,更无法和那位剑圣所施展,但是林涛却真的施展出来了不是勉强的半成品,而是真真正正的体现出了地阶功法的效果。

    树叶的飘动,意味着风动了。

    林涛右手轻轻的挥动了手中的剑刃,没有无极剑法那种刚劲的爆发,甚至谈不上快。

    但是,空气发出了嘶鸣,无数股风顺着林涛挥剑的方向呼啸而至,四面八方的风产生了剧烈的挤压,形成了一道道帘幕,阻碍着李天舒的进攻。

    可是这都不算什么,顶多减缓一点他的进攻速度罢了,可是那风的最后的那一点,如同风中飘零的青叶的青光正面袭来。

    “为什么你能够掌握地阶功法的真意为什么”

    李天舒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铸体期能够使用地阶武技已经是逆天,为什么你能掌握它的真意凭什么这不公平

    轰

    剧烈的爆炸将林涛与李天舒齐齐吞没其中,而几乎是瞬间这爆炸还未等彻底爆发就被风一股脑的吹的老远,一同吹走的还有李天舒。

    噗通,李天舒惨兮兮的在水面上滑行半晌,其左肩有一道贯穿了的伤痕,这是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强行避开了要害的结果。

    而林涛也是落了下来,脚也是一软,不由的踉跄了一下,这一剑的威力远超林涛的想象,但是这一剑也实在是耗费甚巨。

    林涛为了保证效果,这一剑险些把他抽空了

    就在此时,石磊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也不管身负重伤的李天舒,直接扑向了林涛,这是个好机会,对方和李天舒拼了个两败俱伤,别看林涛没事,但是消耗却是巨大无比

    此时不杀更待何时这家伙不死,迟早是巨大隐患